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詩雲: 
自古富貴迷人心, 
美人如玉試真金。 
凡人不識警幻計, 
十年寒窗付塵泥。 
 
這首詩是前朝一個姓聞名遠山的解元寫的,說的是凡人往往被那世間的富貴色相所迷,以至失瞭心性,忘記考取功名的初衷,把十年寒窗苦讀都付諸流水。詩中的“警幻”就是專司人間功名利祿的警幻仙子,相傳她會在每個追求功名的人面前設一道障,隻有跨過這道障的人,才能最終功成名就。 
聞遠山少年時亦是個才子,七歲能作畫,八歲能誦詩,到瞭十五歲上,已經是經綸滿腹。傢裡貧寒,寡母靠著一雙手將他養大,把他送上私塾。私塾離傢七八裡遠,臨行前母親緊緊握住他的手:“兒呀,你要好好讀書,將來出人頭地啊!” 
那一年遠山才十歲,對於“出人頭地”的理解很狹隘,也就是考取功名脫離貧困賺取大把金錢從此錦衣玉食生活無憂。在私塾裡,他是最用功的一個,無論寒冬酷暑,都能看見他伏在桌上孜孜不倦的身影。有一個特別寒冷的冬天,他穿著單薄的衣裳坐在房間裡看書,外面下著鵝毛大雪,屋裡連堆炭都沒有,冷得跟個冰窟似的。他硬是堅持坐著,直到手腳僵硬。這時候房門被推開瞭,他一看,原來是一個李姓同窗。這人傢中富裕,平時喜歡接濟一些傢境貧寒的同學。聞遠山素不喜歡接受施舍,也就常常刻意回避他。但他卻渾然不覺,依然對他噓寒問暖。 

“遠山,你看這天氣冷的!我想起你沒有厚大衣,就給你拿瞭一件,還順便給你帶一袋炭。你千萬別把自己給凍著瞭!”李生一邊說一邊跨進來。 
“謝謝。”遠山淡淡地說。心裡卻酸溜溜的:為什麼人跟人的差別如此之大?為什麼我要接受你的施舍?僅僅是因為你比我富有嗎? 
李生看瞭一眼他桌上的書和筆記,拍拍他肩膀說:“兄弟,你也該歇歇瞭,天氣這麼冷,坐久瞭血氣要壞的。讀書豈用急在一時?保重身體要緊。” 
“多謝關心。”遠山依然是淡淡的,語氣中帶著明顯的不悅:“我這種狀況,李兄你不會明白的,你從小生在富貴之傢,又怎知道貧困的可怕?對於我們這樣的窮人,考試是惟一的出路。我也隻有拼命努力咯!”說罷也不再看他,又埋首書堆裡去瞭。 
李生搖搖頭,嘆瞭口氣:“好吧,那我也不打攪你瞭。我先走瞭,你慢慢看。” 
遠山看著李生出瞭門,嘴角揚起一絲冷笑:“燕雀又焉知鴻鵠之志!” 
又過兩年,遠山十七,學有小成,跟一眾同窗參加秋闈。隨後連戰連捷,順利進入殿試。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 2 3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