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鬼故事之2!

要你永遠愛我!!
姿坐在床邊,陽光透過窗簾一絲絲照進瞭房間。姿坐在那裡發呆,她又一次被拋棄瞭。這是這個月的第四個瞭。在這個性解放程度遠遠高於美國的泰國,也許男人尋找女人真的隻是為瞭解決生理問題的。也許姿真的不太適合身為一個泰國人。她渴望愛情,渴望被人疼,像個小女孩一樣地期待著自己心中的白馬王子的到來。對於她而言,性是她用來奉獻給自己心愛的人的甜點。卻不想,男人隻是當性是主食而她才是甜點。傷心歸傷心,一切都在過去,地球還是要轉的。她起身梳洗,她決定要花個妝,為瞭不讓人們看到她因為痛哭而腫起的雙眼以及妝下人的無奈。
“彭、咚~~~~~~~~”一連串的嘈雜聲引起瞭姿的註意。她打開房門,樓梯口站著一男一女,女的似乎在教訓這男的:“為什麼你這麼笨??一點小事都做不好,叫你背我上樓,竟然讓我摔瞭一跤。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不同於女人的跋扈,那個男人低著頭像個犯瞭錯的孩子,嘟囔道:“你又要我搬這麼大的箱子,又要我背你,我實在~~~~~”“住口!!”男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女人罵瞭會去,“還挺嘴!”然後就是一個巴掌。“天哪”姿關上房門,這個男人怎麼對這樣一個女人死心塌地阿?想著更為自己不值,姿美麗大方,溫文爾雅,體貼又溫柔,又能做一手好菜。真不知道現在的男人是不是都瞎瞭眼瞭。
梳整之後,姿準備去上班瞭,開門的時候才知道那對男女原來就是她隔壁鄰居。
姿上班的地方和她住的地方是在兩個不同的島上,所以,每天上班,她都必須搭船。船在泰國就是他們的公共汽車。當然,也和我們的公共汽車一樣的擁擠。像往常一樣,姿在碼頭上等待渡船,也像往常一樣周圍望,其實姿這樣張望是有目的的,她早在半年以前就看到瞭一個很帥很帥的男人,每天上下班的時間和姿是一樣的,每天都會和姿搭同一班船。姿喜歡這樣遠遠的看著他,有時也幻想著他會和自己搭訕,他們會有機會。當然隻是幻想而已,這個男人從來都沒有正眼看過她。今天,也許是由於失戀,她更加渴望著能和這個男人之間間發生些什麼,她用更熱切的眼神註視著他。她故意和他一起上船,想站在他的身邊。但是渡船5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瞭,什麼都沒有發生,除瞭當中有那麼幾次因為船體的搖晃領到姿有機會觸摸到他的手。而這個男人卻連頭也沒回。
昏昏噩噩地過瞭一天,終於等到瞭收工的時候,姿又一次去碼頭上等這個男人,又一次沒有說話,沒有對望,一切和平常一樣,沒有改變。唯一改變的是,當船靠岸的時候,碼頭上有一個學生模樣清純的女孩子,那個男人剛下船,女孩兒就像隻小蝴蝶一樣飛過去,一位在男人的懷裡。這一刻,姿又一種嫉妒燃燒著自己的心。
她回到自己傢的樓下,慢慢地爬著樓梯。“你失戀瞭是嗎?”身後有人突然發話,驚醒瞭姿,原來是隔壁的那個兇女人。“你怎麼知道?”姿不解地問她。“寫在你的額頭上呢。”女人邊說邊比劃著。“我叫lily,在夜總會做小姐。”姿更加驚訝地看著她,“你一定覺得奇怪像我這樣的賤女人怎麼這麼好命有個這樣疼我的男人吧。”女人很無所謂地說著,似乎在說一個故事,而那個故事不是自己的。“其實,我哪有這麼好命。女人的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說完,她神秘地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盛著淡黃色液體的玻璃樽,很小的一個玻璃樽,像是香水試用裝的玻璃樽。“這種藥水叫‘要你永遠愛我’。很管用的。我的那個就是這樣上手的,死心塌地的。你怎麼好的女孩子,一定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掌握自己的幸福的。”女人說著將這尊藥水交給瞭姿,“順便告訴你,這個藥水你要是用完瞭,就到盧浮街3號地下2樓管哈夏買,就說是lily介紹的,能有8折。”說著這個叫lily的女人高高興興地奔回自己的門口。
姿看著這尊藥水,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心情,她穿上瞭性感的舞裝,她決定去夜店,她決定要試試這個藥水是不是真的那麼有效。花瞭一個濃妝,揣上那尊“要你永遠愛我”,踩著高跟鞋,她走瞭出去。
不可否認的是姿的確是個很美麗的女人,站在夜店裡的她再霓虹燈和激光燈的映射下顯得格外妖嬈。聽過那個哲人說過:女人的孤獨才是最吸引男人的地方。此刻的姿獨自喝著JackDaniel與這個嘈雜的環境而言,仿佛是在另一個世界。她的確吸引著身邊的很多狂蜂浪蝶。她卻也有她的目標,她要找一個看著順眼的男人試一試lily給的藥水。
酒吧臺的對面有一個看上去挺紳士的男人,他喝著他的烈性tequila,摟著一個妖媚的女人,眼光卻不時地掃向姿。是他瞭,出於一個女人的占有心理,她變態的決定今晚要找的目標就是這個看上去不錯的男人。她要把他從那個女人的身邊搶走。優雅的站起身,姿繞過酒吧臺,特地從這個男人的身邊經過,略有深意的回眸一笑。從這個男人癡迷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這個男人已經被她吸引瞭。姿從容的走進女廁所,看看周圍,沒有人,她從手袋裡拿出瞭那樽“要你永遠愛我”。按照lily教她的方式,她用手指點瞭一滴藥水,想擦香水一樣在擦在自己的耳後,手腕脈搏處。照瞭照鏡子,梳理瞭一下自己美麗的長發。給鏡子裡的自己一個最甜美的微笑。她打開門走瞭出去,和預計的一樣,那個男人已經站在瞭廁所的門外,他的女伴不知去向。姿萬般妖嬈地走向他,臉湊在他的臉旁,“去我那裡。”男人深深的在她的耳邊吸瞭一口氣,“你真香。”
眼前的這個男人或許還不知道自己正在步入深淵。他意亂情迷地摟著姿,跟著她來到瞭她的住所。剛進門就已經迫不及待將姿按在床上。(****************此處省略500字)。天漸漸光瞭,枕邊的男人還在酣睡,姿不知道“要你永遠愛我”的藥效到底怎樣,但卻是她可以感覺到這個男人的順從,無論是地上或是在床上,她都享受到女皇般的待遇。
接下來的這幾天,這個男人的溫柔讓姿真正領教到瞭那種神奇藥水的威力。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隻要是姿要求,這個男人必定會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她的身邊。就算是半夜三更,他也會為瞭姿的一句戲言,走遍整個曼谷去幫她買冬陰功米粉。而在床上,就算姿要求他舔自己的腳趾頭,男人也會毫不猶豫地忘情地去吸吮。
瞭解瞭“要你永遠愛我”的藥力以後,接下來應該做的就是,去找自己真正喜歡的那個男人瞭。那天晚上,姿來到瞭盧浮街3號地下2樓找那個叫哈

下一頁
本文共 4 頁,第[1][2][3][4]頁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