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你為什麼叫性急的女孩呀?”

“因為我是急性子呀。”

“哦,真沒看出來。”傑繼續把話題往自己的路子上帶。

“什麼意思?”

“我這才叫急性子。”傑說完,就低頭去吻少婦,手也開始瘋狂地在少婦身上肆意地遊走。

“哈哈哈哈!討厭啦!人……人傢怕……哈哈哈……怕癢啦。”少婦一邊大笑,一邊推開傑,掙紮著坐瞭起來。

“沒勁。”傑也坐瞭起來,拿起啤酒猛灌瞭幾口,裝做一臉不高興的樣子。這是他常用的伎倆。

“哎呀,你先給人傢說故事呀,你答應人傢的。”少婦推瞭推傑撒嬌。

“我答應人傢的,可沒答應你。”傑繼續裝著。

“你到底說不說?”

“不說,我就不說,我著急死你,哼。”

“其實,我本來就沒指望你,嘻嘻……”

“嗯?”傑楞瞭一下。

“我真的很性急的哦。”少婦笑瞭笑。

傑突然覺得有點暈,看著少婦的臉,傑漸漸地暈瞭過去。

當傑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依然是少婦的笑臉,但少婦換瞭套衣服,看起來象是出席晚宴的禮物。

傑想說話,但覺得脖子有點不舒服,好象被什麼卡住瞭,而身體也好象被困在一個空間裡,完全不能動彈……

是的,傑的確無法動彈。

大傢見過吃猴腦的桌子吧?見過被固定在桌子上的猴子吧?傑現在就象那猴子一樣,被固定在特制的桌子上,或者說是桌子裡,隻露出個腦袋。

“你……你要幹什麼?”傑努力的掙紮著。

“沒什麼,我隻是想知道後面的故事。”

“這樣讓我怎麼說呀。”傑發怒瞭,第一次對一個漂亮女人發怒。

“不用你說,那樣太慢瞭,我說過,我是急性子。”少婦走瞭過來,從背後拿出一把鋒利的錐子。

“你……等等。有……有什麼話好……好說……”傑感覺到從沒有過的可恐懼。

“哦,我又忘瞭。嘻嘻。”少婦又笑瞭笑,可現在聽來,無論是笑容還是聲音都那麼恐怖。

少婦拉來面很大的鏡子放在桌前,傑看見鏡子裡的自己,五官由於恐懼而邊的扭曲,滿頭的頭發已不見瞭蹤影,光光的頭上被畫瞭幾道十字線,交叉處打瞭幾個點,用的是紅色記號筆,很顯眼。

“要開始咯,你不會覺得痛的,讓我們一起來享受吧。”

鏡子裡,少婦抱著傑的頭,微笑著輕輕地吻瞭下他的腦門……

少婦用錐子依次在紅色記號的地方鑿出洞。

傑能聽見錐子摩擦骨頭“喀呲,喀呲”的聲音,血水從洞裡汩汩地冒出來,漸漸流滿瞭傑蒼白的臉。

傑沒有感到疼痛,他想起來瞭,曾經有MM回復帖子說:“我真等不急瞭,恨不得鍁開你的頭,直接看下面的故事。”

而傑也回復:“是嗎?希望你能在我鍁開你的內衣前,鍁開我的腦子!哈哈。”

對方很快回復說:“給我我要的,我就給你你要的。”

傑也回復說:“好呀!我等著你。”

洞全部打好瞭,少婦又拿出鋒利的專用開顱刀,順著洞與洞之間的連接線切瞭下去。沒一會,傑的腦殼被切開瞭,“喀噠”一聲,少婦把傑的腦殼鍁開,就象打開椰子殼一樣。

傑第一次看見自己的腦子……

少婦拿起勺子,舀起瞭一部分腦子,象我們吃豬腦子一樣,放在瞭嘴裡,閉上眼睛咀嚼瞭一會,咽瞭下去,喝瞭口紅酒。

“真不錯,後面的真的很精彩呀。”少婦對著鏡子裡的傑笑瞭笑,開始繼續吃第二口。

傑此刻隻能眼睜睜地通過鏡子看著自己的獵物一口口的享受著自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