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這天雙休日,老陳傢裡辦喜事,他的妹妹要出嫁,於是他得回去一趟,順便問我,小王,還有大劉幾個,有沒有興趣去他們傢裡坐坐,反正來回兩天時間肯定是夠的,我們幾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於是也應瞭,決定跟著一塊兒去。

周六早上坐車,到瞭老陳傢那邊,已經是下午瞭,外面擺瞭很多桌宴席,有不少參加婚宴的親朋好友,這裡好像也有這麼個習俗,嫁女兒是吃晚上和第二天的早上宴席,因為還沒開席,我和小王都感到腦袋昏昏沉沉,坐瞭一天車,很累,於是我們趁著間隙到屋裡去小憩一會兒。

也不知道過瞭多久,我醒瞭過來,整間屋子裡面除瞭我,還有迷迷糊糊的小王,他好像跟我一樣,都睡過頭瞭,突然外面傳來放鞭炮的聲響,我們一想不好,得趕緊出去瞭。

可是一出門,卻發現不對勁,外面哪裡是什麼婚宴?簡直就要變成一個讓人說不出來的喪事集中地瞭。

隻見整個院壩裡面停放著數口棺材,每一口都形狀各異,上面漆著不同的顏色,花紋各異,這些棺材的頭部紛紛對著院壩正中央一個隆起的小土堆,小土堆上面站著一對用紙做成的金童玉女,而每一口棺材邊上都站著一些人,大傢好像是在說著什麼,反正聽不清楚。我和小王兩個嚇得魂飛魄散,說真的,他從小在城裡長大,沒見過這些,這一次看到這麼多,就差點暈過去。

我也對這些玩意兒著實是心驚不已,小時候一件事情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深,記得五歲的時候,我在村子裡是出瞭名的淘氣鬼,很是調皮搗蛋,經常惹是生非,幺姑婆一怒之下要收拾我,她把我關在停放祖祖棺材的那間屋子裡,當時的情形可想而之,我覺得自己都快瘋瞭,漆黑的屋子裡面,頂上瓦縫透過幾縷陽光,照在那口黑乎乎的大棺材上面,幺姑婆要我跪在那裡悔過,我嚇得魂飛魄散,別說懺悔,此時唯一能做的就是瘋狂地朝外沖,她拼命地要鎖門,要不是正好鄰居大爺來串門,告知幺姑婆,別用這種方法懲罰小孩子,幺姑婆恐怕都不會罷手,所以說從此以後,我一看見棺材,特別是那種外面上瞭黑漆,裡面塗紅的,更是膽戰心驚,遇到有出殯的情形,都是繞道而走,直到現在都後怕不已。

這時的狀況可想而知,我和小王兩個腿都軟瞭,紛紛坐在地上,後面一個方臉漢子叫著我們,要我們讓讓,我倆往後一看,又差點暈瞭,後面的這些人抬瞭一口上著紅漆的大棺材,正慢慢地經過我倆跟前,而那棺材擦過我的肩膀,我隻覺得頭腦發暈。

我看清楚瞭這口大紅棺材上面還雕著不少花紋,成片的雲,上面卻是不少魚在雲中穿行,到底什麼意思?不過此時我也來不及去想這些,恐懼已經讓自己快要接近麻木瞭。

邊上兩個抬著棺材的男子經過,其中一人的腿部蹭著我的臉,我也反應不過來,隻覺得眼前一片模糊。

過瞭些許,面前似乎清晰起來,而且還能夠聽得很是熟悉的聲音,我的臉一直都被什麼東西輕輕地擊打著,我仔細一看,原來老陳不斷地拍著我和小王的臉,奇道:“你們兩個這是怎麼瞭?快來,快來,我妹妹和妹夫要單獨敬你們,可別不給面子啊。”原來我和小王此時還在那間屋子裡面,先前是睡著瞭。

我和小王打著哈哈,跟著老陳一塊兒走出瞭那間屋子,外面大傢已經開始吃瞭起來,很是熱鬧。

新郎和新娘端著杯子朝著我們走瞭過來,我們也趕緊回敬,我一邊喝酒一邊註視著周圍,好一片喜慶,賓客滿座,哪裡有什麼棺材,我和小王兩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老陳跟著新郎新娘他們去另一桌的時候,我偷偷地問瞭問大劉有沒有遇到什麼怪事,大劉奇怪,說我們到底怎麼瞭。

我把先前的情形跟大劉說瞭一下,而且小王跟我做的夢竟然一模一樣,這也實在是太不可思議瞭。大劉皺著眉頭,說現在是大喜日子別說那些不吉利的事情,於是我趕緊打嘴,說自己在那裡瞎烏鴉個什麼,趕緊喝酒才是真的,今天大傢要好好地開心開心。

但是我突然想起,先前在夢中遇到的那個扛著大紅棺材的方臉漢子跟那新郎怎麼這麼像?剛才我也糊裡糊塗,怎麼沒有註意到,我下意識地看瞭新郎那邊一眼,新郎在前方敬酒,似乎也感覺到我的目光,他轉過頭來,對著我笑瞭笑,神情似乎有些詭異,我嚇得趕緊埋頭喝酒。

我後來喝得二暈二暈,獨自一人跌跌撞撞地朝外走去,然後找瞭個偏僻的角落開始翻江倒海瞭,過瞭些許,我清醒瞭一些,隻見前方的土裡似乎冒出一截什麼東東,像是一塊木頭,我有些好奇,走瞭過去,這才看清,眼珠子差點飛出來,原來那正是一塊棺材板,上面的紅漆剝落瞭不少,卻依舊能夠看得清大概,而板面上正好刻著一幅畫,那是一片雲,還有一條魚在雲中遊著……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