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場的噩夢

內容目錄

Spread the love

風,冷冷的吹,猶如利刃,凌亂地刮著王經理的皮膚。王經理哈瞭口白氣,搓搓手,把風衣裹得更緊些,背靠著路燈,等待著出租車的到來。
王經理在某傢公司上班,薪水不錯,人也還算英俊。談過不少女孩子,但都沒有符合他要求的。目前還是單身,歲數接近30瞭。
現在正值寒冬,王經理背著一包東西,似乎怕被凍壞,王經理用白佈包裹的嚴嚴實實。他掀開包裹的一角,確認瞭東西的情況,裹好繼續等車。略微的,嘴角翹瞭一下。
天還真冷啊,王經理點瞭根煙環顧四周,身邊的環境蒙上瞭一層灰色,失去瞭色彩與生氣而且靜的可怕,隻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分外清晰。這一條街的路燈都壞瞭,隻剩下他背後的那盞殘燈忽明忽暗,似乎是年久失修瞭,終於滅瞭。王經理徹底沉浸在黑暗之中。他抬頭看看天空,月亮已被雲層包裹的嚴嚴實實,隻有星星能時不時的從雲層的縫隙中窺看這片大地。四周依舊是靜,靜的可怕;一就是冷,冷得徹骨。王經理不由得打瞭個冷戰,背脊一片冰涼。
一道光劃破眼前的黑暗,王經理猛的一驚,一輛紅色出租車悄然無聲的從黑暗中出現在王經理面前。隨著引擎的聲音嘎然而止,李師傅瞭呵呵的下車瞭,老李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寒暄一番後,他熱心的幫王經理把東西搬到後備箱。
老李從事這行十幾年,自從孩子高中後,和一幫痞子學壞瞭,成天向傢裡要錢。後來聽說是換瞭個班主任,總算是乖多瞭,學習也認真多瞭,現在老李幹活勤快多瞭,為瞭孩子大學的學費,老李更加努力的賺錢瞭。故現在大半夜的老李還努力的找著生意。今天忙活瞭老久,錢也賺瞭不少瞭,本想收工回傢瞭,趕巧遇上瞭王經理,心想今兒個運氣不錯啊。這才樂呵呵的,不過接下來老李樂不出來瞭。雖然小王去的地方很遠,且說好回程的路費也一並付,可以賺不少錢,但老李心裡不是滋味。那裡是活人步入墳墓的轉站——火葬廠。
火葬廠遠在郊外,那兒人煙稀少,且附近就是墳地。有不少靈異古怪的故事從那傳出。老李聽同事們說過,以前也有一個司機師傅,姓劉,由於傢裡不景氣,大半夜的還出來接客人。也遇上個去火葬場的,劉師傅也沒多想就接下瞭,到瞭火葬廠那客人給瞭張紅票子,劉師傅也沒太在意,還找瞭錢給她,結果回去的路上他才發現剛才那張錢是冥幣,是死人用的,他氣呼呼的回去找那女的討說法。結果,空曠的火葬廠空無一人,會有悼念大廳中央的棺槨內躺著一個人,他湊近看瞭看,要命啊,就是剛才那女的,手裡還攥著劉師傅找的零錢。可把劉師傅給嚇壞瞭。

