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地獄

內容目錄

Spread the love

瞧過瞭第一層地獄,我的心一時難以平靜。這時判官一揮手,隻覺眼睛一頓,轉眼間來到瞭一個灰茫茫的山谷中,我剛要邁步,就被判官抓住,指著地上說:“別動,不想要命瞭?”
我這才瞧清,這裡的地上長滿瞭一根根的尖刺,發著寒光。我縮縮頭,脊背冒出瞭冷汗。
“這是哪啊?”我問。
“剪刀地獄”判官答。
我“哦”字還沒出口,隻見倆小鬼抓著一位四五十歲的婦女走瞭過來。
“嗚嗚……”婦女被掐著脖子,兩個腿不住的蹬著,嘴裡發出咿咿呀呀的嗚咽聲。
這兩小鬼毫無憐惜之心,眼見他們把婦女狠狠地扔在滿地的尖刺上,婦女隨即發出一聲慘叫,聲聲奪人魂魄。我聽得毛骨悚然,剛要問。
忽見倆小鬼拿出一把巨大的剪刀,將婦女的胳膊腿硬生生地給剪瞭下來。
“啊……啊……”婦女連聲撕叫,慘叫之聲幾乎穿透瞭我的耳膜。
我不忍的扭過頭,顫問道:“她……犯瞭什麼罪?”
“翹舌哄人,設計陷害,令無辜女子失身。”判官面無表情的說著。
我“啊?”我忍不住回頭再向那婦人看去,她儼然成瞭一個肉軲轆,被地上的尖刺紮住動彈不得,可身體劇烈抽搐著,這還不止,一個小鬼提著一桶水,猛力澆在她身上。
婦人又是一聲慘叫,我以為這樣就算服完刑瞭,誰知道,水澆過之後,婦人奇跡般的長出瞭胳膊腿,然後兩小鬼拿著剪刀繼續剪掉她的胳膊腿,如此反復,婦人要經過成百上千次這樣的懲罰。我突然覺得腿軟瞭,渾身輕輕地打著顫。
判官冷笑:“還是回去吧!別嚇丟瞭魂,回不去。”
“不!我緊咬牙關,我要看下去,也許通過我的眼睛可以驚醒世人,地獄是多麼可怕。”我大聲地說道,借此給自己打打氣。
判官看瞭我一眼,眼神中有少許驚訝,我問道:“能聽聽她的故事嗎?”
判官道:“此婦人傢住張傢屯,生前最愛占小便宜,經常給人保媒拉纖,收取禮金……”
判官的話沒說完,我便打斷他說:“保媒,不算是積陰德嗎?怎麼還混到地獄來瞭?”
“別打斷我,不然我不講瞭。”判官脾氣暴躁,沖我低吼,嚇得我趕緊閉嘴。
判官這才接著說道:“這張傢屯還有個老光棍名叫劉七,人長的不賴,就是一條腿有點殘疾,加上傢裡窮,始終沒人肯嫁他……

這個劉七自己地少,一到秋天便去幫別人看地賺點零花錢。
這一年秋天劉七找瞭個看瓜的營生,開工第一天的傍晚,瓜田裡就傳出瑣瑣碎碎的聲音,他機靈一下坐瞭起來,隱約瞧見屯裡的好婆正在偷瓜。
他悄悄的走過去,使勁一拍好婆的肩膀,嚇得好婆‘媽呀’一聲大叫。摸著胸口說道:“你個死小子,嚇死我瞭。”
劉七瞅著她手裡的瓜冷笑道:“好婆,要吃瓜吱一聲,別這樣呀!”
好婆尷尬的把手背過去,突然她想到什麼似得拿起瓜大咬瞭一口說道:“咋,吃你個瓜你嘰歪什麼?我可有好事和你說。”
劉七拍打著身上的土,不悅地說:“我能有啥好事?”
“你不想找媳婦瞭?我可給你尋瞭一個,要不要看看?”
“真的……”劉七瞪大瞭眼。
“哎呦,我好婆啥時候騙過人。”好婆繼續咬著瓜。
劉七一扭頭鉆進瓜地裡,仔細的挑瞭一番,摘瞭一個大個的瓜遞給好婆。嬉眉笑臉的說:“不知道是那傢的姑娘?”
“屯西老王傢的丫頭桂琴。”
“啥?凈扯,她不是出嫁瞭嗎?”
“離瞭,說是男人在外面不正經。”
“哦?可她那模樣,能相中我嗎?”劉七連連擺手。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明告訴你,就你這條件,桂琴肯定看不上你。可我出面說和,這事沒有不成的。”說完好婆又咬瞭口瓜。
劉七撓瞭撓頭嘿嘿笑著說:“我聽好婆的,隻要能幫我說上媳婦,讓我幹啥我都樂意。”
好婆瞧著滿地的瓜,吧嗒吧嗒嘴,劉七立刻會意,三下五除二,摘瞭一兜子瓜遞給好婆。好婆接過瓜,滿意地點點頭說:“行,我回去琢磨琢磨。”說著提著瓜就走。
劉七急忙在後面喊道:“好婆,你可別忘瞭答應我的事。”

