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1.買水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我祖父的身上。那時,他還是個七八歲的小毛孩兒,長得又黑又瘦,大傢都叫他“石頭”。
1940年,一個夏日的午後,石頭跟著父母逃荒,流落到瞭一個叫鄱湖嘴村的地方。
石頭的爹娘站在村口,初來乍到,不禁有些茫然。石頭倒是一臉驚喜,兩隻大眼睛亂轉,很快就發現不遠處有個小池塘。天氣炎熱,他想捧些清水洗洗臉涼快一下,於是蹦蹦跳跳地朝池塘跑瞭過去。
來到池塘邊,石頭把手臂浸在池水裡,立刻感到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涼爽舒適。就在這時,石頭看見有兩個小夥子從遠處走來。二人長得很像,年長的走在前面,身披一件極不合身的黑色破棉襖。年輕的跟在年長的後面,手裡還端著一隻大木盆。兩人都是耷拉著腦袋,一臉愁雲。
天氣熱得很,這人為什麼要穿棉襖呢?更令石頭奇怪的是,二人走到池塘邊上,那個穿棉襖的小夥子忽然從懷裡掏瞭幾枚銅錢,對著池塘叨咕瞭幾句,手一揚,居然把錢撒進瞭池塘裡。他朝身後端盆的小夥子招招手,隻見那小夥子蹲下身子,從池塘裡舀瞭滿滿一盆清水,然後二人才小心翼翼地端著水盆離開瞭池塘。

石頭想,這人真怪,竟然把錢白白扔進水裡。石頭忙跑到他爹娘跟前,把剛才看見的怪事給他爹說瞭,問他爹是怎麼回事。但他爹正一門心思找落腳的地方,根本沒註意到那兩個小夥子。
正巧這時走過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大爺,石頭他爹立刻上前拱手施禮說:“請問這附近可有荒廢的院子,或是能夠落腳住人的地方?”
老大爺挺熱心腸,抬手一指,說:“從這裡一直往兩走,快到湖邊時,有幾個破落院子,好久沒人居住瞭,野草長得一人高。你要是和些泥修補一下,還能將就住住。”
石頭爹娘一聽,連連稱謝,問:“敢問這位大爺貴姓?”
“姓陳,你就叫我陳老爹吧。”陳老爹打量瞭他們一番,又說,“我傢就住村西,咱們一路走,相互還可以說說話。”
石頭爹娘推著獨輪小車跟在陳老爹身後,石頭卻仍惦記著剛才看見的怪事。那兩個端著木盆的年輕人擔心水會溢出來,所以腳步邁得很小,並沒有走遠。不一會兒,石頭又看見瞭他們,就抬手指瞭指他們的背影,問陳老爹說:“爺爺,我剛才看見他倆拿著小盆去池塘舀水,怎麼還往池塘裡面撒銅錢呢?”

陳老爹抬頭張望瞭一眼,說:“他們啊,是來池塘買水的。”
“買水?”石頭不由愣瞭。
陳老爹看著石頭,咧瞭咧嘴說:“你個小鬼,好奇心還挺重。用錢換水,不叫買水叫什麼?那二人是兄弟倆,因為傢裡有長輩去世瞭,這才來買水的。這是我們當地的風俗,你當然不知道瞭!”
“哦?”石頭眼睛一亮,來瞭興致,“那您受累給我仔細講講唄,也讓我長長見識。”
“好,我就滿足下你這個小鬼的好奇心。”陳老爹笑瞭笑說,“在我們村子裡,去世的老人入殮前,得由長子披著老人生前穿的棉襖,次子抱著老人的遺像,三兒子端著老人生前穿的鞋,幺子端臉盆,依次去池塘‘買水’為老人凈身……”
原來如此,石頭聽瞭,恍然大悟。
那間廢棄的房子就在陳老爹的隔壁,雖然破舊,但石頭爹媽已經很滿足瞭。趁爹媽打掃房間的工夫,石頭偷偷溜瞭出去,繞著土街跑瞭一圈,很快又發現瞭一件稀奇事,於是他急忙來到陳老爹傢裡。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23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