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她拉瞭拉裙子的下擺,在綠燈的時候埋首在人群裡走過馬路.熙攘的車流喧鬧著,有風吹掉墻上那些花花綠綠的海報,他們隨風翻舞的樣子,一如她混亂的心事.

她按著名片上的地址走進那傢醫院.走廊裡到處都是無病呻吟的影子.還有讓人惡心的消毒水的味道.瞬時間,嘔吐感翻江倒海的來臨瞭。她用手捂住口鼻,為瞭防止嘔吐物噴湧而出,也為瞭拒絕異味的再次侵襲。此刻,她是那麼的無阻和迷茫,她的免疫力降低到瞭最底限。

臉上的手,此刻孤單的手。

漸漸的,眼前的一切變的模糊。

該死的眼淚,

該死的懦弱,

該死的愛情,

不該死的孩子。

哭泣的聲音在安靜的醫院裡顯得那麼的蒼白和有力,但這聲音並不是來自她的身體。

在拐角的角落裡,她看見一個孩子,用手臂環住自己,把頭埋在自己的懷抱裡哭泣。小小的身影看起來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惹人憐惜。她走瞭過去,抬起孩子的臉,那嬌小的面容象極瞭童年的自己,看起來那麼天真,熟悉。本該快樂的臉上,此刻卻掛滿瞭淚水。是的,是淚水,雖然看起來那麼的晶瑩剔透,卻如此的冰涼,還帶著淡淡的苦澀,正如她和他的愛情。她把孩子摟在懷裡,孩子安靜而溫順的貼在她的胸口,就象她曾經在他懷裡的樣子。孩子告訴她,她的媽媽不要她瞭。天下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母親?她看著懷裡象極瞭自己的孩子,心裡唾棄那個狠心的母親。也許她和孩子是一樣可憐的人,孩子被她狠心的母親拋棄,而她也即將被曾經象父親一樣疼愛她的男人棄瞭,她覺得自己也是孩子,至少在他面前是個被寵愛的孩子。她的淚水不小心滑落下來,滴在孩子稚嫩的臉上,和孩子的淚水混在一起,兩個傷透心的孩子的淚水……

孩子突然停止瞭哭泣,用力的擦幹瞭臉上的淚水,擠出一個笑容,看起來很堅強的笑容,嘴角上星點閃爍著什麼,也許是未幹的淚水,也許是希望。她也停止瞭哭泣,對孩子報以同樣的微笑。她發現自己也可以有這樣淡定的微笑。孩子從她的懷抱裡走瞭出來,站到瞭地上。她也站瞭起來,大手牽著小手。她想自己是否也應該象孩子這樣,從他的懷抱裡走出來。孩子指瞭指遠處,那是一個充滿瞭光亮的地方,就象曾經讀過的某本書裡對天堂入口形容的那樣。走吧,管它是天堂還是地獄。孩子把她帶到瞭很接近光亮的地方,放開瞭她的手,轉身走進瞭隔壁的房間,一個看起來很幽暗的房間。她試拉住孩子,但她拉不住,因為無法再觸碰到孩子。孩子走瞭,她覺得自己也該走瞭。想起孩子的微笑,想起他曾經的微笑。再見瞭。她走進光亮的入口,那光亮令她眩暈起來,漸漸的,眼前的一切變的模糊。

她睜開眼睛,刺眼的手術燈已經關閉瞭,在護士的攙扶下,她走出瞭手術室,看著拐角的角落,她揮瞭揮手,報以淡定的微笑。

再見,孩子。

她拉瞭拉裙子的下擺,埋首走出醫院,消失在這繁華都市的擁擠人群中。<br/>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