後來,劉師傅就不見瞭,有人說他死瞭,也有人說他搬走瞭,總之是音信全無。現在,在這輛同樣前往火葬廠的車上,老李隱隱的開始害怕瞭。剛才他幫小王搬東西時就有點懷疑瞭,那包東西,無論是大小還是手感都讓老李隱隱的怕起來,後座上的小王一定有古怪。而且從剛才到現在,小王一點動靜都沒有,仿佛死瞭一般。
他開始後悔瞭,剛才小王搬東西時,那大小,那手感,都讓老李感到奇怪和詫異,他覺得身後的小王也許是個殺人犯,因為那包東西怎麼想都隻能想到屍體。老李哆哆嗦嗦的偷偷向後視鏡瞄瞭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把老李的心嚇得跳出來,一股惡寒隨著渾身的戰栗從老李的心臟處擴散到全身。後座上,小王的臉如同白紙,一雙沒有眼珠的眼睛直直的聽著老李,由於沒有瞭嘴唇,白森森的牙齒抖動著發出咯咯的詭異笑聲,那笑聲如同冰冷的利爪削刮著老李的心房。
一正急剎車的聲音傳出,王經理一臉詫異的看著滿頭大汗的老李,一切都恢復瞭正常,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老李揉瞭揉眼,緩瞭口氣,擦瞭擦額頭的冷汗,仍在發抖的雙手勉強握住瞭方向盤,過瞭許久,老李才恢復平靜,強裝鎮定的繼續開車。鬼大爺:www.guidaye.com

老李一開除瞭市區,現在正往火葬廠行進,由於沒有岔路,隻需將近30分鐘就能到達,這路和幾年前一樣依舊未鋪水泥,依舊沒有路燈,路邊的梧桐早已退去瞭樹葉,隻剩下光禿禿的猶如地獄鬼爪般的樹枝在寒風中詭異的舞動。而原本被雲層包裹的明月不知何時冒瞭出來慘白的月光使得周圍更加陰森恐怖,沒有意思生氣,就連老李也不太清楚自己還算不算活人瞭。時間一點一點流逝瞭,他感到不安瞭,這路有這麼長麼?
時間早已超出瞭老李的預算,可路得盡頭是更遙遠的路,似乎沒有頭瞭。恐懼悄無聲息地湧上心頭,老李不住的揉眼睛,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嘭!嘭!嘭!後備箱裡驀地傳來瞭敲擊聲,老李的心也隨著敲擊聲一下一下地越跳越劇烈。“可以停車瞭!”一隻隻剩白骨的冰冷的手隨著這幽幽的如同地獄鬼使勾魂般的聲音輕輕地搭在瞭老李的肩上。
老李“啊!”的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從車裡踉蹌的滾瞭出來,他再也受不瞭瞭,心裡隨即有瞭某個念想,“我會——死在這裡!”他向後倚在一棵大樹上,他那發抖的雙腿已經無法站立瞭,他驚惶未定的盯著車內。王經理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老李,他慢慢靠近並扶起瞭老李,一臉的關切。
老李是徹底怕瞭小王,他到底是人是鬼啊,無意間發現,自己已在火葬廠門口瞭,明明剛才還怎麼開都到不瞭盡頭,他還不容易平靜瞭下來,深深地吸瞭幾口氣,確定自己還或活著。小王給瞭老李好幾張百元大鈔,似乎是連回程的錢也算在內瞭,然後就自個背起包裹徑直向火葬廠走去。
月依舊明晃晃地照著大地,鬼爪般的樹枝依舊在舞動,老李仔細檢查瞭那幾張鈔票,籲瞭口氣,不是冥幣。他抬起頭望向小王的背影時,一陣陰風夾雜著樹葉的沙沙聲與那小王身上的隱隱的屍臭宛如戲弄老李的鬼手一般帶著似有似無的冷笑掀開瞭小王背後的白佈。一張在月光下顯得更加慘白的臉裸露在老李面前,那是張隻有眼白的在獰笑著的臉,就是這張臉,剛才下的老李魂都快散瞭;就是這張臉,從剛才到現在一隻盯著老李;也就是這張臉,成瞭老李心中永遠的噩夢。
那是王經理的臉,他還在對著老李詭異的笑著,老李再也受不瞭瞭,他發瘋似得沖上車,迅速離開瞭火葬廠,他想早點遠離這個噩夢。可現在,噩夢繼續著,老李可算知道為什麼小王要付回程的錢瞭,後座上,王經理捧著一個精美的小盒子,一臉詭異的笑著……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