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在一座古老的小城裡,有一條長長的步行街。每逢周末都會有很多小商販會拿著琳瑯滿目的商品來這條街上兜售,這些商品從洗漱用品到手機外殼再到玩具掛件,一應俱全。買的賣的好不熱鬧,劉強最喜歡來這裡閑逛。
今日又逢周末,劉強閑步來到這條街上。這裡看看那裡瞅瞅,突然他瞧見一個小攤上擺著個樣子古怪的東西,攤主介紹說:“這是陰陽手機。”
劉強聽瞭驚異,仔細看這東西的摸樣,土灰色的外殼上鑲著一個呲牙咧嘴的骷髏,樣子猙獰恐怖。翻過來看後蓋是死的,沒有放電池的地方。要說它他是手機,還不如說它是人嚇唬人的玩具。
攤主殷勤地指著手機神神秘秘的說:“你隻要肯拿人的血去喂這個骷髏頭,就可以和你死去的親人通話,但千萬要記住用別人的血。”攤主說完詭異的一笑。
“能和死去的親人通話。”劉強被這句話深深吸引。如果是真的,他就可以和死去的妻子說話瞭對嗎?可他付瞭錢拿著手機往回走的時候,心裡自嘲,哪會有這麼神奇的東西?隻不過是個忽悠人的玩具罷瞭。但是又一想如果攤主不是在忽悠他,他真能用這東西聯系上死去的妻子該多好呀!他好想妻子,所以他決定試一試。
他拿著這東西回到傢,心裡琢磨怎麼才能弄到別人的血。要說這血多的地方應該是醫院的血庫瞭,可是又怎麼才能混進醫院那?苦想瞭半天,他想隻能做病人住進醫院瞭。想讓自己生病很容易,他先洗瞭一個冷水澡,然後去天臺吹冷風,到瞭夜裡他就如願地發起瞭高燒,他打瞭急救電話,救護車很快就趕到瞭。
住進瞭醫院,醫生給他打上瞭吊瓶,他趁半夜值班醫生和護士都打瞌睡的時候,溜進瞭血庫。拿起一袋血慢慢地倒進手機外殼的骷髏頭上的嘴裡。就在這時骷髏頭起瞭變化,骷髏頭上的眼睛變得血紅,並且發出妖異的光芒。
鈴鈴鈴……突然間手機響起瞭鈴聲,這鈴聲在空曠的屋子裡顯得特別刺耳。劉強被這個聲音嚇瞭一跳,急忙接起瞭電話,放在瞭耳邊。
“強!是你嗎?”妻子幽幽的聲音在手機裡傳來。
聽到妻子的聲音劉強的心裡無比的震撼,結結巴巴回答道:“是……是我,老婆……是你嗎?”
妻子的聲音在手機裡冰冷的傳來:“強!我恨,我恨撞死我的那個司機……”妻子的話戛然而止,他從心底生出一絲不舍,急忙把手機拿到眼前發現骷髏頭的眼睛又變回的原來的顏色,他想再拿一袋血喂骷髏頭,可就在這時遠處傳來瞭腳步聲,他急忙一閃身出瞭血庫,偷偷地回到瞭病房。
回到病房後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沒想到這部手機真的能聯系到陰間的妻子,這簡直太神奇瞭。
為瞭能讓自己不至於那麼快好,他又跑到天臺去吹風,到瞭第二天果然昏昏沉沉高燒不退。
到瞭晚上,他又偷偷地進瞭血庫,用血去喂手機上的骷髏頭,這一次他一連喂瞭兩袋血,這一次骷髏頭的眼睛變得更紅瞭,簡直像是能滴出血來一樣。然後手機裡響起瞭鈴聲……
妻子的聲音在手機裡傳來:“老公我想你,我好想你……”

劉強的眼圈紅瞭,他哽咽地說:“老婆我也想你,你知道沒有瞭你我的生活變得多糟嗎?”
電話那頭傳出瞭妻子www.guidaye.com哭泣的聲音。
劉強的感覺心都碎瞭……
突然間妻子停住哭,咬牙切齒地說:“都是那個該死的司機,要不是他咱們怎麼會陰陽相隔?”
劉強想勸妻子幾句,可話還沒有說出嘴,電話那邊又沒瞭聲音。
劉強嘆瞭一口氣,垂頭喪氣地走出瞭血庫。
第二天,醫院裡傳聞血庫裡丟失瞭血,還有病人說經過血庫的時候聽見裡面隱隱約約傳出滲人的哭聲,都偷偷在傳醫院裡面鬧鬼。劉強心裡明白這都是自己鬧得鬼,這樣一來血庫是再也進不去瞭,好幾把鎖頭鎖門不說,還有專人把門,劉強隻好整夜徘徊在醫院裡等待機會。
一天半夜一位車禍的重傷員被送進瞭醫院,經過醫生全力搶救,命算是保住瞭,人依舊昏迷未醒,孤零零的躺在加護病房裡。趁醫生瞌睡的時候,劉強偷偷的溜瞭進去,他的心裡其實強烈的鬥爭著,最後還是對妻子的思念,占瞭理智的上風,走進那位病人,把他傷口的紗佈打開,讓骷髏頭的嘴湊近他的傷口。
劉強隻見瞭大口的吞咽聲,他感覺到瞭不妙,想要拿開骷髏頭的時候,卻發現怎麼拽也拽不下來,眼看著那人血被骷髏頭吸幹幹凈凈。鈴聲響起……劉強急忙拿起骷髏頭跌跌撞撞地跑到瞭天臺,他想把這鬼東西仍掉,可這時候她看見妻子淡淡的影子從手機裡飄瞭出來,妻子幽怨地說:“老公!你真的狠心要扔瞭我嗎?”
