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見鬼

內容目錄

Spread the love

他一個人在墓園裡走動。
周圍是黑漆漆的夜。當然還有一座座陰森的嚇人的墓碑。
冷風不早不晚的吹瞭過來,隱隱約約還傳來幾聲低沉嘶啞的鳥鳴。
他的臉色變瞭,變成一片慘白。他移過背後的書包,把它擋在胸前,就像它是防彈背心一樣。
可是,書包隻能是書包。
所以,他仍然很害怕。
突然,遠處有一絲亮光閃動。
他心更驚!在漆黑一片的墓地裡,這一點鬼火一樣的亮光委實比一片烏漆麻黑還來得恐怖。
"鬼火"越來越近,他好像已嚇得呆住瞭,立在那裡動也不能動。
他閉上眼,抖成一團。
一隻冰冷的手搭在他肩上,他張開嘴想大叫,亮光卻照在他臉上。
他睜開眼,亮光刺眼,可是他突然不怕瞭。
原來,那不過是個手電筒。
而拿手電筒的那個人更讓他安心。那是一個和他年紀相仿,也隻有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穿著一身校服裙子,眼睛大大的。
"嗨!"他主動打瞭個招呼。
"嗨!"她也展開笑顏:"你一個人過墓地呀?"
他點點頭:"是啊。我剛下完課。今天老師拖瞭堂,我想早點回傢所以抄近路嘍!你呢?"
她臉上笑容更動人:"我?我是出來散步的。"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散步?在這個鬼地方?呵呵!你真有個性!"
她笑笑。
"你傢在這附近嗎?"他問道。
她聳聳肩:"很近!"
"哦?"
她盯著他的眼睛,臉上的笑突然消失瞭:"我住在這。"

他奇怪:"住哪裡?這……?"他四處看看。
前後左右,除瞭墳墓還是墳墓。
他轉過頭,她還是盯著他,臉上有瞭一絲奇怪的笑容。
他猛然間明白過來,眼睛瞬間又瞪大瞭:"你住這裡?你難道是……"他說話都不順瞭,上下牙好像也在打架,咯咯直響。
她點點頭:"對啊!我是鬼!怕瞭吧?"
他也直盯著她,半晌才說:"誰說的?我才不怕。"
說不怕,他卻加快腳步向前走去。
她跟著他:"你回傢嗎?"
為瞭不示弱,他回答:"對啊。你……你真是鬼?"
"嗯!"
"你怎麼死的?"
"生病唄!絕癥!"她鼓起腮幫子,好像到現在還在嘆息自己為什麼這麼短命。
"你……死瞭多久?"
她想瞭想:"有兩年瞭,要不然我現在應該有19歲瞭。"
他們一路走一路說,今天這墓地好像特別長,老走不到頭。
他皺皺眉,說:"你常常散步?"
她說:"是啊!你一定不常來這裡,因為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你。"
他說:"對啊。以前我是騎單車上下學的,可是今天不能騎。"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騎?"她好奇的問。

他揮揮手:"我幹嘛要告訴你?"
"說嘛!"她好言求他。
他生氣:"不說,不說,你們這些鬼怎麼也挺三八的?"
她的臉一板:"你罵我?"
他的臉也一板:"不行啊?"
"你知道我是什麼?"她臉色沉瞭下來:"居然敢罵我?哼!看來我的樣子太和藹瞭,現在我變個樣子嚇嚇你。"
他笑,"真的嗎?我好怕啊,快變快變。"
她轉過臉,瞬間再回頭,用手電筒的光在自己下巴上一照,哇!一臉死色,血盆大口,滿面陰森的綠光。"啊!"他大叫一聲倒下去。
"噢!"的一聲,突然間歡聲大作,燈光大亮,像探照燈一樣整個墓園一片雪亮,從四面八方湧來許多學生打扮的人。
大傢嘻嘻哈哈笑成一團。
一個男生笑著說:"怎麼樣?今天我們玩的如何?是不是有人被我們嚇倒瞭下去?"
一個女生說:"人嚇人嚇死人。我們以後別玩這種裝鬼的遊戲瞭。老師會罵的。"
另一個男生說:"隻此一次,下不為例!"他拍拍那個"女鬼"的肩笑道:"委屈你瞭,要你裝鬼。可誰叫你猜拳輸瞭呢?"
她"哼"瞭一聲,從臉上摘下一個難看的面具:"剛才那個男孩別給我們嚇死瞭吧?"
大傢這時才想起受害者,急忙四處找他。
可他竟不見瞭。
"你看,把人傢嚇跑瞭。"一個女生說。
"我看,是被嚇得褲子尿濕瞭,回傢換去瞭。"另一個人說道。
大傢又"哄"得一陣大笑。
"可是他什麼時候走的呢?"她喃喃自語:"這麼多人怎麼沒一個看見的?"
她轉過頭來,手電筒的光正好照在她對面的那座墓碑上,她睜大眼睛,盯著墓碑上的照片,血液如冰凍一般,恐懼瞬間傳遍全身。
她尖叫一聲倒瞭下去。
墓碑上的照片正是他的,他臉上還帶著那壞壞的,不耐煩的笑容……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