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時間租給死人

內容目錄

於倩進瞭一間破爛不堪的老店,店的墻上掛著一面鏡子,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太坐在櫃臺前。“隻要把我時間租出去,就能得到一大筆錢,對嗎?”於倩忐忑不安的問。老太婆重重地點瞭點頭:“你知道你的時間租給什麼人嗎?”“死人。”“知道就好,這些錢歸你瞭。”於倩從老太婆手裡接過錢,繼續問道:“把時間租給死人,不會出什麼事吧?“當然不會,除非……”老太婆指瞭指墻上的那面鏡子,“除非這面鏡子自己碎瞭。”鏡子怎麼會自己碎瞭呢?看來真的不會出什麼事。於倩拿著錢,安心地離開瞭。老太婆緩緩地從櫃臺後走出來,走到鏡子前,輕身說道:“何靜,她的時間是你的瞭。”突然,鏡子裡出現瞭一張蒼白的沒有血色的女人臉。那女人陰笑瞭幾聲鏡子就啪的一聲——碎瞭。於倩從店裡出來,越想越不對勁。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隻要把時間租給別人,就能得到這麼多錢?而且於倩忘瞭問:如果鏡子真的自己碎瞭,會出什麼事?於倩急忙轉身,想把錢退回店裡,可當她完全轉過身來時,卻被眼前的情景驚呆瞭。剛才的老店不見瞭,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墳,墳前的墓碑上寫著四個大字:何靜之墓。墓碑前散落著鏡子的碎片,碎片上還沾有斑斑血跡——鏡子真的碎瞭。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於倩在洗手間的鏡子前補妝時,突然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感覺有一股陰冷的寒氣正向她逼近,她猛然轉身,發現背後站著一個面色蒼白的白衣女人。於倩驚恐地問:“你是誰?”白衣女人沒有回答。“你……你要幹什麼?”白衣女人依舊沒有回答,隻是如幽靈般緩緩地飄到鏡子前。於倩發現,鏡子裡隻有她一個人,沒有那個白衣女人的身影。“你……你不是人。”於倩說。“你怎麼知道的?”白衣女人死死地盯著於倩,似乎要用眼神殺死她。於倩本能地往後退瞭一大步,她發現白衣女人的衣服已經被鮮血侵濕,白衣女人的身上佈滿瞭屍斑——她真的不是人!“我們還會見面的……”白衣女人說完,就爬進鏡子裡,鏡子啪的一聲——碎瞭。鏡片散落滿地,鏡片上沾滿瞭血。於倩愣瞭足有一分鐘,才發出一聲尖叫,以最快的速度,沖出瞭洗手間。
晚上,於倩坐在寫字臺前寫日記。吱的一聲,仿佛是臥室門開的聲音。又回頭繼續寫日記,卻發現日記本上多瞭一行陌生的字:你的死期快到瞭。這行字是誰寫的?於倩感覺有人輕拍瞭一下她的肩膀,她立刻扭頭看向背後,沒有人。可是她身上竟多瞭一件帶血的白衣。這不是在洗手間裡遇到的那個白衣女人的衣服嗎?怎麼會披在自己身上?於倩又看瞭一眼臥室的門。門開瞭。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於倩看瞭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好友陌顏打來的。“小倩,我在天堂陵園買瞭套房子,你有空過來看看吧。”“好的,我明天就去你那裡。”掛瞭電話,於倩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到底哪裡不對勁,她一時也說不出來。第二天,於倩準備打車去天堂陵園,卻發現小區門口停著一輛豪華大巴,大巴的車窗上寫著“天堂陵園專用車”。看來這車一定是去天堂陵園的,於倩站在人群中排隊,準備一會兒上車。“小姐,你也是去天堂陵園的嗎?”站在車門口的一個服務員攔住瞭於倩,驚呀地問道。“是啊,有什麼事嗎?”“沒……沒事。”服務員給於倩做瞭一個請上車的手勢,就轉身離開瞭。
