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一、兩個顧客
天色漸晚,當馮三駕車來到十字路口時,手機響瞭,他掃瞭一眼來電顯示,是老婆翠花。馮三嘟囔瞭聲“吃貨”,選擇瞭掛斷。不到兩秒鐘,手機又催命般“嗡嗡”地叫個不停。馮三氣不打一處來,按下接聽鍵,急咧咧地大嚷:“啥事?有話快說!”
在東北,坊間有這樣一句俗話:男人是摟錢的耙子,女人是管錢的匣子。可翠花這隻匣子簡直是用鈦合金打造的,隻進不出,想砸破摳幾個子兒花,累死你!為此,馮三幾次和翠花吵得臉紅脖子粗,他說:“我的工資卡你攥著,隻要我回傢,你先掃蕩、清身,搜刮得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身為大老爺們,沒錢就沒面子,你還讓不讓我活?”翠花的脾氣向來好得出奇,春風化雨以柔克剛,她說:“男人有錢就變壞,我這麼做是為你好,防止你走歪路。再說,我攢錢,也沒花在我身上。你看看我穿的用的,跟舊社會地主傢的丫鬟有啥兩樣?”面對苦口婆心的翠花,馮三每次都敗下陣來。說實話,如果翠花多花點錢打扮打扮,馮三也不會如此生氣。可是,她把畢生精力都放在瞭吃上,以致穿麻袋都能撐裂,又哪能帶得出門?既然帶不出門,翠花動不動就來查崗,每小時少則兩遍,多則四五遍,能煩死人。

此時,聽到馮三話中帶氣,翠花依舊不急不惱,輕聲細語地說:“老公,今天生意不錯吧?”
“不錯個屁!我開車呢,你想讓我去見閻王啊?”喊聲未落,足以致命的大麻煩從天而降——一個醉鬼手拎酒瓶,腳下拌蒜,踉踉蹌蹌地晃到瞭車前!
馮三暗叫“糟糕”,扔瞭手機,邊急踩剎車邊打方向盤。萬幸的是,在人車相撞的剎那,醉鬼倒也靈巧,往前一撲趴上瞭車頭。
馮三驚出瞭一身冷汗,推開車門張口就罵:“喂,你眼珠子長後腦勺上瞭吧?想找死,別拖累我!”不料,那個醉鬼噴出一團熏人的酒氣,咧開大嘴巴,嘿嘿直樂:“馮老板,是我。嘿嘿,想找死,不找你找誰?”
稍一愣怔,馮三認出瞭對方,是前天接待的顧客狗六子。聽說狗六子生性極為摳門,活脫脫就是葛朗臺再世,並從英國移民到瞭這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城。平時喝酒,他隻買60度散裝的燒刀子,然後兌水慢慢享用。而此刻,他手裡拎著的卻是上百塊錢一瓶的好酒。

“狗六子,你發財瞭?”馮三備感納悶,問道。狗六子一仰脖,“咕咚咕咚”地灌下兩大口酒,美滋滋地說:“發啥財?是想開瞭。人在世上活一回,又何必難為自己?馮老板,謝謝你開的活人靈堂,謝謝。”
上個月,馮三靈光一現,突發奇想,在城郊租瞭間平房,開起瞭死亡體驗館,也就是狗六子說的活人靈堂,讓那些想活沒勇氣、想死沒決心的人體驗體驗死亡的感覺。前天,狗六子蔫頭耷腦地找上門,說活得太累,沒勁,想死一回。不得不承認,這人是夠吝嗇的,連死的心都有瞭,居然還死乞白賴非要馮三給他打五折。體驗館新開張,客源不多,為瞭做廣告,馮三隻得勉強同意。萬萬沒想到,在棺材裡躺瞭4個小時後,狗六子竟大徹大悟,活明白瞭!
目送狗六子搖搖晃晃地走遠,馮三剛要啟動車子,卻又定住瞭。隻見路邊的街巷裡,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快速紮進瞭洗頭房。
那是好哥們兒光頭。小時候,光頭生過一場怪病,落下瞭“寸草不生”的病根。他進洗頭房,究竟是洗哪兒不言而喻。一時間,馮三大惑不解,甚至很難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這個光頭仁兄堪稱鼎鼎有名的怕老婆一族,翠花曾不止一次號召他向光頭學習,要堅忍不拔地系緊褲腰帶。如今,連光頭都晚節不保下瞭水,這世上還有誰能經得起活色生香的誘惑?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23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