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一、再現的隨葬品
房青群一大清早就開車來到墓地。那守墓老頭兒天蒙蒙亮就給他打瞭電話,說他不幹瞭,想回老傢。
房青群覺得蹊蹺,他一直為能雇到這個有些迷糊的老頭兒而暗自高興。老頭兒孑然一身,他看護墓地的要求不高,隻要有地方住,有飯吃就可以,不要一分錢工資。房青群曾許諾,在老頭兒百年之後,給他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墓地留塊容身之地。老頭兒感激得老淚橫流。
“怎麼啦?”房青群問老頭兒。
“我昨晚在監控裡,看到一個黑影站在你父親的墓碑旁……”老頭兒沉吟瞭半晌又說,“可能是我離走不遠瞭,人到瞭這個時候容易看到這些東西,我想過瞭,還是埋到老傢去好,也不用花錢。”
房青群心中一凜,難道老頭兒看透瞭他的心思?他答應給老頭兒在墓地留塊百年後的容身之地,隻是搪塞,他可舍不得。他對老頭兒說:“許是有人偷東西,我安裝監控就是為瞭預防這樣的事發生。”
“我在監控錄像裡看到的人,穿著唐裝壽衣,留著八字須。我今早打掃墓地,瞅著你父親墓碑上的照片,覺得有點像。”老頭兒說著,拿著早已準備好的包袱走出小屋。
房青群怔瞭怔,半晌才回過味來。他忙回放昨晚的監控錄像,但自始至終都沒看到一個人影,隻聽到錄音設備裡老頭兒昨晚的喊聲,看到老頭兒驚恐地拿著掃帚在墓地裡轉。
也許是老頭兒真的老瞭,看花眼瞭吧。房青群走出小屋,到父親墳前停住瞭腳步,再過幾天就是他父親的忌日瞭,他想為父親風風光光地舉行個祭奠儀式。他的目光落到墓碑的遺像上,眼睛瞬間瞪大瞭,照片上有兩道水痕,從父親的眼角一直延伸到碑底,像是兩道淚痕。墓碑的下面有個東西閃閃發光,他彎腰拾起來。看著手裡的東西,他打瞭個冷戰。那是一枚戒指,雖有些銹斑,但他還是一眼就看出,那是父親的隨葬品。十多年過去瞭,它卻出現在父親的墓碑前。

房青群想起瞭老頭兒那句話。老頭兒昨晚看到他父親在墓碑前低頭從手指上往下拽什麼。難道老頭兒昨晚真的看到瞭父親?
房青群開車追上老頭兒的時候,老頭兒正背著包袱,步履蹣跚地朝火車站方向走。
“大爺,你看,你傢裡也沒別人,回傢後,生活也是問題,不如就在墓地待下去,要是真有事,我會照顧你的。”房青群盡量用客氣、懇切的語氣對老頭兒說。
見老頭兒在猶豫,房青群連拉帶拽地把他攙上瞭車。
二、詭聲
房青群心裡雖忐忑不安,但兩天的應酬下來,他漸漸淡忘瞭那晚的事。這天半夜時分,他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瞭,他拿起電話,聽到老頭兒急促而蒼老的聲音時,手裡的電話差點掉在地板上。

老頭兒說,他聽到墓地裡傳來一聲慘叫,隨後是長一聲短一聲的呻吟,那聲音悶悶的,好像來自地下。他拿著掃帚圍著墓地轉瞭一圈,都沒看到人影。他讓房青群去墓地看看。
房青群天亮之後來到墓地。老頭站在墓地的大門口,身上濕漉漉的,看樣子,他從後半夜就一直待在門口。
房青群拉著老頭兒在墓地轉瞭一圈,沒發現什麼異常,最後,他們停在房青群父親的墓碑前,房青群發出“啊”的一聲驚叫。
遺像裡,房青群父親的嘴角流下一些暗黑色的東西,一直淌到碑底。碑底有一個慘白的東西。老頭兒戰戰兢兢地撿起那個東西,隨後掩住鼻子,拿到瞭房青群面前。
房青群面色發白,他看清瞭,那是一顆牙齒,牙齒上帶著些爛黃的東西,是一點幹癟的爛肉,一股刺鼻的臭味傳瞭過來,是屍臭。難道,這顆牙是房青群父親的,他嘴角流下的暗黑色的東西就是血?
房青群和老頭兒對望著,兩人的身體都在哆嗦。老頭兒昨晚聽到的慘叫和呻吟聲是來自埋在地下的房青群的父親,他被硬生生地拔掉瞭一顆牙齒。
房青群回放瞭昨晚的錄像,沒看到人影,卻聽到一聲沉悶的慘叫和幾聲呻吟,那聲音,渺不可及,像是來自地下。
“你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那天看到父親的遺像上有淚痕,他隨葬的戒指出現在墓碑旁,現在,連他的牙齒也出現瞭。”房青群驚恐地問老頭兒。
老頭兒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停瞭半晌,才木訥地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想,那邊和陽間應該沒什麼區別。從流淚和牙齒來看,你父親在那邊過得並不好,甚至受瞭欺負。是不是你近來沒給他燒紙錢呀?可能他在那邊沒錢花瞭,才遭人欺負的。”
“不會,逢節日,我都會給父親燒紙,他應該不會缺錢的,”房青群又看瞭看老頭兒,接著說,“要不再燒些紙試試。”
房青群說做就做,一會兒就買來一大摞冥幣,在父親墓前燒瞭起來,邊燒邊念叨著。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2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