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啊——”她驚恐的看著梳妝臺上的戒指,身體不住的顫抖。
“怎麼瞭?”男朋友丁偉立刻從衛生間裡跑瞭出來。看到陳淑激動的指著戒指,眼裡是一幅求助的眼光,“這不是你的戒指嗎?當時怕丟瞭就放起來,今天怎麼又拿出來瞭?"
“它……它……應該在蘇……啊!”陳淑立刻捂住瞭嘴,收回瞭差點脫口而出的三個字。
“嗯?”丁偉疑惑的看著她。
“沒……沒什麼……隻是拿出來看看。”
“呵,既然拿出來瞭就戴上吧。”
“不——”陳淑立刻縮回瞭手。
“淑,你不能浪費我的一番心意呀,乖。”丁偉不由分說就拉過她的手強行將戒指戴上瞭上去。
陳淑的臉一下子變得慘白,剛想摘下戒指,丁偉就握住瞭她的手,“時間不早瞭,去上班吧,你知道我下午要去出差,自己一個人在傢要小心呀。”
陳淑看著丁偉溫柔的臉龐,心中一暖,深情地抱住瞭他,“我知道瞭,你放心吧。”
坐在辦公室裡,陳淑心不在焉地看著手裡的文件,心中萬分不安。她放下瞭手裡的文件,轉而將視線集中到瞭手上的戒指。這是丁偉送的禮物,上面還刻著她的生日。自從得到這枚戒指,她就一天到晚不離手,終日戴著它,直到那天……
陽光照射在戒指上,反射出的光分外刺眼,不隻射到陳淑的眼裡,還射到心裡面。
陳淑和丁偉是大學同學,雖然傢境富裕,追求者也不計其數,但還是一眼就看上瞭從農村來的丁偉。丁偉成績一直是第一名,才華橫溢,長得也很英俊。可是已經有女朋友瞭,是從小青梅竹馬的蘇青青。

蘇青青長得確實好看,但並非那種美若天仙,高不可攀的樣子,隻是給人清爽,幹凈的感覺。三番四次的來學校找丁偉,給他帶些吃的用的。丁偉就是因為她而拒絕瞭陳淑。那天,陳淑本以為將話挑開,情敵就會知難而退,誰知蘇青青卻篤定地說丁偉不會跟她分手,氣及不過的陳淑抓起背包向蘇青青劈頭砸瞭下去,後扭頭就走,戒指就在當時不見瞭。
想到這,陳淑打瞭個寒顫,立刻就去摘戒指,使瞭半天勁,戒指竟紋絲不動。她開始冒起瞭冷汗,心中又不安瞭起來。
這兩天除瞭戒指摘不下之外倒也沒發生什麼事,陳淑漸漸地放下瞭心。丁偉明天就要回來瞭,她心裡很高興,之前丁偉一直想接鄉下的奶奶來城裡住,可一直也沒答應,其實是想將房間整理好再接過來。
他的父母早就去世瞭,一直是奶奶含辛茹苦地培養著。為瞭給丁偉一個驚喜,陳淑就打發他去外地出差,悄悄地收拾著房間。
“哎呦,什麼東西?”陳淑一開門就撞到瞭一個硬物,她摸索著開瞭燈,看清那個掛在門後的東西後,驚叫著跑進瞭臥室。
陳淑死瞭,因失足從樓梯上摔瞭下去,頸椎斷裂,當場死亡。丁偉出差回來,一進門就看到瞭掛在門後的竹籃,上面疊著一層藍花佈,籃子底下還懸掛著一張照片。那是蘇青青的黑白照片。他冷笑一聲,將籃子摘瞭下來。沒想到陳淑那麼容易對付,一枚塗有強力膠的戒指,一個竹籃就讓她死瞭。

現在可以名正言順地接手公司,將奶奶接過來瞭。當陳淑與蘇青青爭吵回去後就發現戒指丟瞭,於是她又回瞭河邊,發現那圍瞭一堆的人,等擠進人群後,看到的卻是蘇青青那哀怨的眼睛。她死瞭,失足落水。
陳淑這才想起當時出手離開後的落水聲,但她並沒有這樣就放棄丁偉,甚至有點慶幸蘇青青死瞭。
其實當初她們倆人爭吵時,丁偉就躲在暗處,目睹瞭一切。也是他撿走瞭陳淑掉的戒指,親手淹死瞭蘇青青,所以才在有瞭現在的一切事。那個竹籃隨便上哪都能買到,隻是把它辦成與蘇青青身邊的那個竹籃一樣而已。
為瞭今天,他特意提前回來,將竹籃掛上。“咦,門怎麼開著?”丁偉看著虛掩著的客房感到奇怪。慢步過去打開瞭房門,
“……”看著房內的一切,愣住瞭,這個房間明顯是為瞭讓老年人住的,墻上還掛著奶奶的照片。丁偉後悔瞭嗎?不!陳淑死瞭,就沒有人能使喚他瞭,他可以當董事長,接手所有的生意。
“阿偉……阿偉……”一陣陰森的叫喚聲突然在房內回蕩。
“啊——鬼,鬼呀——”丁偉看著那個站在床前的人,驚恐萬分。
“阿偉——我那麼愛你,陳淑也那麼愛你,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們?呵呵,呵呵……我們倆個人都被你騙瞭,被你偽善的外表騙瞭,我們一點也不瞭解你,陳淑死得慘,我被你害的也好慘啊!”蘇青青低低的聲音又響起來,她披頭散發,渾身濕漉漉的,臉龐浮腫,雙眼突出,身上還穿著當年落水的衣服。
“不……不……”看著蘇青青一步一步的逼近,他撲通一聲倒在瞭地上。
丁偉死瞭,死於心肌梗塞。從鄉下趕來的奶奶哭得事昏天黑地。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熟知水性的蘇青青會被淹死,身體向來健康的孫子會因心肌梗塞而離去。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