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1
這天下午,我又拎著大包小包,去瞭城東的一傢孤兒院。
我到的時候,孩子們正在玩一種名叫“捉迷藏”的遊戲。一個孩子被蒙上雙眼當“鬼”,其他的人就分散躲起來,等他來找。我把帶來的東西送進房裡,然後站在院子裡悠閑地看著他們跑來跑去,心情十分愉悅。
突然間,我感覺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拉瞭拉。我低頭一看,一個留著娃娃頭的小女孩正仰著頭,眼一眨不眨地看著我。她說:“姐姐,你為什麼要來孤兒院做義工?”
我愣瞭一下,又笑起來。這孩子倒是挺人小鬼大的。想到這兒,我伸手摸瞭摸她的臉,說:“因為我很喜歡你們。寶貝兒,你叫什麼名字?我以前好像沒見過你呢。”
小女孩微微一笑,輕聲說:“我來這裡很久很久瞭。我告訴過你的,我叫陸小雙。”
陸小雙是個很漂亮的女孩,眉目生得很清秀。也許是營養不良的緣故,她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那種白頗有些可怕,透過薄薄的皮膚,我看見她的血管是細細的青紫色。
遊戲開始之前,我清點瞭一下玩遊戲的人數,很快就發現有點不太對勁兒。據我所知,孤兒院裡總共隻有22個孩子,但剛才我卻數出瞭23個人。
我定瞭定神,把孩子們聚集在一起再數一次。1個,2個,3個……我數來數去,仍然是23個人,23張臉。
怎麼會突然多瞭一個人?我細細地打量,每一張臉都似曾相識,每一張臉卻又都很陌生。
我有點害怕,想要結束這個遊戲。可是陸小雙卻突然出現瞭,她抓著我的手,笑盈盈地說:“這次你當‘鬼’來找我們,好嗎?”
陸小雙的笑容顯得很詭異,那臉突然間幻化成瞭另一張面孔,她生著尖尖的下巴,毛茸茸的眼睛。她的頭上還紮著兩隻小辮兒。這是一張陌生的臉,充滿瞭悲傷的臉。
我揉瞭揉眼再去看,那張臉卻又突然變成瞭陸小雙的臉。
陸小雙沖著我不停地哭不停地哭,雙眼一眨,那小扇子似的睫毛下面就流出兩行淚水,她向我不停地喊著:“姐姐,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呀……”
2
尖叫聲中,我終於從噩夢中醒瞭過來。
我是一傢廣告公司的平面設計師,每天忙忙碌碌,工作很辛苦。但無論多累,我每個周末都會輪流去城裡的幾傢孤兒院做義工。那是我大學時代就養成的習慣,也是我尋找過去記憶的窗口。
我在十年前的一次車禍中,失去瞭某一部分的記憶。
車禍之後,我天天晚上都會做噩夢,它讓我覺得我的失憶遠遠沒有車禍那麼簡單。我總是在夢中看見一個孩子,梳娃娃頭的女孩,她叫陸小雙。她告訴我說,我已經死瞭。而她,也是因我而死。
陸小雙的話讓我禁不住毛骨悚然,我分明還好好地活著,又怎麼會是死人呢?她讓我親近,也讓我恐懼。我確信我在那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陸小雙,但一看見她的臉,我的心就會隱隱作痛。就好像她是我的至親骨肉,是我走失瞭的姐妹。

簡單地洗漱過後,我又拎著包去瞭那傢孤兒院。那裡是由一傢歷史悠久的慈善堂改造的,收留瞭二十幾個孤兒。
孤兒院的樓房還是八十年代的建築,經過風吹雨打已經殘破不堪。或許是因為濕氣太重,我每次來到這裡都會感到後背一陣陣地發涼,就好像有人在遠遠地盯著我。
到孤兒院時,孩子們正在院子裡做遊戲。看見我推門進來,幾個大孩子歡欣雀躍地跑過來,接過我手中的玩具和食物。小孩子們規規矩矩地站在走廊邊,等待著我把手中的東西挨個兒遞給他們。
這時候,我發現瞭一個站在人群外的小女孩。她怯生生地站著,像是隱在人群中的影子。我招招手,問她:“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孩走過來,想要靠近我卻終究不敢。她站在離我幾米遠的地方,低著頭說,“我,我叫陸小雙。”
我的頭一陣昏眩,這是怎麼回事?這裡竟然真的有一個名叫“陸小雙”的小女孩兒!
