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內容目錄

Spread the love

姐姐走瞭。
她的屍體是在某個很普通的星期三的早晨被叫她起床的媽媽發現的。那天,媽媽的尖叫聲驚動瞭所有鄰裡。姐姐的死因聽說是什麼急性肝炎,這個名稱對我來說十分陌生,我對它的惟一認識就是它帶走瞭我惟一的姐姐,那個總是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傻姐姐。
在姐姐的葬禮上,媽媽哭得昏倒瞭三次:老爸雖然沒哭,但是他的表情就像生吞瞭一堆蝸牛一般扭曲。當時我的臉上也帶著兩道淚痕,但是說來也怪,我內心卻沒有想象中那麼難過,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姐姐還在我身後扮著鬼臉。
這種感覺一開始還可以輕松以對,不過日子一久,我便漸漸發現事情有些不大對勁兒。我們傢的三樓一直隻有姐姐一個人住,因此姐姐離開之後三樓就一直是空著的。雖說是空的,但我總是在凌晨一兩點時聽到樓上傳出陣陣水聲,姐姐生前經常在那個時間洗澡。
我開始覺得害怕,畢竟人鬼殊途。我告訴媽媽這件事情,並帶著媽媽一同上三樓的洗澡間一探究竟。但是上去之後發現,三樓地板整個都是幹的,蓮蓬頭沒有一絲開過的痕跡。媽媽告訴我那是隔壁鄰居晚上洗澡的聲音,並要我別再胡思亂想。

我怎麼可能不胡思亂想?我可是清清楚楚地聽到瞭那個水聲!但是無論我怎麼解釋,爸爸媽媽依舊不相信。我估計他們也害怕,隻是故意忽視罷瞭。
那晚,我怎麼也睡不著覺,於是登錄瞭久違的MSN,想要找隻夜貓來個徹夜長談。但是就在我一登錄後,一個離線訊息立刻蹦瞭出來,是“橘子”發的,而那是姐姐的賬號。
我戰戰兢兢地看瞭一下信息的發送時間,那是在我登錄的前10分鐘發出的——這真的很恐怖。
我曾聽別人說過,人在極端恐懼下會五感全開,但我從沒想過這個傳說會在這種情況下被證實,因為我清楚地聽到瞭從三樓傳來的姐姐那臺老是嗡嗡作響的計算機聲。我的恐懼一下竄到瞭最高點,但是我還是強忍著恐懼,朝姐姐的賬號敲字。
鴨血:姐,你在嗎?www.guidaye.com
我拼命地朝上天祈禱不要有回應,不過,才過瞭兩秒我的祈禱就宣佈失敗。
橘子:在啊,這麼晚瞭你怎麼還不睡覺?
我感到我的手心已經全部都是汗瞭。
鴨血:姐,你在哪兒?
橘子:你和爸媽跑到哪兒去瞭?我都找不到你們……
鴨血:什麼我們跑哪兒瞭?是你死瞭!
接下來傳過來的是一整排的驚嘆號,看得出來她對這個事實有點兒不能接受。不愧是永遠在狀況外的姐姐,連自己死瞭都不知道……
大概又過瞭10分鐘,她才又打字過來。
橘子:原來我死瞭啊……
鴨血:嗯。
橘子:難怪我總覺得怪怪的,還覺得你們怎麼突然不見瞭……
鴨血:……
橘子:還丟下我一個人跟一群莫名其妙的大叔老伯一起住!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