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有一次回傢的時候很是晚,走到半路上天下大雨,碰巧這天正好搞忘帶傘,而這雨來得太猛,我很快就變成瞭落湯雞,心中叫苦不已,因為距離傢裡還有很長一段路,當下的我得不得暫時找個地方躲一下雨。

晃眼之間,前方好像出現一個教堂,此時我也懶得多想什麼,徑直沖瞭過去,快到教堂跟前的時候,雨一下子變得很小瞭,而教堂前方的地面完全是幹的,哪裡有被雨淋過的感覺,我感到十分奇怪,而且那教堂給我的第一印象有些陰森,裡面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正慢慢地滲透出來。

我隨即轉身準備離開,趕緊回傢的為好,哪知還沒跑出幾步,面前的雨下得更大,如同是大水朝著地面上潑下,我不得不再次轉身,看來這一回隻能到那教堂裡面去暫時躲躲瞭。

於是朝著教堂那邊沖去,於是往前,我越是覺得奇怪,這才反應過來,印象中好像從來沒有註意到這裡會有一個教堂,但是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背後的雨實在是太大,而且還伴著一些冰雹,砸在身上,疼痛難當,我慌慌張張地沖瞭進去,眼前的景象也有些讓人感到奇怪,隻見教堂裡面熱鬧非凡,根本沒有什麼肅穆莊重的感覺,在我印象中,通常的教堂當中都是神父在上面念叨著什麼,下面坐著的人都會靜靜地聽著,有些會在心中默默祈禱。

但是目前看到的情形卻有些讓人感到古怪,教堂裡面燈火輝煌,歡笑聲迭起,這裡的人沒有什麼默念懺悔之類的,人人手裡端著酒杯,相互之間不停地敬來敬去。個個都嘻嘻哈哈,裡面什麼人都有,有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以及棕色人等等,他們的皮膚都非常好,看起來十分光滑,有些發亮,好得如同三維模型裡面做出來的那種感覺,看得有些讓人心裡面瘆得慌。

我一進去,這些人都看見瞭我,他們紛紛上前來跟我打招呼,如同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般,他們不管說的什麼,我都聽得懂,而我不管怎麼說,即使是自己瞎亂說外星話,他們好像也能明白,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議,自己的英語本來就糟糕得要命,考試從來都不能及格,口語更是別提瞭,慘不忍睹,怎麼此時我竟然能夠用不同的語言跟他們交流,我感到十分地不可思議。

有人給我倒瞭酒,那酒聞著十分香,而且有點刺鼻,到底是什麼我自己也說不出來,卻讓人欲罷不能,我端起來便一飲而盡,那酒入胃中卻沒有酒精的那種刺激,而是一種濃湯般的醇厚,渾身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隨後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地亢奮起來。

一個男子過來,拍著我的肩膀,用他那如同打機關槍一般的某國方言,對著我嘰裡呱啦地說瞭一番,我不停地點頭,似乎也明白他的意思,我們一塊兒走到最前面,然後他告知大傢,他和我準備一塊兒來唱首歌,那是瑪麗蓮曼森的一首歌曲,如同生化危機一般,十分重口味,他開始唱瞭起來,我也跟著,不多時下面的所有人也都瘋狂地跟瞭起來。

我的第一感覺就是現在我們這裡簡直就是生化危機裡面的某個場景,要是平時,我早就嚇得魂不附體瞭,可是當我喝瞭他們的酒之後,渾身躁動難當,於是也跟著一塊唱著,後來越是忘乎所以,那酒的後勁似乎很大,我感到腦袋開始昏昏沉沉,但越是這樣,我就唱得越是瘋狂,至於自己到底在唱個什麼,我也都不知道,慢慢地周圍開始變得模糊起來,隨後便什麼都不知道瞭。

也不知道過瞭多久,我終於醒瞭過來,睜開雙眼,朝著四周一望,我的天,這裡哪是什麼一群人,那就是一群蠟像,而且這些蠟像保持的姿勢就跟昨晚喝醉瞭的時候差不多,我看瞭看他們的酒杯,有些還有沒喝完的,我用手沾瞭一下,都是蠟做成的,那我昨晚喝瞭的豈不都是……

突然之間我的胃感到陣陣難受,隨後慢慢地腹部開始有一種極度鬱滯的感覺。我心裡面越想越是覺得不好,跌跌撞撞地朝著大門外走去,可是還沒走幾步,就感覺渾身變得很是僵硬,再也動彈不得,摔倒在地,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一隻手摔碎瞭,好像跟蠟像一樣。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