劉強激動地撲過去想抱住妻子,卻發現自己的手臂穿過妻子的身體,他伸著手愣住瞭。
妻子眼淚旺旺地說:“老公,我隻是個鬼魂,你怎麼能抱住我?如果你真的愛我,想讓我變成實體。就讓我喝更多人的血……”話還沒說完,妻子突然間消失瞭,手機暗淡無光地躺在地上。
劉強一個箭步撲過去抓起手機,他想把手機扔掉。可是他的耳朵裡腦海裡徘徊著妻子的聲音,老公不要……老公不要……
劉強激動地用雙手捂住耳朵,嗚嗚地痛哭起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樓下傳來警車的鳴叫聲……安靜的醫院一下子變得沸騰起來。醫院的門口圍著裡三層外三層的人,他們都在談論著重傷的病人為什麼會一夜之間變成幹屍?
劉強急忙擦汗眼淚,他不能露出破綻,如果有人懷疑是他的話,他就再也聽不見妻子的聲音瞭。他愛憐的撫摸著骷髏頭,仿佛是在撫摸著妻子的臉,喃喃地說:“我怎麼舍得聽不見你的聲音,看不見你的人?”

屍體被警察拉走後,醫院從新變得安靜。自那天以後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都很緊張,夜間值班的醫生也不敢松懈。劉強沒敢去血庫,他在尋找著機會。
幾天後他的機會來瞭,一個行人被車撞傷瞭臉,在他身上沒找任何證件,所以無法通知他的傢人,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劉強偷偷的來到這人的病房,拿出手機對著他的傷口。那人甚至都沒有時間呻吟就被骷髏頭吸幹瞭血。
鈴聲響起——骷髏頭發出炫目血光,劉強快步跑上瞭天臺,妻子已經站在天臺的空地上。
妻子樣子變得更加清晰,她含情脈脈地看著劉強說:“老公,謝謝你沒有拋棄我……”
劉強的眼裡充滿著悲哀說:“老婆!我們不能這樣自私,我不想再殺人瞭……”
妻子本來高興的神情馬上便的愁悶瞭,她幽幽地說:“你說你永遠不會拋棄我……難道你是在騙我”
劉強痛苦的用手抱著頭蹲在瞭地上,妻子嘆瞭一口氣消失瞭。
醫院裡又出現瞭幹屍,這事變得復雜瞭,警察查得比上一次細瞭很多,當一個警察問到劉強的時候,他的眼神變得閃爍,心跳加快,緊張的差點所出真相,可想起妻子的嘆息聲,他最終忍住瞭。
劉強在強烈地自責中出瞭院,回傢後,他把手機埋在院子裡的空地上。有一天他睡到半夜,突然聽見院子裡有響動,他起身,拿著手電來到院子裡,驚奇的發現一隻貓死在瞭院子裡,顯然是貓聞見瞭血腥味,用爪子扒出瞭骷髏頭,因此送瞭命。
劉強心想這鬼東西不能留瞭,他開著車來到大橋上,站在橋頂他把手機隨便一仍。隻聽見一聲驚叫,手機竟然不偏不正砸到瞭一個人的脖子動脈上。手機在片刻間把那人吸成瞭幹屍,劉強嚇的一屁股坐在瞭地上。
妻子雙眼通紅的站在瞭他的面前說:“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拋棄我?”說完妻子的十根手指突然長出很長通紅指甲,她陰沉著臉向劉強撲瞭過來……
陽光就在這一刻升起,談談的發出柔和的光芒,妻子在陽光的照射下化成一縷青煙消失瞭。劉強深吸瞭一口氣,把手機撿起來放在胸口,輕輕撫摸著骷髏頭。眼淚無聲無息地流瞭下來,他知道妻子死的不甘心,但是有些事情一旦發生,就像急速運轉的命運之輪,再無法扭轉,特別是死亡。
劉強猶豫著是留著恐怖的手機還是毀掉?難道要這樣一直殺人,用多人的血來滋養妻子,來達到留住她的目的嗎?
記得他們初戀的時候,妻子問他說:“強,你會一輩子不離不棄的愛我嗎?
劉強毫不猶豫地說:“會,我會用一輩子,甚至下輩子的時間來愛你。”
就是這樣的一句承諾,卻難以實現,劉強的眼裡充滿淚水。最終他拿起一塊大石頭,狠狠地向手機砸去,一下……兩下……每一下都仿佛砸在他的心上……
手機在石塊下發出吱吱的刺耳的聲音後流出瞭很多黑血……
劉強回到瞭住處,心情非常沮喪,他虛脫一樣躺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瞭,夢裡他夢見骷髏頭猛地咬住瞭他的脖頸,他的血瞬間被吸光瞭,他機靈一下驚醒過來……
他感覺渾身粘糊糊的都是汗,他轉頭去取床頭櫃上的紙巾擦汗,卻突然發現那部手機完整無缺地放在床頭櫃上,散發著耀眼地血光……
【編者按】詭異恐怖的故事,劉強買瞭一部需要吸別人的血才能與死去的妻子相見的陰陽手機,為瞭能夠見到日夜思念的妻子,劉強裝病住進瞭醫院,開始在血庫裡偷血漿和妻子說話,後來吸食病人的血和妻子見面……在良心和道義,在親情和妻子的雙重矛盾下,劉強決定不再害人,準備砸爛手機,不想夜裡發現那部手機完整無缺地放在床頭櫃上,散發著耀眼地血光……小說想象豐富,情節跌宕曲折,恐怖之餘揭示深邃的哲理。薦讀。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