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其實人人都應該經歷過夢魘。大多數的時候,很多人遇到所謂的鬼壓床,其實都是夢魘造成的。科學傢解釋夢魘是由於身體疲勞或是睡覺時身邊有別的聲響產生的。不過,這隻是一部份科學傢的解釋,畢竟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一般夢魘都是在白天發生的。我經歷過好多次的夢魘,醒過來以後發生基本都是在白天睡覺時,或者是開著電視睡覺時,我想,夢魘應該就是把夢與現實結合起來瞭,所產生的一種效果。隻是我很奇怪的一點就是,為什麼夢魘都是很恐怖的呢?這一點,我想科學傢們也沒辦法解釋吧。
蕓的夢魘卻與別人不一樣。那段時間,她天天都會夢魘,每一次掙紮著醒來,都是滿身的冷汗。蕓那時候還在上大學,學校的宿舍很有特點。為什麼說有特點呢?據說,原來的女生宿舍其實是男生宿舍,因為有一個女生從樓下跳瞭下來,那以後,基本天天晚上大傢都會聽到女孩的哭聲,並且還有人說看到過死去的女孩,越傳越弄得大傢人心惶惶,後來就把男生宿舍與女生宿舍對調瞭。這樣做的原因是男生陽氣重,不怕鬼。
蕓對這樣的傳說一點也沒放在心上。基本每一個大學的宿舍,好像都有這樣的傳說。直到她搬進瞭宿舍,她開始相信傳說是真的瞭。因為很明顯,她們現在所住的宿舍並不是最開始的女生宿舍,從結構來說,女生宿舍居然沒有陽臺,沒有晾衣服的地方,而偏偏男生宿舍卻有陽臺,還有專門晾衣服的地方。
事情是從兩個月前的一天晚上開始的。蕓的宿舍住著6個女孩,宿舍在6樓的最邊上,而蕓的床就靠在墻邊。隔壁是一個空蕩蕩的大屋子,以前是堆放雜物的房間,後來因為女生們吵著說沒地方晾衣服,便在那個房間裡,牽上瞭幾條繩子,專門用來晾衣服。蕓是被一陣敲擊暖氣管的聲音吵醒的。她睜開眼睛,宿舍裡很安靜,本來住6個人的宿舍,隻有她和另一個女孩住,其他四個女孩都在外邊租的房子。另一個女孩睡在她的對面,有節奏的呼吸聲從她的床上傳出,房間不算特別黑,外面的月光照進來,還是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敲擊暖氣管的砰砰聲又傳瞭過來。砰!砰!砰!在寂靜的夜裡顯得特別的響亮。蕓有些煩燥,躺在床上,心想誰這麼無聊,半夜三更的不睡覺呢?仔細聽瞭聽,聲音居然是從隔壁晾衣服的房間傳出來的。又過瞭一會,砰砰的聲音還是沒有停止,每一下都是這麼的規律,蕓有些受不瞭瞭,起來穿上鞋,披瞭件衣服便走瞭出去。

樓道裡的燈昏昏暗暗的,蕓推開瞭晾衣房的門,清晰的敲打聲繼續響著,蕓打開燈,晾衣房裡一個人也沒有,隻有一條白裙子孤零零的掛在墻角,隨著風輕輕的擺動著,聲音就是從墻角傳來的。砰!砰!砰!一聲又一聲,就這樣固執的響著。蕓看著空無一人的晾衣房,突然有些害怕,她輕輕的走到那條白裙子的面前,聲音越來越近瞭,好像有什麼人就躲在白裙子的後面,敲打著暖氣管。蕓的手已經伸向瞭白裙子,突然一陣莫名的恐懼湧入蕓的心裡,好像她隻要拉開白裙子,就能看到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似的。蕓嚇得趕緊跑回瞭宿舍,跳到床上,這才發現,自己渾身不停的顫抖著。這一晚,蕓一直沒睡著,因為整整一夜,那砰砰聲都沒斷過。
第二天,蕓兩眼紅腫的爬瞭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瞭晾衣房的門。晾衣房裡晾著各種衣服,可是就是沒有昨天晚上她看到的那條白裙子。蕓是一個內向的女孩兒,她沒有問室友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她也沒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可是從同學的聊天中,她知道,昨天晚上的聲音,隻有她一個人聽見瞭,這個發現,讓蕓更加的恐懼起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蕓整夜的被砰砰的敲打著折磨著。一次又一次,她想叫醒同屋的同學,她甚至想沖到晾衣房去看個究竟,但最終還是沒有勇氣。蕓明顯的瘦瞭。她不知所措,開始托同學幫她找房子,她想搬出去住。
