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午夜,北風呼嘯。阿哲踏著醉步,哼著小調走在大街上。殘破的街燈被風吹得不住搖晃,發出忽明忽暗慘淡的光芒。突然不知道從哪沖出一個黑影,驚得他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定睛一看,原來是隻黑貓。
阿哲嘴裡詛咒瞭一句,順手撿起一塊石頭,向黑貓砸瞭過去。黑貓吃痛,哀嚎瞭一聲,轉過頭來用它那雙鋥亮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他看。阿哲喝道:“滾……死貓。”說著使勁跺瞭幾下腳,想嚇走它。
那黑貓不但沒被阿哲嚇跑,竟一閃身向他撲來。阿哲大驚狼狽地後退,胳膊差點被黑貓抓到。這時他的酒勁已經醒瞭大半,再看那隻黑貓弓著腰目露兇光,他嚇得撒腿就跑……
一邊跑一邊回頭張望,那黑貓蹲在地上幾乎和黑暗溶為瞭一體,可它那雙妖異眼睛始終死死地盯著阿哲,讓他心驚膽顫。慌不擇路一拐彎,他跑進瞭一條胡同,這條胡同裡又靜又黑,就像是跑進瞭一座墳墓的通道,恐怖的感覺瞬間爬滿瞭他的全身,可是想想身後的黑貓,他隻能硬著頭皮跑瞭進去。
“阿哲……我親愛的阿哲……”一陣淒淒涼涼飄飄忽忽的聲音,被風吹進瞭阿哲的耳朵裡。阿哲頓時停住瞭腳步,嘶聲道:“靈兒……是……你嗎?”然後他緊張地四下張望,臉色蒼白如紙,緊接著他聲音顫顫地說道:“靈兒……你走吧!別……纏著我,回頭我給你燒紙錢,讓你在那頭活得舒舒服服的……”
阿哲正說著隻見一個朦朦朧朧的影子,那個影子迅速地向他飄來。那淒淒冷冷地聲音,更加真切地在耳邊響起:“阿哲,親愛的!我什麼也不要,我隻要你……”
阿哲驚叫一聲,兩腿一癱摔倒在地。
那影子吃吃一笑,撲到他身前幽幽地說:“親愛的阿哲,跟我走吧!我會永遠愛你……”
“別……別……別靠近我……”阿哲緊閉著雙眼,瘋狂地揮舞著自己是手臂。
影子慢慢抬起頭來,那張扭曲變形的臉上愁雲散去,瞬間積滿瞭怨恨,“阿哲……你說過你愛我……可你為什麼要殺瞭我?”幽幽的聲音變得嚴厲。
阿哲沒顧上回答,因為他感覺一滴水滴在瞭他的臉上,他伸手一摸黏糊糊的。緊接著“啪”的一聲,有東西掉在他懷裡,他伸手撿起來看,赫然是顆沾滿鮮血的眼球,他大叫一聲拋開瞭眼球,不自由自主地抬起頭。緊貼著他的鼻子,他看見一張扭曲變形的臉上,一隻眼眶裡沒瞭眼珠正汩汩流著鮮血,另一個眼珠掉到眼眶之外,樣子恐怖之極。嚇得阿哲渾身亂顫,不知道那來的力氣,忽然跳起來,沒命地往胡同外跑去……
“阿哲,不要丟下我呀……我很愛你,你不說你會一生一世陪著我嗎?我好冷的……我要你永遠陪著我……”黑夜的風裡,傳來一陣陣揪心的哭訴聲。
阿哲嚇得連頭也不敢回,隻顧逃命!嘴裡狂喊著,“別纏著我,別纏著我……”跑著跑著眼前的路越來越熟悉,眼看就要到傢瞭。阿哲心理一喜,腳上加快瞭速度。
可是突然間,眼前熟悉的道路不見瞭。四周全是半人高的野草,阿哲惶然失措地停住瞭腳步,隻感覺陰風陣陣,靈兒的咯咯地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阿哲,我們來玩捉迷藏!呵呵……你找到我,我讓你親我。找不到我可要罰你哦。”無際的黑暗中,那冰冰冷冷笑聲像潮水一樣向阿哲襲來。
阿哲想跑,可一個飄忽的影子突然擋住他!那雙流著血失去眼珠的眼眶黑洞洞的呈現在他面前,“阿哲,別走,陪我玩……”
“啊!!”一聲慘叫,阿哲猛然從床上跳起來。
“阿哲,你又做噩夢瞭嗎?”妻子小玫拉開瞭臺燈問道。
臥室裡一亮,阿哲這才從噩夢中完完全全清醒過來,他滿臉是汗不住地直喘著粗氣。
小枚關心地問:“要不要喝點水?”
