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快要黎明的時候,終於到瞭那個村子,他收起瞭地圖,看瞭一眼身邊這個腳步僵硬,一路無言的夥伴,隻要把“他”交給傢人,自己的任務就算完成瞭。

他覺得一陣輕松。驅趕屍體走瞭六百多裡路,畢竟不是件愉快的事情啊!他習慣性地擦擦額頭,卻發現自己並沒有流汗,自從開始趕屍,身體好像健壯瞭很多,沒有過去那麼虛弱瞭。

看看四周,他突然發覺有點不大對勁,為什麼附近的景色,總覺得在哪裡見過?

他警覺地看看“夥伴”,傳說中趕屍人會遇上一些成精作怪的屍體,不會讓自己趕上瞭吧?

“夥伴”並沒有異樣,隻是額頭有水流下來,那大約是屍水吧?看來得盡快把“夥伴”交出去瞭。

村裡走出瞭幾個人,身影有點熟悉,隨著他們越走越近,他甚至認出瞭幾張親切又悲傷的臉。

“爹!娘!你們怎麼來瞭?”他想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想邁步,卻僵直地摔倒在地上。

“夥伴”走向瞭他的傢人,低聲說瞭幾句話,帶著報酬離開瞭。

“還是這個辦法好,讓這些傢夥自以為是趕屍人,他們跑的就快多瞭,不需要我們整夜拿鞭子抽他們才肯動彈瞭。”

“夥伴”一邊走,一邊愉快地想著。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