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一) 
“將女人的頭發纏到門前的樹上,口念花咒,就能得到女子的芳心。” 
《清明祭》 
 
這個社會有太多的傾軋,有太多的無奈,雖然生就在有地位人傢卻心中滿是孤寂,最可悲的是人自己不能做自己喜歡的卻偏偏要做自己厭惡的事情。生命的舟順著宿命的風東走西走卻始終不在自己的方向,於是隻能將心埋藏書卷,在一本《清明祭》的書裡寫著文章最開始這句話,那是外祖父書櫃裡一本破舊的泛黃的書,封面上的字已經抹去,隻剩下一枝梨花還一樣的幹凈如同初春的梨花經春雨洗過一般散發著香味兒。 

當我掀過中間一頁時,猛地發現一根女人的發絲,不知過瞭多少時間,依然像是剛從女人頭上取下一般色澤,之所以認為是女人的,完全是因為發絲很長且有淡淡的香味,不禁令人遐思發絲女子的容貌定是嫵媚的嬌羞,清凈的晨曦,獨坐梳妝臺,梨花木制的梳子梳理著別於花香的發絲,指尖微微顫抖起來,這女子與自己雖未謀面卻似故友,一股愛慕之情心底泛起,觸得發絲的手指暖暖的卻如一股寒氣直傳到腦後,不覺頭皮發麻,聞聞手指的香味女子隱隱浮現眼前。 
外祖父傢的山村,完全是清白的世界,到處是梨花開滿的景色,大片的梨花如同厚厚的積雪壓在枝頭。到處落滿梨花的花瓣,香氣整整的將一帶山水間纏繞。 
順手將那一縷發絲纏在門前的樹上,非是褻瀆那未曾謀面的女子,非是為得到那女子芳心,隻是心靈深處感覺一絲暖意,少排解心中無聊的空虛。 
發絲隨風東飄西飄最後竟不動瞭,我趕緊閉上眼睛,在心靈裡默念花咒 
驀的樹間似浮現一女子,白衣羅紗,一陣香氣將她吹走倏然不見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 2 3 4 5 6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