於倩坐上車時才發現,車上幾乎全都是老人,而且他們都穿著白衣,表情嚴肅,好像不是去看新房子,而是去參加葬禮。於倩還發現,剛才攔住她的那個服務員正用一種憂傷的眼神望著她,那是一種怎樣的憂傷?大巴行瞭一個多小時後,在一個荒涼的郊外停瞭下來。“天堂陵園到瞭,請大傢下車。”服務員對車上的人說。於倩跟著眾人下瞭車,這才發現天堂陵園不是居民區,而是公墓。服務員領著眾人進瞭公墓,於倩則撇開眾人,獨自一人朝天堂陵園旁的樹林走去。一走進樹林,於倩就感覺有一股陰冷的寒氣迎面襲來,越往樹林裡走,寒氣就越重。於倩走到一座墳前,感覺這座墳的寒氣最重。於倩俯下身子,看瞭看墓碑:何靜之墓。墓碑上有一段碑文:你就住在我對面。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於倩好奇地朝對面望去。於倩驚呆瞭!對面竟多出瞭一座墳!剛才她走過來時,對面並沒有墳。於倩走到那座墳前,仔細看瞭一下墓碑:於倩之墓。

這是誰幹的?於倩又沒死,為什麼要給她立墳?突然,一陣陰風刮起,何靜的墓裡傳來一個女人陰森的聲音:“於倩,拿命來……”於倩先是一愣,然後驚恐地尖叫瞭一聲,朝樹林外跑去。因為跑的太快,沒註意到腳下,於倩被一個小土包絆倒瞭。她慌忙起身,正準備繼續跑,卻發現剛才絆倒她的那個土包原來是座墳。誰的墳?為什麼要立在路中央?於倩好奇地走到墳前,看瞭看墓碑:陌顏之墓。墓碑上同樣有一段碑文:小倩,我的新房子好看嗎?於倩這才想起來,昨晚她掛瞭陌顏的電話時,是哪裡不對勁瞭。陌顏早在三天前就出車禍死瞭。於倩慌張地跑出樹林,上瞭大巴。車上除瞭司機和那個服務員外,其他人都不在,而此時大巴已經發動瞭。“其他人哪兒去瞭?”於倩問服務員。服務員說:“他們都不走瞭,這裡是他們的傢。”於倩望向車窗外,看到一大幫身著白衣的老人正站在天堂陵園門口朝她揮手。於倩還看到,那天在洗手間裡遇到的白衣女人也在人群中,白衣女人似乎在對於倩說些什麼,從她的口型上於倩可以猜測出白衣女人說的話:我們還會見面的……(鬼大爺:http://www.guidaye.com/轉載請保留!)
早上,於倩從居民樓裡出來。突然,一顆血紅色的糖果從樓頂上掉下來,砸在瞭於倩的頭上,於倩撿起那顆糖果,發現糖果上印有一排字:我們又見面瞭。“我們又見面瞭”是什麼意思?於倩好奇地望向樓頂,發現樓頂上站著一個白衣女人,白衣女人沖於倩笑瞭笑,縱身一躍,身體在空中畫瞭一個完美的弧形……白衣女人死瞭。她的屍體就躺在於倩身邊,她的眼睛睜大到誇張的程度,嘴角卻露出一絲詭異的笑。突然,有個血紅色的東西從白衣女人的手裡滾出來:是顆糖果。於倩撿起那顆糖果,發現糖紙上也印有一排字:下一個就是你。於倩不解地望向樓頂,樓頂上還站著一個人。於倩慌忙地爬上樓頂,卻空無一人。於倩站在白衣女人剛才跳下去的地方,朝樓下望瞭一眼頓時驚出一身冷汗——白衣女人的屍體不見瞭。地上隻有一攤血水,血水有規律地匯集在一起,形成一個血字:死於倩感覺有人在背後推她,她猛然轉身,發現剛才墜樓的那個白衣女人正站在她背後,白衣女人雙手向前伸展,正準備把於倩從樓頂上推下去。
“你為什麼總纏著我不放?”於倩憤怒地質問白衣女人。“隻有你死瞭,我才能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於倩繼續問道。白衣女人沒有回答,隻是走到剛才跳樓的地方,縱身一躍,又跳下去瞭。於倩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鬧鈴吵醒,她打開手機一看竟然是午夜12點。怎麼會這樣?她明明記得把手機鬧鐘定在早上6點,怎麼會在午夜12點響起?突然,手機鈴聲再一次響起——是條彩信。彩信上有兩張相片,第一張是一幅古樸優雅的別墅鳥瞰圖,第二張是去別墅的地圖,地圖下面還附有一句話:要想活命,就來這裡。是誰發的彩信?於倩看瞭一下來電顯示,竟然是個空號。第二天天一亮,於倩就打車去瞭那棟別墅。別墅的庭院打掃得幹幹凈凈,隻是別墅的大門上卻掛瞭兩個白色的燈籠,每個燈籠上都寫著一個黑色的“奠”字。“請問有人在嗎?”於倩朝別墅裡大喊瞭一聲。沒有人回答,隻是大門吱的一聲自動開瞭。於倩進瞭庭院,隻聽哐當一聲,大門又自己關上瞭,於倩用力拉瞭一下大門,門被反鎖。“你剛才看見瞭嗎?有個小姑娘竟一個人進瞭那棟別墅。”一個中年婦女指著別墅,對另一個婦女說。“她怎麼能一個人進去呢?難道她不想活瞭?”另一個婦女說。

