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我六歲那年的夏天曾丟過一次“魂”,有一天晚上,我和幾個小夥伴一起來到村東頭的大坑裡玩。玩瞭一會兒,我看到月亮和平時有點異樣,很晦澀,這時淡淡的雲兒不時地會從那輪圓月中飄過,稀淡得如輕煙一般,看著它甚是滲人。我就有些膽怯,想要離開這裡,因為我知道這裡以前是一片墓地,後來村裡的小學蓋房子就鏟平瞭這裡的墳,挖走瞭這裡的土,才使這裡得成瞭一個大坑。
有一次我在這坑裡玩時,看過一些人骨頭和幾塊墓碑,並在這裡還看到過千年黑萬年白及泥人馬良的鬼魂,想到這裡,我就不吭聲地離開那些小夥伴們,獨自一個人回傢瞭。
可是在我才離開那個大坑來到回傢的小土路上時,突然我看到一個白衣長頭發的女人在我面前一晃,就不見瞭影子。看到她,我嚇得渾身直淌冷汗,趕緊跑回瞭傢裡。

到瞭傢我躺在床上睡覺時,滿腦子裡都是那個白衣女人的影子,一夜也沒有睡著覺。
天亮後,母親看到我雙眼無神,嘴唇發燥,手面滲白,就趕快給我請瞭醫生,可是幾天後,我的病依舊不見好轉。
母親見我吃藥無效,又趕忙去鄰村把巫醫李奶奶請進瞭傢裡,來給我看病,李奶奶是我們這一個地方有名的巫醫,她姓李,並且年紀也大瞭,村裡的孩子們都叫她李奶奶。
李奶奶看到我的情況,知道我是看到不幹凈的東西,丟瞭魂,就讓我坐在床前,然後點燃一支香,插在床頭跟前,接著就祈求床公床婆將我失去的魂叫回來,並且她的一隻手裡拿著一隻青花碗,碗口還用紙蒙著,另一隻手拿著飯勺子,用飯勺子每敲一下門坎,就叫一聲我的名字,然後再用飯勺子舀點涼水,倒在蒙著紙的青花碗上,就這樣反復多次,直到她看到碗裡的積水中映出一個閃亮圓圈,就算把我的魂喊回來瞭。
李奶奶給我喊過魂後的第三天,我的病就好瞭。其實喊魂是農村裡很普遍的一種“鬼”文化現象,很多村民們都有過丟魂和喊魂的經歷,當然喊魂的方式也有很多種,譬如說:中午十二點到一點之間,在太陽熱的時候,從屋外向屋內大喊被勾魂者的名字,也可以把丟魂者的魂喚回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