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19路公交

內容目錄

Spread the love

傳言,在這座城市裡,有一輛神秘的19路公交。
神秘之處在於:從不按常理出牌。
它的行駛線路忽東忽西,讓人捉摸不透;它從不按站臺停靠,卻像出租一樣揮手即停;車上的乘客總是面無表情,一動不動挺直而坐;隻有乘客上車,卻從沒有乘客下車……
最重要一點:19路公交的乘客,都收到過一份邀請函。
就在剛才,我也收到一份。
……
自從小媛離開後,我喜歡上瞭坐公交。
城市就像一座巨大的迷宮,有人走出去,有人迷失瞭。
對於沒有方向的人而言,乘坐公交是一種正確的方式,它給你明確的目的地,亦不阻止你隨時做出新的選擇,迷失,或是解脫,你都能在那裡找到答案。
不遠處,一陣轟鳴聲打斷我的思緒。
19路公交來瞭。
……
出乎意料的是,眼前的一切平淡無奇:
一對情侶互相依偎著喃喃低語;一位高齡老人拄著拐杖,悠閑的欣賞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色;一個刀疤臉男人在不耐煩的看表,手指掰得“咯嘣“作響。
我坐在最後一排,默默註視著他們。
這些人,就像走在馬路上,隨處可見的過客,我無法分辨他們的區別,如果硬要說不同,那個刀疤臉男人倒是很可疑,那條可怕的刀疤經過鼻梁,斜跨在那張滿是橫肉的臉上,我甚至懷疑他是否背過人命。
“叮咚”
車到站瞭。
老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有些留戀的望瞭一眼窗外。一位老太太正在外面焦急等待,我猜測,這是他的老伴兒。
老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塞進瞭投票閘。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張紙,正是19路公交的邀請函。
“砰!”
門關閉,汽車繼續行駛。
車窗外起霧瞭。大霧模糊瞭風景,車內泛著一絲涼意。
那對小情侶依偎的更緊瞭,能看出他們對彼此的需要。這讓我想起過去,曾經某個深夜的末班車,傾盆大雨,我和小媛也這樣蜷縮在一起,透過被雨打濕的車窗,看著陌生的萬傢燈火……
“叮咚”
再一次到站。車門自動打開。
“小妍,到站瞭,我們走吧。”
“可是,我還不想走,我們說好的看海還沒去呢。”
“以後……也是可以看的。”
“可是,從前你總是很忙。”
“放心吧,我會好好陪著你的,我保證。”
男孩溫柔的撫摸著女孩的頭發,女孩佯裝生氣看著男孩。
公交就這麼一動不動的停靠在馬路邊,司機也沒有任何催促。
“老子沒功夫看你們卿卿我我,要下就下,不下就開車!”刀疤男子忍不住怒罵道。
“你為什麼這麼生氣?“男孩奇怪的問刀疤男。

“你們耽誤瞭老子的時間!“
“你要去哪裡?”
“反正不是這裡!”
“在哪裡下車有區別麼?”
……
刀疤男突然不說話瞭,他的表情由憤怒轉變為驚訝,繼而沉默。
他好像突然醒悟瞭什麼。
三個人陸續下瞭車,隻剩我一人留在空蕩的車廂裡。
前方彌漫的大霧中,隱約可以看見一塊路牌。
終點站:宮木村。
……
我拿出邀請函,學著前面乘客的樣子,準備投入票閘。
“不用投瞭,留個紀念吧。”司機沙啞的聲音響起。由於光線的原因,他的側臉有些忽明忽暗。
……
大霧慢慢散開。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城市公墓”
原來,所謂的宮木村,就是公墓村。
幾年來,我一直回避這個地方,現在,命運又陰差陽錯的指引我來到這裡。
拾級而上,很多墓地都破敗瞭,臺階有些難走,忽然,我發現前方竟有幾處修葺一新的墳塚。
墓碑上的照片讓我感到脊背一陣發涼,竟分別是剛才公交上的四個人。
老人、情侶、刀疤男。
他們什麼時候死的?剛才那一幕究竟代表著什麼?司機會什麼看不清面容?
……
我來到小媛的墳前。
不遠處,有不少傢屬來祭拜親人,他們的表情或安詳、或悲慟、或沉思。
也許,小媛一定有話跟我說,才會讓我坐上19路公交,指引我來到這裡。
我忽然意識到什麼,立即從口袋裡拿出那張邀請函。
函的背面竟多瞭幾行娟秀的小字:
親愛的阿浩:我很好,為瞭我,請好好活下去。
愛你的媛。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