於倩進瞭別墅大廳,立即被眼前的情景驚呆瞭——大廳裡一片狼藉,地板上積瞭厚厚一層灰,墻角佈滿瞭蜘蛛網。這棟別墅似乎很久沒有人住過瞭,可庭院卻打掃得很幹凈,而且大門上掛著的那兩個白燈籠是新的,這些都說明,應該有人住在這裡。“有人在嗎?”於倩又喊瞭一聲。依舊沒有人回答,隻有滴水聲從衛生間裡傳來。於倩走進衛生間,浴缸裡放滿瞭水,水還是溫的,毛巾也是濕的——剛才有人來過,這裡確實有人住。“有人在嗎?”於倩再一次喊瞭聲。“有。”一個陰森的聲音從於倩背後傳來,於倩猛然轉身,發現背後沒有人,隻有一面鏡子。於倩仔細端詳著那面鏡子,越看越覺得驚心動魄。忽然,於倩從鏡子裡看到鏡子對面的墻上有張面目猙獰的女人臉,那女人正朝著她笑。於倩轉過頭,臉色大變,墻上沒有女人臉,隻有一攤血跡。於倩又把頭扭回來,望向那面鏡子,她抑然發現,鏡子上竟多瞭一排血字:你的死期到瞭。於倩驚恐地尖叫瞭一聲,飛速地跑出瞭衛生間。在她離開的剎那,鏡子啪的一聲——碎瞭。於倩回到大廳,發現大廳的一個房間裡隱隱有燭光閃爍。
大白天的,為什麼要點蠟燭?於倩好奇地進瞭那個房間。房間裡放著一個雕飾很精美的生日蛋糕,蛋糕上燃著五顏六色的生日蠟燭。於倩數瞭數蠟燭,總共18根。於倩忽然想起來,今天是她18歲的生日。於倩走到蛋糕前,正想吃,卻發現蛋糕上印有四個血色的大字:劫日快樂。突然,一陣淒美憂鬱的鋼琴聲響起。於倩循著琴聲,上瞭二樓,當她走進那間琴房時,琴聲就停止瞭。琴房裡沒有人,隻是白色的墻上多出瞭幾行字:於倩,你喜歡鋼琴嗎?我不喜歡,因為琴鍵會流血。於倩走到鋼琴前,發現黑白相間的琴鍵上並沒有血跡。“琴鍵會流血”是什麼意思?於倩輕敲瞭一下琴鍵,有一滴血從琴鍵流出。琴鍵真的會流血!可是這血是從哪兒來的?於倩突然感覺胸口生疼,她低頭一看,發現胸口上竟插著一把水果刀,血沿著刀刃滴落在琴鍵上。於倩突然響起生日蛋糕上的那四個血字:劫日快樂。今天,果然是她的劫日。
兩條白影如幽靈般飄到於倩的屍體旁。“何靜,她死瞭嗎?”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婆問身旁的白衣女人。“死瞭。”“她的陽壽是你的瞭,你現在可以還陽瞭。”老太婆說。白衣女人輕笑瞭一聲,就消失瞭。老太婆看瞭一眼於倩的屍體,嘴角露出詭異的笑。一間破爛不堪的老店裡,一條白影飄浮在空中,顯出極不耐煩的樣子。“我要租活人的時間,這些錢夠不夠?”白影扔給老太婆五六打百元大鈔。“夠瞭,夠瞭。”老太婆喜逐顏開地把錢放進櫃臺裡,輕聲說道:“你先到鏡子裡等著,等有人來出租時間,我就叫你。”這時,一個清秀的女孩走瞭進來,說明來意。老太婆冷冷地問:“你知道你的時間租給什麼人嗎?”“知道,是……死人。”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女孩怯生生地回答。“知道就好,這些錢歸你瞭。”老太婆遞給女孩一打百元大鈔。“把時間租給死人,不會出什麼事吧?”女孩怯生生地問道。“當然不會,除非……”老太婆指瞭指墻上的鏡子,“除非這面鏡子自己碎瞭。”“如果鏡子真的碎瞭,會出什麼事?”“如果鏡子真的碎瞭,那租你時間的死人就會活過來把你折磨死然後續用你的陽壽代替你活在人間”女孩離開後,老太婆走到鏡子前輕道:“於倩,她的時間是你的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