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鬼故事|蛇精鬥妖女

內容目錄

安幼輿,是陜西省的一個拔貢,為人疏財仗義,喜歡放生,看到獵人捕到瞭鳥獸,不惜花大價錢賣來放瞭。碰一舅父傢裡辦喪事,他走去送葬,傍晚回來。路過華山,迷失瞭道路,在山谷中瞎走瞭一陣,心裡害怕起來。忽見一箭之外,閃耀著一點燈火,便加快瞭腳步往那邊跑。

    走瞭幾步,突然看到一個老頭,彎著腰駐著杖,在彎彎曲曲的小路上快步走瞭過來。安停下腳步,正想問他打聽應該往哪裡走,老頭卻先問起他是什麼人來瞭,安告訴他自己迷瞭路,並說前面露出燈火的地方,想必是個村莊,打算到那裡投宿。老頭說:“那不是一個安樂鄉啊,幸虧老夫來瞭,可以跟著我去,還有一間草房可以安宿。”安十分高興,跟著起瞭裡把路,看到一個小村莊,老頭敲瞭敲柴門,裡面走出一個老婆婆,開瞭門說:“郎君來瞭麼?”老頭說:“是。”

    進瞭房子,隻見那房子又潮又窄,老頭點起燈來,敦促安坐下,便吩咐傢裡準備飯萊,把傢裡所有的都拿出來。又對老婆婆說:“這不是別人,是我的恩公啊!您行走不大方便,可把花姑子叫來斟酒。”不久,一位女郎端著飯菜進來,站在老頭的旁邊,不停地斜著眼睛打量安生。安生細端詳瞭那位女郎,又漂亮,又年輕,簡直就是天仙。老頭轉過頭來叫那女郎去燙酒,房子的西邊角上有個炭爐子,女郎走進房裡,撥開瞭火。安問:“這位女郎是您的什麼人?”老頭回答說:“老夫姓章,七十歲瞭,隻有這個女兒。莊嫁漢沒有丫頭仆人,您又不是別人,才敢讓老妻幼女出來見您,請不要見笑啊。”安生極力誇獎那女郎又賢惠又美麗稱贊得沒完沒瞭。

    老頭正在一再廉遜,忽然聽到女郎吃驚地大叫起來,老頭趕忙中跑進房去.隻見酒燒沸瞭,溢瞭出來,火苗竄得老高。老頭撲滅瞭火,訓斥著說: “這麼大的丫頭瞭,酒沸瞭也不知道嗎?”回過頭來,看到炭爐旁邊有一個用玉米芯子做的紫姑還沒有完工,又訓斥著說: “頭發長得那麼長瞭,還象個小孩一樣的淘氣。”便拿著女郎紮的紫姑對安生說:“隻顧紮這個玩意兒,讓酒沸瞭,溢瞭出來,承蒙您的誇獎,難道不害羞嗎?”安生拿起來仔細一看,隻見那紫姑的眉峰眼波,上衣下裙,制作得非常精巧,又稱贊著說:“雖然是孩子們的玩藝兒,卻也可以看出她的心靈手巧來。

 
    喝瞭一陣子酒,花姑子也不斷地過來為他們添酒,嫵媚地帶著笑容,大大方方,沒有一點羞澀的小傢子氣。安生看著,不由得動瞭情,忽然聽到老婆婆在裡面呼喚,老頭便去瞭。安見房裡無人,對花姑子說:“見到你仙女般的容貌,使我象丟瞭魂似的,想請媒人來求婚,又怕這事辦不成,怎麼辦呢?”花姑子抱著酒壺,對著爐火,一聲不響,好象沒有聽見。問瞭幾次,也不回話。安生慢慢地走進房內,花姑子站起來,大聲說:“狂徒溜進屋來,想幹什麼?”

    安生跪在地上哀求,花姑子想奪門面出,安生猛然站起來攔住瞭她嬉皮笑臉地要抱著她親嘴,花姑子氣得聲音都發瞭抖,高聲地喊叫,老頭趕忙跑瞭進來,安生隻好放瞭手走出去,心裡感到很慚愧:花姑子不慌不忙地對父親說:“剛才酒又沸騰瞭,要不是安郎來,怕連酒壺也要燒熔瞭。”安生聽瞭她的話,於是更加感激他瞭,到瞭神魂顛倒,忘乎所以的地步。便裝做喝醉瞭酒,離開瞭宴席,花姑子也走瞭。老頭鋪上被蓋,笑著出門去瞭。安生睡不著,天還沒有亮,就打瞭招呼,告別走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 2 3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