我深吸瞭口氣,正準備問陸小雙關於我失憶的事情。但轉念一想,她不過是一個八九歲的孩子,怎麼能夠告訴我十年前這裡到底發生瞭什麼事呢。
就在這時候,孩子們又開始玩兒時“捉迷藏”的遊戲。以前,我總是會加入到孩子們中間,帶著他們一起玩兒,可是今天我卻突然非常害怕玩這個遊戲。
在這傢孤兒院裡有一個恐怖傳說,很多年前,有一個女孩子在玩遊戲時意外死去,後來,孩子們在做遊戲時常常會發現多瞭一個人。更讓人恐怖的是,每一次發現多一個孩子時,孤兒院裡都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鐵門自動開啟,水籠頭一會兒關一會兒開,甚至有孩子掉下樓,幾乎摔死……
雖然,這些意外都沒有給孩子們帶來很大的傷害,但人們依然為此感到恐懼。他們都說,是那個死去的女孩兒回來瞭,是她帶回瞭災難。
我不由胡思亂想起來,難道,那個死去的女孩就是陸小雙嗎?

3
陸小雙生得很瘦小,但她的眼睛又黑又亮。和她對視後,那眼裡的神采居然讓我移不開眼睛。
她安靜地看著我,那雙眸子裡充斥著各種復雜的情感。這根本不像是小孩兒的眼睛!我害怕極瞭,掙紮著想要不去看。可她凝視著我說:“姐姐,你也一起玩兒吧!”
今天,你做“鬼”!陸小雙的語氣斬釘截鐵,不容拒絕。
陸小雙的話音剛落,周圍的環境一下子就變瞭,飛沙走石,滿天塵暴。我被風吹得睜不開眼,隻能夠舉起袖子擋著,直到風塵過去。
不知道過瞭多久,我的耳邊傳來一陣陣嬉笑聲。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一群孩子正在做遊戲。帶領她們的是一個年輕女孩,穿著T恤和牛仔裙,很青春也很活潑。
那女孩轉過頭來,我仔細一看,她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分明就是年齡縮水後的我!
遊戲的畫面像電影鏡頭一樣,一幕幕地從我眼前閃過。我看見少年時代的自己,正在被蒙著眼睛當“鬼”,尋找著躲起來的孩子們。很快的,“我”便從院子裡的各個角落把她們一個一個地找瞭出來。
孤兒院裡的晚餐鈴聲響瞭起來,“我”草草地點瞭下人數就帶著孩子們一起去吃晚餐。直到安置孩子們睡覺時,“我”才赫然發現少瞭一個名叫“陸小雙”的女孩兒。
“我”開始在孤兒院裡四處尋找,直到發現那個破舊的木櫃子……
這時候,我終於想起瞭過去的一切。是的,是我的粗心害死瞭陸小雙。她是孤兒院裡最乖最乖的那個孩子,等不到我來找,便一直等,直到櫃子裡缺氧窒息死去。
我看見少年時的“我”,對著陸小雙的屍體痛哭不已。在院長和義工們的勸慰下,“我”終於擦幹瞭眼淚向門外走去。
沒走多遠,“我”突然停住瞭腳步,就在這時候一輛貨車飛馳而過,撞向瞭“我”……
畫面到此為止。那個木櫃子再一次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伸手去摸,那並不是幻覺。
我打開木櫃子的門,又一次看見瞭那具蜷縮著的小屍體。我看清楚瞭她,她留著娃娃頭,膚色白晰,很是漂亮。十年來,我夢見的那個“陸小雙”,正是她。
突然間,陸小雙睜開眼,微笑著對我說:“姐姐,你是個好心人。我早就已經原諒你瞭……”說著話,她緩緩地站起來,眼睛裡流出兩行淚水,“這些年來,你一直來這裡做義工,難道就沒有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嗎?”
我愣住瞭,緩緩地抬起頭看向四周。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瞭——
孤兒院的院子,樓房,大門都開始慢慢消失,緊接著,那些正在玩“捉迷藏”遊戲的孩子們也一個接一個地消失在空氣裡。
這是怎麼回事?我嚇壞瞭,抱著頭坐在地上,不停地尖叫,那種無法言說的恐懼,幾乎讓我快要窒息。
陸小雙走到我的身邊,牽著我的手說:“姐姐,這些年,我一直都隻能站在你的身邊,看著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直到今天,我才能進入你的空間,讓你知道這一切。”
我終於明白。
陸小雙拉瞭拉我的衣角,示意我蹲下來。她為我擦去瞭眼角的淚水,又親瞭親我的臉,甜甜地說:“你是一個好人,就像天使一樣,我從來沒有恨過你。”
我緊緊地抱著陸小雙,低聲說:“其實,你才是包容我,拯救我的天使啊!”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