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我小的時候住在一個叫做大荒溝的小山村裡,小村四面環山,隻有幾十戶人傢,各傢都有寬敞的菜園,因此相隔甚遠。
從我傢向北走,隔瞭兩傢就是我姥姥傢。再繼續向北走,直到村子的盡頭,與村民的墳地相隔不遠的,在半山腰上一棟低矮的茅草房裡,住著一位白發皤皤滿臉核桃紋的幹癟精瘦的老太太,我叫她太姥。
太姥孤身一人。倘若我傢包餃子,或是我姥姥傢做瞭什麼好吃的,大人們就會打發我去給太姥送一碗。每隔一段時間,我媽還會帶我去太姥傢打掃衛生。
我總是蹦蹦跳跳,一進大門就喊:
“太姥,我給你送好吃的來啦。”
“太姥,我們給你打掃衛生來啦。”
太姥有時蹣跚著迎出門來,有時坐在屋裡喊:
“進來吧,小兔羔子。”
我走進她黑黢黢的屋子,太姥盤腿坐在炕上。倘若是冬天,炕上就會放一個火盆。太姥總是在擺弄一副小牌,窄窄的長長的那種,有“條子”、“萬子”,和現在的麻將很相似。太姥的手裡握瞭一把牌,她的對面和左右各擺瞭一把牌。太姥每天都在玩牌,我媽和我姥姥都已經司空見慣,說太姥自己在和自己打牌。
太姥下地來接我的碗,臨下地前小心地把牌倒扣在炕上,眼神犀利地向對面看一眼,似乎在警告人傢不許偷看。太姥匆匆把碗放好,幹枯的手撫過我毛茸茸的頭發,然後便去大板櫃裡掏出一塊已經快化掉的水果糖來塞給我,打發我趕快回傢。
村子裡沒有路燈,夜裡伸手不見五指,山林裡常常傳來梟鳥的驚啼。女人和孩子都害怕夜晚,一到夜裡就關門閉戶。太姥傢住得僻遠,所以我媽從來不讓我在天黑之後去太姥傢。
長白山的冬天,夜晚來得特別早,才四點多鐘,黃昏就翩然而來。我那天好像睡瞭一覺,從炕上爬起來時發現傢裡異常冷清,媽和小弟都不在傢。我先去姥姥傢找,沒找到,就一直向北,往太姥傢走去。

還沒到太姥傢大門口,就見山路那邊來瞭兩個穿青衣的老太太。兩個人腳步輕盈,有說有笑,到瞭太姥傢門前還不忘抿抿頭發,扯扯衣襟,也不知道她們怎麼開的門,轉眼間兩人就閃身進屋,沒瞭蹤影。
我想太姥傢有客人,我媽也一定在這裡,便連忙跑過去,可是太姥的門已經插得死死的,我推瞭幾下,紋絲不動。
沒找到我媽,沒有叫開太姥傢的門,我很是不甘,便繞到菜園裡,扒開棉窗簾向屋裡看。
屋子裡似乎沒點燈,卻並不黑暗。太姥坐在炕上,我剛剛看到的那兩位老太太一左一右坐在她的身邊。太姥的對面還坐著一個和我媽年齡差不多的陌生女人,四個人正一邊說笑,一邊認真地看小牌。
“和瞭。”太姥樂滋滋地喊瞭一聲,把手中的小牌一套套地擺開,三個人看一眼,紛紛把手伸到屁股底下拿出錢來交給太姥。看著那麼大一把花花綠綠的票子,我很想拿在手裡幫太姥數一數。
我拱進棉窗簾裡抻著脖子往裡看,既想看太姥贏瞭多少錢,又想看看我媽在不在,不想一腳踢在一塊木頭上。隻聽“咕咚”一聲,屋子裡的人立刻警覺起來,坐在太姥對面的女人說:“我得回傢看看,可不能讓別人占瞭我的房——我可是花瞭大價錢的。”

太姥笑呵呵地說,“對對,你租瞭我的房,可得好好保護著,要是糟蹋瞭,那可得雙倍賠償。”
說著話,年輕女人已經一溜煙出瞭門。
我躲在窗簾後面,呆呆地看著這個陌生女人,不知她傢在何處,租的是太姥的哪所房子。我認真想瞭一下,好像沒聽說太姥有別的房子。
奇怪的是,女人並沒有走出院門,卻飛速地向房頭奔去,那裡是用四根粗壯的木頭支起來的苞米樓子:閣樓上儲藏苞米,下面隻有四根柱子,四周全無遮擋。
那裡放著的,是口漆成紫檀色的棺材,我媽說那是太姥百年之後的住處。
一股冷風刮過,棺材在老北風裡咯吱咯吱地響起來,沉重的棺蓋慢慢向一側移去,露出帶瞭白茬兒的縫來。
一眨眼的功夫,女人已立在棺材前,隻見她身子一軟,就像一幅畫一樣流進瞭棺材裡。
我傻住瞭……
這時屋裡的人開始說話。一個老太太說:“你這老鬼,把棺材租給這些孤魂野鬼,掙瞭不少陽壽吧?要不,你早該搬到東山上和我們住在一塊瞭。”
說完咭咭地笑起來,笑聲很刺耳。
另一個老太太用尖削的下巴指瞭指門外說:“咱們是老姊老妹瞭,我倆不會把你怎樣,你就不怕她把你拽走?”
太姥扁瞭扁嘴巴,一邊洗牌一邊說:“我這個年紀,一腳在陰一腳在陽,想上哪邊都是我自己說瞭算,誰也拽不走嘍。”
這時,我又聽見棺材軋軋地響,渾身不由得戰栗起來。忽然吹來一股陰風,我一回頭,坐在太姥面前的那個女人的臉幾乎貼在我的臉上。她隻向我輕輕吹瞭一口氣,我就什麼都不知道瞭……
“有鬼啊!”我終於大喊一聲,一骨碌爬起來。炫目的光刺得我睜不開眼睛,等我適應瞭環境,左右一看,才發現我躺在自傢的炕上。太姥和姥姥都在,正和我媽嘮準備過年的事。聽到我的喊聲,姥姥嗔怪說:“這孩子,又做噩夢瞭。”
我媽還在探討她關心的問題,根本沒有理我。我偷眼去看太姥,她也正在看我,目光裡滿是慈愛……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