內容目錄

老陳的妹妹最近得瞭一個怪病,莫名其妙就昏睡過去,而且有些時日瞭,雖然醫生也找不出其中的病因,但可以肯定一點,她一直都活著,卻又跟植物人的狀態有些不一樣。她平常完全處於一個昏迷狀態,但偶爾也會動動嘴唇,念叨著老陳的名字,老陳得知此事後,一著急,便準備要回去看一下狀況,我正好遇到假期,手裡沒事,加上好奇心很重,於是也跟著一塊兒到他們傢去瞭。

差不多坐瞭快一天的車,我們終於來到瞭老陳的傢裡,他的妹夫急得團團轉,而他妹妹躺在床上,兩眼緊閉,一臉的慘白,似乎沒瞭意識,但是偶爾又會感覺到她在呼喚著老陳。

老陳急得要命,卻也沒辦法,我在一旁看著,總覺得這女子像是中邪瞭,不知道她有沒有遇到過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於是我問瞭問老陳的妹夫,他告知我,說是自己妻子前不久回傢,經過瞭後山的一片亂墳崗子,回來後就有些怪怪地,開始是神情恍惚,說話語無倫次,後來終於昏倒瞭,就一直保持著現在這個樣子,到底是怎麼瞭,他們也不知道,看醫生找不出問題,然後請瞭神婆,神婆也盡說些沒用的廢話,說他老婆被河神相中,要抓去做老婆,當下唯一能做的就隻有破財消災,然後錢花瞭,人卻一直沒有醒過來。

我聽得此話,不由得好奇,詢問瞭一下老陳的妹夫,有沒有去那片亂墳崗子看過,問題或許會出現在那裡,他告知我,說也去看過,但一切都如往常般,就隻是一些亂墳,僅此而已。

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我們也隻能暫時作罷。

當晚就在老陳傢裡休息,我卻是睡不著,整個人在床上翻來覆去,直覺告訴自己,問題肯定出在那片亂墳崗,好奇心奇重的我一個人絕對不敢去那種地方,但如果能夠抓一個墊背的,我的膽子就會變得很大,有時候為何是這樣,自己也說不清楚。

隱約之中,我似乎感覺到有一團黑氣在附近徘徊,先是從大門外慢慢飄進,然後經過我這裡,我趕緊閉上雙眼,裝作睡著瞭,然後半睜開一隻眼,盯著那黑氣的動靜,黑氣在我邊上稍作停留,隨後飄向老陳妹妹的房間。

老陳睡在我邊上,我想要把他叫醒,卻發現他簡直睡得跟死豬一般,不管怎麼呼喊,都不能讓他醒過來,時間好像已經停止瞭,我索性起身,然後隔著門縫朝著老陳妹夫他們房間裡面望去,我自己都覺得哭笑不得,真的要變成偷窺狂瞭。

晃眼中我感覺老陳妹夫和他妹妹二人都躺在床上,沒有任何反應,黑氣在老陳妹妹的頭上轉瞭幾轉,便朝著外面飄去。

我索性跟著,每一步都走得很輕,不敢發出太多的聲響,但是目光始終盯著那團黑氣,穿過幾條巷子,終於來到瞭一片空曠的地裡,我躲在一堵墻後面,慢慢地看著前方的情形,隻見那黑氣慢慢地停留在地上,逐漸地變得有實際形狀,過瞭稍許,竟然變成瞭一口棺材,隻是那棺材並不短,足足抵得上三口的長度。

我見到此情形,登時眼睛都直瞭,渾身冷汗直流,此時這裡隻有我一個人,我想還是先回去,等天亮瞭把事情告知老陳,然後想辦法。

我正準備轉身的時候,感覺自己被攔住,後面像是站瞭一個人,我嚇得就差叫出來瞭,口一張開,卻被一隻手捂住,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老陳,他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後面的?竟然如此神不知鬼不覺,我感到非常驚訝,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心中到底是恐懼還是驚訝,自己也不知道。

老陳告知我,先前他在我出去的時候也醒瞭,隨後覺得奇怪,跟來查看,也發現不對勁,於是準備好好地瞭解瞭解狀況。

突然之間,那棺材動瞭起來,不斷地往後延伸,每隔一段,就出現一個關節一樣的部分,隨後整個動瞭起來,如同是蛇一樣,著實是讓人渾身直冒冷汗。

最前面的那口棺材四處晃著,像是蛇頭一般,很快地便朝著我們這裡探過來,像是發現瞭一直窺視著它的二人。

我和老陳都嚇瞭一跳,覺得不對勁,此時還是趕緊離開,那蛇形棺材在後面跟瞭上來,如同蛇一樣爬著,十分詭異。

不幹凈的東西都是怕污穢物的,我想起曾經用唾沫對付女鬼,還有尿對付腳印的情形,於是叫住老陳,他也反應過來,於是我們二人沖向邊上的露天糞池,那蛇形棺材在後面緊追不舍,而且還噴出陣陣黑霧,看情形,如果我們被這黑霧噴中,肯定有麻煩。

糞池邊上有幾個桶,平時村民都是用這黑色的大桶裝著大糞,然後挑去澆菜的,上面自然殘留著不少讓人作勢欲嘔的穢物,不過我和老陳都來不及多想什麼,紛紛上前,各自拎起一隻桶,然後在糞池裡面舀瞭一下,端起便沖向那蛇形棺材。

那棺材似乎對這種東西很是害怕,趕緊往回縮,我和老陳哪裡管得那麼多,緊緊追上,隨後那蛇形棺材慢慢地退瞭開去,準備“爬走”。

老陳一心急,順勢把手裡端著的污穢物撒出去,哪知沒有潑到前方的棺材,倒是弄得我一身都是,我氣得要命,剛要破口大罵,腳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住,整個人往前摔倒,手裡的桶也飛瞭出去,裡面的污穢物也正好潑在前方的蛇形棺材“身上”,那東西頓時發出陣陣奇怪的聲音,像是慘叫,卻又像是木頭被巨大的力道折斷的感覺。

隨後那蛇行棺材開始斷裂,紛紛散瞭開去,我看瞭一下,這不就是一般普通的一口一口的棺材麼,不少散架之後,裡面的屍骨都露瞭出來,老陳不由得驚呼,因為其中有一口棺材他很熟悉,那是村子裡一位老人傢去世之時所用的,那位老人傢性子孤僻,非常古怪,生前朋友很少,傢裡人也不管他,直到他去世瞭,這才各自回來搶奪傢產,把他也就簡單地葬在瞭亂墳崗那邊,他的棺材很薄,上面還有一個洞,這些情形老陳小時候都看在眼裡,而那棺材,就是化作瞭灰他恐怕也認識的。

因為這些玩意兒留在這裡實在是很不祥,我和老陳決定,還是將其處理掉的為好,於是我們將那些棺材集中到一堆,然後生瞭一把火,上面濃煙滾滾,化作一條巨蛇一樣的東西,在空中盤旋瞭好些時候,這才慢慢地散去,這時天也漸漸地亮瞭起來。

我和老陳也算是松瞭一口氣,他妹妹終於醒瞭過來。

老陳的妹妹告訴我們,她做瞭一個夢,夢見自己被無數的蛇纏著,然後掉進瞭一個巨大的黑洞之中,而老陳一直都在伸手拉她,卻始終抓不到,後來這些蛇像是被什麼東西截成瞭一段一段的,她才被那黑洞吐瞭出來。

至於先前我們看到的那蛇行棺材,為什麼會變成那樣,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