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於躍今年32歲,今年剛新婚,妻子是相戀四年的女孩,上個月又被公司升為部門經理,年前在這個城市一處環境清幽,並且價格並不便宜的地方買瞭一套100平米的房子。不管從哪方面來說,他的生活,都是完美的。
新房是電梯公寓,28層,小區裡綠化不錯,物管也不錯,於躍對自己的房子滿意極瞭。唯一讓他有點不滿意的就是他的房子是在14樓。其實開發商考慮過中國人的忌諱,整個小區,沒有4樓和14樓,直接是1235這樣排列上去的,所以,原本28層樓卻有30層。於躍本人倒沒什麼,主要是老婆珊珊對房子的樓層有些不高興。不過,當新房裝修好以後,夫妻倆看著漂亮的房間,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搬進新房一個月,於躍便發現瞭問題。一層樓住8戶人傢,28層就是224戶人傢(有可能我算錯瞭…從小對數字不敏感…),卻偏偏隻有兩部電梯。其實這也是很多電梯公寓的弊處,一到上下班高峰期,電梯就開始擁堵。除瞭這一點,於躍對自己的房子是非常滿意的。
於躍做銷售,常常出差,這一日從外地出差回來已經是晚上8點瞭。提著大包小包為珊珊買的禮物,興沖沖的便趕回瞭傢。這個時間,電梯是比較空閑的,於躍沒等多少時間,電梯便從樓上下來瞭。哼著歌跨進空無一人的電梯,於躍心情好極瞭。一個多星期沒見到珊珊瞭,看到他回來,珊珊一定很高興。隨手按下15樓,便轉頭看剛才從出租車上下來,東西提夠沒有。不一會,叮咚一聲,電梯停住瞭。於躍抬頭就想往外走,卻發現電梯的門並沒有開。咦??難道是電梯壞瞭嗎?於躍還在納悶的時候,突然看到瞭電梯顯示的樓層。紅紅的數字,清清楚楚的顯示著:14。於躍看著14這兩個字,一下子愣住瞭。14樓?不就是自己住的樓嗎?不對,自己住的是15樓,整個小區,都沒有14樓,所有的14樓在電梯裡顯示的都是15樓!那麼,現在電梯停在哪兒的?於躍頭皮一下子麻瞭,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電梯就這樣停著,不上,也不下,門關得死死的,汗水,從於躍的頭上滴瞭下來。一分鐘,十分鐘,他越來越緊張,就在他準備打電話求救的時候,電梯突然一下子又動瞭起來,這一次,停在瞭15樓。出瞭電梯,回頭看著電梯門緩緩的合上,於躍突然覺得電梯就像一個怪物的嘴一樣,等著人自己送上門,然後把人全部吞掉。

回到傢,珊珊果然很高興,夫妻倆一個多星期沒見瞭,自然有很多事要做。(汗水,這句話看起來好怪…大傢別想歪瞭哈哈!)於躍也就把電梯事件當成電梯出故障瞭,沒向珊珊提起。
又一個星期過去瞭。這天,於躍陪客戶吃完飯,一直折騰到夜裡二點才回傢。今天喝瞭很多酒,於躍的頭暈乎乎的,把車停在瞭地下停車場,便來到電梯前,按下瞭往上的鍵。站在電梯前,於躍突然想起瞭一個星期前的電梯事件,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裡覺得很是別扭。電梯很快就來瞭,於躍進瞭電梯,按下瞭15樓。在電梯裡,於躍就覺得哪裡怪怪的,可是想瞭半天,怎麼也想不起來。這一次,電梯沒有出任何問題,非常順利的就到瞭15樓。一直到回傢躺在床上,他還在想,剛才在電梯裡,那奇怪的感覺是什麼。就在他迷迷糊糊快睡著的時候,突然一個念頭湧上瞭心頭。他一下子坐瞭起來。對,他知道是什麼地方不對頭瞭。剛才在負一樓,電梯,電梯不是從樓上下來的,他記得很清楚,是從負二樓上來的!問題是,這個小區,從來都沒有負二樓!地下一層是停車場,從來就沒有過負二樓!於躍被自己的這個發現嚇壞瞭,整晚,都沒有睡著,一直在想著電梯的事情。
第二天上班,電梯前很多人,於躍卻第一次為有這麼多人和他一起坐電梯而感到高興。電梯裡人很多,於躍卻非常的有安全感。

可是,不是每次坐電梯都有這麼多人的。於躍的工作時間沒有規律,這一天,回到傢裡,又是晚上12點多瞭。站在空無一人的電梯門前,於躍第一次有瞭一種恐懼的感覺。手,竟然不敢按下去。
拿著電話,於躍有一種想給珊珊打電話,讓她下來接他的沖動。隻是,這麼晚瞭,珊珊應該已經睡瞭吧?更何況,怎麼說呢?難道對珊珊說自己害怕一個人坐電梯嗎?
猶豫瞭整整十幾分鐘,於躍決定,走樓梯。他沒辦法戰勝自己的恐懼心理,對這部電梯,於躍心有餘悸。就在他準備轉身的一剎那,電梯門,卻突然的開瞭!
於躍看著突然打開的電梯門,有一種想逃跑的欲望。電梯裡燈光很明亮,門,卻固執的不關上,仿佛正在等待著他的到來。於躍覺得腦袋裡嗡嗡直叫,一咬牙,他沖進瞭電梯。一進來,他就後悔瞭,可是,電梯卻仿佛知道他要後悔似的,門一下子關上來。這時候,於躍竟然感到瞭絕望。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麼。
很靜,電梯裡,隻有他的心跳聲和粗重的呼吸聲,半天,才發現自己沒有按樓層。於躍伸出發抖的手,按下瞭15樓,電梯緩緩的往上升瞭。一樓,二樓,三樓,五樓,十三樓,十四樓!電梯居然又停在瞭十四樓。於躍害怕極瞭,拼拿的按電梯,可是,門卻並不打開,就這麼平穩的停在瞭十四樓。看著那部電梯裡的求救電話,於躍伸出手,便想打電話。正在這時候,電話卻突然響瞭。鈴…鈴……一聲又一聲,在寂靜的電梯裡回蕩著。於躍渾身都被汗水打濕瞭,刺耳的鈴聲,卻還是不停的響著。他深呼吸一口,一下子接起來電話。喂!喂!他聲的叫著,可是電話那頭,卻隻是吱……吱……的電流聲。誰啊?你是誰?回答他的,仍然隻是吱吱的電流聲。於躍一下子把電話丟掉,整個人軟瞭下去,癱倒在地上。正在這時候,電梯卻又動瞭起來,升到瞭15樓,門,打開瞭。
於躍沖進傢裡,差點忍不住哭泣。珊珊被他驚醒,看他失魂落泊的樣子,也嚇瞭一跳,問他怎麼瞭,於躍隻是渾身發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從這天開始,於躍再也沒坐過那部電梯。隻是,偶爾在他深夜回傢的時候,路過電梯的時候,電梯的門,會突然的打開,仿佛在邀請他進來坐客一般。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