就在這一個星期的折磨過後,第8天,那砰砰聲突然停止瞭。蕓等啊等,居然就是沒有聽到砰砰的聲音。照理說,這下蕓應該能睡個好覺瞭,可是,蕓居然還是睡不著。她在床上折騰瞭半天,決定去晾衣房看看。打開晾衣房的門,把燈拉開,蕓一眼就看到瞭掛在墻角的那條白裙子。跟她一個星期以前看到的一樣,這條白裙帶子孤零零的隨著風輕輕的擺動著。蕓看著這條白裙子,忽然覺得自己的好日子到頭瞭。

從第9天開始,蕓就陷入瞭無窮無盡的夢魘中。隻要她一睡著,就會覺得自己渾身發軟,心臟一陣陣的麻,腦袋裡嗡嗡作響,接下來,她就會看到窗外,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女孩子趴在窗戶上盯著她。女孩的眼神很迷茫,仿佛沒有靈魂般,就這樣直直的看著蕓,蕓想說話,想動彈可是怎麼也動不瞭。她想說:你怎麼趴在窗外啊,這裡可是6樓!女孩子就這樣一直趴在窗外盯著蕓,一動也不動,蕓拼瞭命的掙紮,卻怎麼也醒不瞭。她聽到室友在唱歌,她聽到樓道裡有同學在聊天,她看得到宿舍裡的一切,可就是醒不瞭。女孩看著蕓,過瞭很長的時間,然後就爬進瞭宿舍。這是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孩,蕓看著她覺得很面熟。突然想起,不是女孩面熟,是這條白裙子,就是她在晾衣間看到的白裙子。女孩進瞭屋,直直的走到蕓的床前,坐瞭下來,蕓心裡怕極瞭,但是女孩仿佛看不到蕓似的,又從床頭拿瞭一本書,看瞭起來。過瞭一會,女孩又站瞭起來,爬到瞭窗臺上,回頭看瞭蕓一眼,便跳瞭下去。蕓一下子醒瞭過來!
每次夢到這裡,蕓便醒瞭過來。每一天,隻要她睡著,就會夢到上面的一切,蕓害怕睡覺,她怕自己的這個夢。這樣大約過瞭兩個月,蕓的身體也吃不消瞭,同屋住的同學也發現瞭蕓的不對勁,這才想起來問問蕓,蕓說出瞭自己的夢,和晾衣房的白裙子,同學說,怪不得有幾次你睡覺,我看你一直在床上掙紮,叫你卻怎麼也叫不醒呢!
蕓找到瞭老師,要求換宿舍。老師聽瞭蕓的話,神情很是奇怪。什麼也沒說,便給蕓換瞭宿舍。蕓覺得老師的態度很奇怪,卻又不知道怪在哪裡。蕓搬到瞭5樓中間的一間宿舍,再也沒做過那種奇怪的夢。這樣平淡的過瞭兩年,蕓畢業瞭。離開學校的時候,照瞭畢業照,一個老師讓蕓幫忙整理下照片。蕓跟著老師來到瞭學校的檔案室,在那裡,她看到瞭比她高兩級的一個女孩的照片,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孩的照片。蕓仿佛明白瞭些什麼,或許,學校的傳言是真的吧,一個女孩,不知道為瞭什麼,從宿舍跳瞭下去,同學們都畢業瞭,隻有她,一直孤獨的徘徊在這裡,不肯離開。蕓離開學校的時候,路過瞭自己住瞭兩年的宿舍。抬起頭,她看到在6樓晾衣房的窗邊,有一條白裙子輕輕的隨著風擺動著。
蕓是我的室友,可惜大學的那兩年,我很少在學校住。蕓是個好姑娘,性格溫柔內向,如果我在學校住,我一定能和蕓成為好朋友的。而這件事情是我們畢業後很久,她才告訴我的。我相信她的話,我也相信學校裡關於女孩跳樓的傳說,因為,那條白裙子,我曾經也見過。有一次因為在學校排練,實在太晚瞭,第二天還要早起,我便沒回傢,住在瞭學校。半夜裡,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推開瞭晾衣房的門。我當時就想,完瞭,估計自己又看到瞭那東西瞭……可是還是不自覺的,我也推開瞭晾衣房的門,果然,房間裡一個人也沒有,隻有一條白裙子,孤零零的掛在墻角。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