好婆嘴裡答應完,‘呸’地一聲,往地上吐瞭一口痰自言自語地說:“哼!愛蛤蟆想吃天鵝肉……”這時一個人影擋住瞭好婆的去路,定睛一看竟是村長。好婆急忙咧嘴笑著說:“哎呀!村長呀!你這大忙人要去哪呀?”
村長哼瞭一聲,好婆瞧瞭一眼四周,正好無人。她拉著村長一陣耳語。村長聽得臉色微變,連連搖手說:“這不行……這是犯罪。”
好婆笑嘻嘻的說:“村長的心思別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桂琴長得是俊……”
村長臉上的逐漸露出瞭色迷迷的笑容。
好婆一看火候到瞭,接著說道:“我兒子要應征今年的兵……”
村長笑著說:“這事好說。”
倆人心照不宣的相對一笑。
和村長分開後好婆把瓜送回傢,急忙來到桂琴傢裡。正好桂琴自己在傢,她拉著桂琴的手說:“瞧著孩子瘦的,哎!”說著竟落下幾滴眼淚。
引得桂琴一陣難過,好婆借機說:“你呀傻!他找人瞭,你不會也找嗎?何苦弄得如今這一副慘樣。”見桂琴沒有說話,好婆接著說:“我給你物色瞭一位,傢裡是窮瞭點,人品不錯,你先相看相看。”
桂琴搖搖頭:“好婆,我現在哪有這個心情。”
好婆往下沒說啥,嘆瞭口氣。倆人又閑聊瞭幾句。好婆突然說:“哎呀!瞧我這記性,我記到你會修縫紉機瞭,我傢那臺最近不知道那出瞭毛病,你去幫我看看。”說完也不等桂琴同意拉著她就走,很快倆人來到好婆傢,好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
桂琴急著回傢,幾次想要幫她看縫紉機,都被好婆按住,勉強喝瞭幾口水之後,桂琴突然覺得頭昏腦漲,接下來就什麼也不知道瞭。
這時一個黑影竄進屋裡,好婆識趣的躲瞭出去。人影七手八腳的開始脫桂琴的衣服,然後在她身上亂摸瞭起來……
“住手!”就在這時劉七推門進來,他扔瞭手裡的瓜大喝一聲。還沒等看清床上的黑影是誰,頭上就挨瞭重重的一棍子,等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光溜溜的躺在床上,身邊躺在同樣光溜溜的桂琴。
“唉呀媽呀,有人耍流氓瞭……”好婆率大喊一聲跑瞭出去。
劉七摸著疼痛的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沖進屋子裡的村民們連踢帶打的綁瞭起來。桂琴不知道什麼時候醒瞭,她愣愣的瞧著這一切,猛然起身隻聽“咣當”一聲,她的頭重重撞在瞭墻上。流瞭好大一攤子血。好婆臉色大變,走過去扶起她,可桂琴已經沒瞭氣息。
桂琴死後,劉七被警察抓走,被判強奸罪,劉七不服判決,在監獄裡自殺身亡。
一時間他們的事在屯裡傳的沸沸揚揚,而始作俑者好婆夜夜被夢魔折磨著,沒多久就生瞭重病。
她的病很奇怪,先是爛舌頭,什麼也吃不下,然後渾身長瘡,冒黃水,惡臭無比。整天整日的嘴裡叨咕著:“報應呀!我的報應呀!”沒幾天就一命嗚呼瞭。”
我聽完大喊痛快,這種人不下地獄,簡直沒天理瞭。可我瞧判官一臉平靜,幾乎看慣瞭這種事情。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