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這天早上,甫月平剛到廠裡,傳達室值班的阿金就迎上來,說昨夜有人在傳達室外喊:“請做十個課桌。”當時,他不敢自作主張,撥瞭個電話給業務部的負責人。電話沒打通,他再出來一看,卻並沒有見到來人。
甫月平聽瞭,並沒有當回事。他在縣城開辦的這個傢具廠,主打產品是高檔傢具,課桌之類不屬業務范圍。何況訂單多,生意忙,也沒功夫做零碎活。
甫月平剛走進辦公室,發現地上扔著一張紙,像是廁所裡的廁紙。是誰把這紙扔在他辦公室瞭?他一邊生氣,一邊撿瞭起來,正想卷成團扔進紙簍,忽然發現上面寫著什麼,仔細一看:“請做十個課桌。”他一驚,心頭掠過一絲莫名的不安。看那字,似乎是鉛筆寫的。這會是誰呢?
甫月平想到瞭阿金剛才說的事,難道這是巧合?
一天很快過去,天黑瞭下來,甫月平還有一些事要處理,就留在辦公室。十一點左右,他正準備回傢,傳達室另一班的小秦打來電話,說外面有人在問,做不做課桌?甫月平又是一驚,立即跑到傳達室,隻聽小秦說,那個人是在傳達室窗口外說話的,當他打開窗子時,卻並沒有發現任何人。
“是個什麼聲音?年長的還是年輕的?”甫月平問。
小秦搔瞭搔腦袋,遲疑地說:“好像是個男人,聽不出年齡。”
阿金昨夜聽到瞭有人的喊叫聲,今夜小秦也聽到瞭,他們兩個人不會都出現錯覺吧?更何況在他辦公室裡,出現過一張來歷不明的紙,所有這一切,都圍繞著一個意思:做課桌。
究竟是哪個學校要做課桌?甫月平感到疑惑的是,如果真有學校要做課桌,為什麼不白天派人來跟廠裡聯系呢?甫月平想不通,幹脆不去想瞭。他叮囑小秦,以後夜裡聽到這種喊叫,不要理睬。
說完,甫月平開著車回傢去瞭。到瞭傢門口,他正要下車,忽然發現副駕駛座上放著一張紙,跟丟在他辦公室裡的紙一模一樣。他嚇瞭一跳,推瞭推車窗,車窗一路來都是關閉的,紙是什麼時候被塞進來的?他小心地拿起紙,上面還是寫著:“請做十個課桌。”
正在此時,手機響瞭,是小秦打來的。小秦的聲音充滿瞭慌張:“老板,那個……那個人又來瞭,在外面咕噥著呢,問我們做不做課桌?”

“那你快到外面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人。”
“我出去看過瞭,沒有人。但是我一進來,那人就又開始咕噥瞭……”小秦的喘息聲清楚地傳過來。
甫月平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在他愣怔間,小秦在那邊卻急瞭:“老板,怎麼辦?”
“這樣吧,你跑出去對外面喊一聲,說我們不做課桌。”掛斷電話,甫月平的腦子裡嗡嗡響。他決定,明夜自己在傳達室待著,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
第二天夜晚來臨,甫月平就早早在傳達室等著。可是一直到十一點多,沒有任何動靜。他想回辦公室去收拾一下,然後回傢。就在他站起來時,忽聽外面有人咳嗽瞭一聲,隨即一個說話聲響起來:“為什麼不做課桌?”那個聲音嘟嘟囔囔,像是在自言自語。(鬼大爺:http://www.guidaye.com/轉載請保留!)
甫月平連忙側耳靜聽,隻聽那人又在說:“十個課桌,不多不少。你明明答應瞭的……”那個聲音從南說到北,又從北說到南,總在傳達室外徘徊。甫月平拉開門跑出去,淡淡的月光下,外邊一片寂靜。
一陣冷風吹來,甫月平打瞭個冷噤,他有點生氣,扯開嗓子叫起來:“你到底是誰呀?如果你真想叫我做課桌,那你就出來呀,好好告訴我,你要做什麼樣的?”
喊瞭一會,四下無聲。甫月平忽然覺得自己可笑。他嘆瞭口氣,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可是一進辦公室,卻赫然發現,地板上扔著一張紙,跟上次的那種一樣,很粗糙。甫月平撿起來一看,隻見上面畫著一個圖形,看上去像是一個課桌,隻不過其中的一條腿不是“長”在桌肚下,而是“傍”在桌背部。而且那條桌腿也不是標準的腿,像是一截竹桿。

甫月平有點發愣瞭,他恍惚記得,曾在什麼地方見過這種桌子。他極力搜索記憶的倉庫,突然間,腦子裡劃開一道閃電,他終於想起來瞭!難道,十年過去,這種桌子還在那裡嗎?而那個口口聲聲要他做課桌的人,究竟是誰?
甫月平的心裡充滿恐懼,也有說不出的慚愧。他記起來,十年前,他在一個山溝小學裡,看到這樣的破課桌時,曾嘆息著說過一句話:“要是我能辦成傢具廠就好瞭,一定幫你們做一批課桌來。”
當時,他隻是自言自語,沒想到給一個男孩聽到瞭,他在後面高興地說:“我們有六個課桌,還少四個,叔叔能幫我們做四個嗎?”
“你們那六個書桌都破掉瞭,我要能做,就給你們做十個來……”當時,他隨意而說,說過後也沒放在心上瞭。現在才想起來,那時的話,應該算是一種承諾瞭。
可是這樣一想,甫月平更不安瞭。那個聲音不是說:“十個書桌,你答應瞭的……”這樣看來,這個人肯定就是那所小學的人,難道是老師嗎?可那紙上的圖形,不像一個大人所畫,筆調十分稚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甫月平隱隱地意識到,那所小學裡,肯定發生瞭某種變故瞭。他決定,要去那個山溝一趟,看一看那個學校。
第二天一早,甫月平就出發瞭。那個山溝小學就在本縣,卻跟縣城相隔很遠。甫月平開車去的,半路卻被擋住瞭,這才想起來,十天前本縣發生過水災,進山溝的路都被沖垮瞭。他隻好棄車步行,咬著牙走瞭一天,才進瞭那個山溝。
結果,他看到的,正是他所擔心的——山溝小學被洪水沖毀瞭。
一群孩子坐在洪水退去的校址前發呆。甫月平經過打聽才知道,這所學校惟一的老師顧老師,為瞭搶救被洪水沖走的課桌,不幸遇難瞭。而這個顧老師,正是十年前聽到甫月平的話,向他提出做四個課桌的那名男孩。當年他10歲,高中畢業後,他就回到這個學校,接瞭前任老師的班。如今,他犧牲,是為瞭搶救那些漂走的課桌而犧牲的……
甫月平的眼淚洶湧而出,他帶著那張紙,把它攤開來,問孩子們是否認得。孩子們一齊哭起來,說那就是他們的課桌,現在都不見瞭。甫月平知道,為什麼男孩成瞭顧老師,還會畫這樣一個圖形給他,因為那是他們倆當年的約定。
顧老師並不是向甫月平來討債的,而是因為,小學裡連破課桌也沒瞭,他放不下孩子,不得不以這樣的方式,來提醒甫月平。
甫月平抹瞭抹眼淚,回到廠裡後,親自做起瞭課桌……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