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黃鼬民間俗稱黃鼠狼,是一種鬼氣森森的生靈,下面這兩個怪誕的故事都是關於它們的。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七十年代末中國北方的某個村莊附近的墳地裡。 
故事的主人翁名叫阿炳,四十幾歲的年紀,由於工作的緣故,他每天都要在午夜的時候由山裡的磚窯步行八裡多的路程返回到所居住的村落裡,途中不可避免的需要經過一片荒涼的野墳地。 
阿炳生的高大魁梧,膽識亦頗壯,但卻天生一幅邪骨頭,每當月黑風高的夜晚,當他路過那片墳地的時候時常都會遇到“鬼打墻”的狀況。 
“鬼打墻”這種現象在鄉下並不罕見,說白瞭就是一個人在走夜路時由於某種原因迷失在瞭一個圈子裡無法走脫,這種現象真實存在,相信有很多人經歷過。 
每當阿炳遇到這種事的時候,他就會好象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在墳地裡亂竄亂撞,當他筋疲力盡的時候,他索性會倚在某個墳頭上一邊悶悶的抽著旱煙,一邊冷冷的看著四周墳頭上那三三兩兩躍躍欲試著的碧幽幽的鬼火。他知道,在黎明到來前的第一聲雄雞破曉之後,他就能輕松的離開這個鬼地方瞭。 
本來阿炳對這樣經歷已習以為常,但後來他偶然遇到瞭一位高人,這位高人告訴瞭阿炳一個解決這種問題的好辦法,這個方法很簡單;就是要阿炳在一個人趕夜路的時候隨身攜帶一根釘子和一軸白線,當他遇到“鬼打墻”時,就將釘子釘在地上,將白線的一端栓在釘子上,然後找準方向,握著線軸一路走下去。由於這樣可以保證所走的路徑是一條直線,避免瞭原地繞圈,所以自然而燃就能沖破“鬼打墻”的束縛。 

高人的方法後十分奏效,阿炳亦屢試不爽,更加奇怪的是;自從阿炳掌握瞭這個方法,他單獨走夜路時遇到“鬼打墻”的次數竟越來越少瞭。 
某天深夜,勞作歸來的阿炳又獨自來經過瞭那片野墳地,這天的夜裡沒月亮,所以格外的黑,阿炳借著隨身攜帶的手電勉強辨認著前方野草橫生且凹凸不平的道路,這樣他艱難的在這片墳地中走瞭大約一刻鐘的時間,竟然還沒有看到久違的村莊,阿炳的臉色開始有些陰鬱,聽聽見不遠處的枯樹上傳來幾聲貓頭鷹淒厲的嘯聲,他微微冷笑,從容的取出瞭帶在身上的釘子和線軸。 
阿炳找到一塊泥土松軟的地方,將釘子狠狠的釘瞭下去,然後在釘子上拴上瞭白線,他自己則握著線軸頭也不回的大步流星朝村子的方向走去。 
就這樣,阿稟不斷的釋放著線軸上的白線,又走瞭大約一刻鐘的時間,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還沒有走出這片墳地,阿炳的額頭上開始流出瞭細密的冷汗,不遠處貓頭鷹的叫聲似乎更加淒厲瞭,阿炳打瞭個寒戰,他低頭看瞭看手裡的隻剩下一半的線軸,心中生出瞭一種不詳的預感,因為這種奇怪的情況他從未遇到過。 

阿炳硬著頭皮又向前走瞭十幾分鐘,可是野墳還是那片野墳,阿炳還是那個阿炳,隻是阿炳依然置身於墳地之中。 
漸漸的,纏在阿炳線軸上的白線越來越少,他眼中的懼意卻越來越濃,阿炳忽然感覺自己面前的這片時不時冒著鬼火的野墳地仿佛鋪天蓋地,無窮無盡。 
他盯著手中線軸上纏繞著的所剩無幾的白線,忽然有瞭一種想要回到這軸線的原點去看一看的想法,於是他提著手電緩緩的轉過瞭身子,可是當他接著手電微弱的光芒看清楚自己背後所發生的那一幕時,饒是他膽識過人,竟也不禁被驚得倒吸瞭一口涼氣。 
原來在阿炳的身後,一隻身材碩大、通體雪白的老鼬正蹲在地上,而在它的嘴裡,竟然叼著亂蓮蓬的一大團白線,一根被線栓著的鐵釘從它的嘴邊垂落下來,這團白線另一端便延伸到阿炳手中的線軸上…… 阿炳怔怔的望著面前的這隻老鼬,忽然明白瞭自己為什麼無論無何也走不出這片墳地的原因,原來自己竟然牽著這隻黃鼠狼在漆黑的墳地中不斷的轉著圈…… 
這時,這隻奇怪的黃鼬迷著眼睛沖著自己面前的阿炳咧開瞭嘴巴,頓時,兩排森森的獠牙來露瞭出來。阿炳有種奇怪的感覺,他認為自己眼前的這隻老鼬正在對自己微笑,想到這,阿炳的手猛地一抖,手電摔落在地上,立時失去瞭原本已很微弱的光亮…… 
 
於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野墳地裡,一個被“鬼”打瞭墻的男人和一隻會微笑的黃鼬默默對持著……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 2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