阿哲氣喘籲籲地沖著妻子點點頭。www.guidaye.com
小玫披上衣服下床去倒水。突然“哇”一聲,小床上傳來女兒的啼哭聲。小玫顧不上去倒水,急忙跑過去抱起啼哭的女兒。

阿哲也聽到瞭女兒的哭聲,他抬頭見女兒的小臉正好沖著他這邊。
在昏暗臺燈下,阿哲見女兒那張小臉像極瞭靈兒的臉,此時她正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哭聲越來越大,可她的眼睛裡卻沒有一滴淚水,嘴角還泛起一絲詭異的微笑。
“啊!鬼……”阿哲失聲大叫,手舞足蹈地把頭埋在被子裡。神經質地喃喃自語:“別纏著我……別纏著我……”
“阿哲,你胡說什麼呀?看你把女兒嚇的……”小玫埋怨地嘟囔,一邊哄著女兒。可是不管她怎麼哄,女兒就是一直啼哭。她無奈隻好把女兒放到他們的大床上。對縮在被子裡的阿哲說:“看看孩子今天是怎麼瞭?”
說也奇怪女兒被小枚一放到大床上突然停止瞭哭聲,而且還爬到瞭被子邊揭開瞭被子,把小臉貼在阿哲的臉上一陣狂啃,弄的阿哲一臉的口水,阿哲又驚又怕想要推開女兒。可他發現女兒的臉湊得他非常近,鼻子正好對鼻子。女兒的一雙眼睛,似笑非笑地盯著他!一眨都不眨!絕對不應該是一個孩子能夠有的眼神。
“啊!鬼……快把她抱走啊,快抱走。”阿哲拼命大叫。由於過度的驚恐他的臉上的肌肉不斷的抽搐。“咯,咯,咯咯……”女兒看見他的樣子不怕、反笑。
“阿哲,你這樣會嚇壞女兒的!”小玫抱起女兒說。“寶寶乖!咱們不理爸爸。”說著,她把孩子抱在懷裡,嘴裡哼著歌來回走著哄她睡覺。女兒的嘴裡不住地發出依依呀呀地聲音,就是不肯閉上眼睛。
阿哲躺在床上,想起今晚的夢境和女兒的異常,他越想越心驚膽戰。索性翻身坐起來,點上一支煙,猛地吸瞭幾口。他發現自己的手還在顫抖,心神依舊無法平復。想著想著思緒仿佛又回到瞭前年夏天的一個午夜。
“砰,砰”一陣砸東西的聲音,並伴隨著一個女孩憤怒的吼叫聲。
“靈兒,別再砸東西瞭!”阿哲急忙阻止她拿起的花瓶。
可是女孩赤紅著雙眼,白皙的臉因為憤怒扭曲變形,眼睛還在尋找著可以砸的東西。
“靈兒,求你別砸瞭,傢裡的東西都被你砸爛瞭。”阿哲又是哄又是求,他不過出去喝瞭一次酒,她就氣成這種樣子。這女人發起瘋來真是不可理喻,阿哲隻好發毒誓保證以後再也不敢出去喝酒瞭。靈兒才算消停下來。阿哲邊收拾屋子邊想這還沒結婚她就這樣鬧騰,這要結婚瞭還得瞭?最好還是借個機會把她甩瞭吧!和這樣的女人結婚,小命不保。
不久機會來瞭,阿哲公司老總的千金看上瞭他。老總就這一個寶貝女兒,隻要他娶瞭老總的女兒,以後整間公司就都是他的瞭,這個誘惑實在太大瞭,所以他隻能狠下心來離開靈兒。為瞭躲開靈兒,他開始不回他們同居的小屋,不接靈兒是電話,打算用冷漠逼她知難而退。
可是靈兒陰魂不散地堵在他公司門口,他還沒張口,靈兒插在腰張口就罵,惹的公司好多人看著他們。阿哲怕老總知道,急忙把她拉回瞭同居的住處。到瞭住處靈兒還在繼續謾罵摔東西。罵得阿哲心煩意亂從酒櫃裡倒瞭一杯烈酒,一仰脖子喝瞭下去。酒勁沖上腦門,讓他好一陣暈眩。忽然,一個暖瓶向他飛來,他眼明手快地躲開後大叫道:“張靈!你瘋瞭,你想謀殺我嗎?”

