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自從黃中在古城(詳情請看《死寂四小時》)救瞭我之後,我便與他做瞭很要好的朋友,可以說我也是他唯一的朋友。這次的故事便是他告訴我的,當他帶著嘲諷的口吻與我講述的時候,我卻沒有辦法笑出來,原因便在於這個故事讓我有瞭不適的感覺。
那是發生在去年的事情,去年秋天來的很早,盡管外面依然是綠昂昂的一片,可是早已經刮起瞭陣陣陰冷的風,隻是寒風吹不走那強留在樹枝上的葉子,反而吹得人心瑟瑟發寒。
在城市做治安警察卻是很少正事,黃中也不例外,他接到上級命令去往黃石山解決幾戶人傢的糾紛,可是去的當天卻下起瞭大雨,雨水仿佛在天空落下一層層水瀑,打在人身上猶如鋒利的刀子劃過一般。
黃中並沒有開車,因為黃石山隻有錯綜復雜的羊腸小道,而且被覆蓋在茂盛的樹葉當中,而黃石山因為土巖過多,遍體黃色,所以才起的這樣一個名字,而土巖又一個特征,那便是軟,要想在這裡搭下公路,除非你有登月的科技。
這雨傾盆而下,黃中在遠處看見一個破舊的土屋,算是抓住瞭一根救命稻草,便迅速的跑瞭進去。而這件土屋卻是早已荒廢,並沒有人居住,隻是黃中走進裡面的時候,才發現在他之前已經先到瞭五個人。
看上去都是這裡的村民,身邊都放著彎彎的鐮刀,隻是這冰冷的天氣,黃中看瞭刀便更加冷瞭。
黃中打瞭個招呼便坐瞭下來,而對方也是招瞭一下手算是回應,可是這雨到瞭晚上卻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隻是噗噗的下個不停,雖然黃中心裡焦急,可是卻被這裡的氣氛拉到瞭低谷。

土屋裡一片寂靜,靜的可以聽見其他五個人急促的呼吸,而這時外面也有瞭遲來的雷電,嘩嘩的節奏將六個人聚在瞭一起。黃中卻不知道這五人為何如此緊張的呼吸,也不知這種滲人的氣氛來自何處。
這時黃中聽見瞭有人說話:“看來這雨要持續到很晚瞭!”聲音尖銳的很,像極瞭刀子刮在玻璃上的感覺。
“那就講些段子娛樂一下吧!”這個聲音便更加凌厲瞭,黃中聽後便覺得是猶如自己牙齒正在毛線上來回的挫著,身上的毛孔不覺張瞭開來。
“那位城裡人參加嗎?”有人問。
黃中沒有回答,因為他還沒來得及回答,那五個人已經說瞭起來,這時不知誰拿出瞭手機打開屏幕放在瞭人群中,黃中一看,隻見那五個人個個面黃肌瘦,眼睛瞪得直直的,熏黑的牙齒也暴露在外。
“我先說!”第一個人說話瞭。
“好!”有人應。
“你們知道嗎?李秋死瞭!”那個人說話瞭,聲音突如其來的,不過黃中卻不知這李秋又是何人。

“據說是被雷電劈死的,不知道是真的嗎?”有人輕聲細語。
“先聽我說!”第一個人制止其他人的插話。
這時屋子又恢復到死寂的狀態,大傢都屏住呼吸等待著。
“記得上次是一年當中最熱的時候,我放工回傢,卻在河邊遇見瞭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李秋!”
不管李秋是誰,而此時黃中已經深深的被對方的話吸引住瞭。
那人繼續說道:“我看見他搖搖晃晃的,嘴裡念叨這什麼,朝河邊走去,我叫喚他,他卻不理,隻是埋著頭在河邊渡來渡去,然後我走近一些問他在做什麼,然後他終於抬頭瞭,我看見他眼神中滲透出十分的恐懼,他似乎看見我也非常害怕,眼睛瞪得大大的,突然他瘋瞭一般往水裡跑,很快跑到水裡不見瞭。我還以為李秋發羊癲瘋瞭,可是等到我回傢一問才知道。”那個人停瞭下來。
“知道什麼?快說啊!”眾人問道。
“在我看見李秋的前天,其實他已經死瞭!”第一個人這樣回答著,聲音平淡,沒有一絲波折,可是在場的都怔住瞭,他們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黃中的心臟也被提瞭起來,屋子裡的空氣更加令人窒息瞭。
“你也看見瞭?”第二個人問。
這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將眼光移到瞭這個人身上。
“你也看見瞭?”第一個人看著那人問道。
那人隻是點點頭。
然後說道:“其實我看見的不是李秋,而是李秋的弟弟!”
“你說的是李秋的傻弟弟,李正?”第一個人問。
“恩,就是他!”當那個人回答後眾人都聚的更緊瞭,而黃中卻發現自己遇見瞭不可思議的事情。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2345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