靈兒不依不饒地罵道:“殺你怎麼樣?誰叫你敢躲著我。這回讓你知道知道姑奶奶是不好惹的。”罵不解恨,她抓起身邊的東西就向他砸去。
阿哲大吼道:“夠瞭,你鬧夠瞭沒有……”說著阿哲低吼一聲,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股邪勁,陡地跳起來,猛地撲向靈兒,狠狠地掐著她的脖子。
“啊!”靈兒的喉嚨裡發出微弱的聲響,他更加用力的掐著她的脖子說:“我讓你罵,我讓你兇……”他瘋狂地用力……用力……直到她停止掙紮,才渾身脫力癱軟在瞭地上。
然而等他回復瞭理智,才發現後果多嚴重,他瘋瞭一樣搖晃著靈兒的屍體,淚流滿面地為她做著人工呼吸。忙乎得滿頭大汗,可靈兒始終一臉青紫已經沒瞭呼吸……
他跌跌撞撞地站起來,嘴裡發出一聲聲無比淒厲的尖叫,完全失去瞭主見,慌忙中他給媽媽打瞭一個電話,很快阿哲的媽媽來瞭,她看見地上的屍體,上去就給瞭阿哲一巴掌,然後說道:“你走,這裡我來處理,記住這事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不管誰問你靈兒去那瞭,你隻說她生氣離傢出走瞭,別的什麼也不要說。”阿哲不知所措的點點頭。
阿哲至今不知道媽媽用什麼辦法處理的屍體,他偷偷問瞭幾次,可是都碰瞭軟釘子。後來偶有朋友打聽靈兒的消息,阿哲隻說她生氣走瞭,沒有人懷疑,因為瞭解靈兒人的都知道她的脾氣古怪,是那種做事不管不顧的人。對於她的突然離傢出走並不覺得奇怪,時間久瞭她也就慢慢被人淡忘瞭。
後來,阿哲順利地娶到瞭老總的女兒,第二年妻子就給他生瞭一個女兒。可是自從這個女兒出生以後傢裡的怪事不斷,他每次抱著女兒的時候,都能感覺到女兒身上有靈兒的影子,有時候是神態,有時候是笑容,甚至於脾氣,小小的嬰兒脾氣就非常大,有一次妻子喂奶的時候他在邊上摟著妻子。沒想到女兒狠狠地咬住妻子的奶頭說什麼也不松口,他放開妻子,去拉她,她又好好的去吸奶,以致夫妻倆都不敢在女兒面前親熱。
隨著女兒一天天長大,阿哲的疑惑越來越重,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覺得女兒身軀裡就是靈兒鬼魂。他忐忑不安地來回走著,焦慮地吸著手裡的煙蒂。突然他猛地站起來悄悄來到妻子身邊,看見妻子摟著女兒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瞭,借著亮光他湊近女兒,一看之下,他驚呆瞭!這孩子越長越像靈兒!
剎那之間,他更加強烈地感覺到恐懼,血一下子沖上瞭腦門。他瘋瞭一樣狠狠地掐住女兒的脖子,妻子被驚醒瞭,她驚叫一聲上來想要推開阿哲,可是就憑她的力氣她根本推不動阿哲,她驚叫變成瞭大哭,沖著他的手腕狠狠地咬瞭下去,阿哲吃痛撒開瞭手,妻子抱著一臉青紫的女兒大聲哭喊著跑出傢門。
這事發生以後,妻子抱著女兒回瞭娘傢,一住就是幾個月。
這一天阿哲突然接到妻子的電話,讓他去看看孩子,語氣焦急。他本來不想去,可轉念一想,畢竟是自己的親骨肉,又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於是他下班後來到瞭妻子娘傢,他剛要敲門,門竟“吱呀”一聲自己開瞭。阿哲走進去叫著妻子的名字,可是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人回答他。
突然“咣當”一聲巨響,他身後的門關死瞭,陽臺的門被風吹的一晃一晃的,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他繼續叫瞭幾聲,屋裡仍是一片寂靜。
忽然從臥室裡傳出一陣“嗚嗚嗚”的低泣聲。他大步走瞭過去,見女兒背對著他手裡正拿著一把剪刀,一下一下剪著什麼,阿哲急忙跑過去看,隻見女兒拿著他和她妻子的一疊照片在剪,照片已經被剪碎瞭大半,碎片散落瞭一地。
“你……你幹什麼?”阿哲仿佛瞬間掉進瞭地獄,渾身冰冷。
女兒抬起頭沖著他詭異地“咯……咯……咯……咯。……”笑瞭起來,那聲音像極瞭靈兒,突然她舉起剪刀毫不留情地向他刺過來,嘴裡邊笑邊說:“阿哲,我要和你永遠在一起!”阿哲大驚急忙後退,突然被身後的東西絆倒,他回頭一看竟然是妻子,她滿身是血,臉色鐵青似乎已經死去多時瞭。
阿哲抱著妻子的身體痛苦的哀嚎一聲,然後放開妻子。猛地抱起獰笑的女兒沖出瞭陽臺,他的身體從七樓的陽臺重重地摔在瞭地上,渾身不住地抽動,嘴裡咕咕地流出瞭鮮血,朦朧中他看見靈兒的影子飄在他的眼前,歡呼道:“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瞭……”
阿哲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大叫一聲:“不……”可他耳邊響起靈兒冷冰冰的聲音:“做鬼我也會永遠纏著你……哈哈……”
阿哲突然睜大眼睛,雙手成爪去抓那飄忽不定的影子,可是他的視線越來越弱,直到沒瞭氣息……
【編者按】一個荒誕詭異的恐怖故事,阿哲為瞭榮華富貴殺掉瞭自己的戀人,被阿哲殺掉的戀人化作阿哲的女兒來對他進行報復。作者筆力雄健,將故事講述得驚悚又不失精彩,這篇小說雖然講的是個荒誕的故事,卻揭示瞭人生的哲理:惡有惡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