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去年與S的通宵長談,給我留下瞭很深的印象。當時我和S一邊回憶著身邊的離奇經歷,一邊分析著其中的玄妙,這裡面,有悲,有喜,有哀,也有樂。之後由於工作的關系,我極少有時間能和S聚上一聚,而他也在拼命創作自己的詩詞集,常常出門尋找靈感,更是極難找的到他。

忙忙碌碌之間,一年就這樣過去瞭。回老傢過完瞭新年後,所有的一切又全部回歸到正常狀態中,我也不例外,依然要重復著以往兩點一線的生活。轉眼間過完年回來也已經快有一個月瞭,我想想,這時間過的還真快,也不知道S現在怎麼樣瞭,這過年回來後還一直沒有跟他聯系呢,看來自己還真是忙暈瞭!很快,我便撥通瞭S的電話,聽到他的聲音還是同往常一樣平靜。

“Y,你回來瞭?”

“哈哈,真是太忙瞭,過完年後一直忘瞭跟你聯系,你現在怎麼樣?”

“我還不是和平常一樣!不過最近我這邊的房子快到期瞭,房主想把房子賣掉,不打算繼續租瞭,我現在還要忙著找房子呢!”

“這樣啊?那你幹脆別找瞭,反正我這裡還有間空房,要不嫌棄的話,就直接住過來得瞭,省的你在外面到處找!”

“好吧,既然這樣的話,我等租期滿瞭後,就直接搬去你那裡吧!也是很久都沒有跟你好好聊聊瞭。”

“恩,說的也是,我也一直在懷念去年的那個五一呢!那就這麼說定瞭,等你搬過來,我們有的是時間聊!”

S的房子很快便到期瞭,等到我們把所有的房間都收拾完畢後,已經是四月初瞭。很快,便到瞭清明,難得的假期,加上S又在身邊,呵呵,看來去年五一的慣例終於又能夠延續下去瞭。由於,今天是清明,這晚我和S談話的內容自然是從掃墓開始。

那是發生在前年清明節的事情,就在清明的前一天,我收到瞭以前高中同學薑蓓發來的一條短信,上面說明天是清明節,她想去墓園為一個朋友上上香,由於在這邊沒什麼親人,便希望我能夠同她一起去。薑蓓是我以前在學校時期的戀人,我們談瞭兩年,最後還是以分手收場,之後便一直沒有再聯系瞭。這次突然收到她的短信,還是不由讓我回想起瞭以前的一些不愉快,可是那些畢竟也都過去瞭,青澀的蘋果終究也有成熟的那一天。想到這裡,我還是答應瞭她的請求。

下班回到傢,剛一進門,電話便響瞭起來,我一接電話,沒想到居然是薑蓓打過來的,雖然她在電話那頭隻是應瞭一聲,隨後便沉默瞭,可是她的聲音我還是十分熟悉的。知道是她打來的電話,我一時也覺得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這樣尷尬瞭一陣後,還是她那邊開瞭口:“Y,這段時間你過的還好吧?”

我苦笑瞭下,也許在這種情況下,能找到的對白也隻有這一句瞭。

“恩,還好。你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

“哦,是這樣的。我最近常常有留意到你在QQ空間裡寫的文章,知道你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明天也叫上他一起去吧!”

“QQ空間啊,你是說S嗎?”

“是的,希望你能叫上他一起去。”

我實在搞不懂她的用,可也隻好答應下來瞭。掛斷電話不久,S便從外面回來瞭,當我跟他說起這件事時,他的第一反應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很幹脆的就拒絕掉瞭。也難怪,他跟薑蓓素未謀面,對於這樣的陌生人,S是從來都不會有興趣的,可好歹我答應瞭薑蓓,他想不去可不行。於是,我花瞭一個晚上的工夫,不停的在S耳邊向唐僧念經一樣叨叨,才終於把他給說服。

到瞭清明節的那天,我們按約定好的時間同薑蓓碰瞭頭,時隔幾年後的見面,發現她看上去還是同以前一樣,隻不過稍微比以前多瞭幾分韻味。

雖然有瞭之前的通話,可是現在見瞭面之後,我們還是覺得有些尷尬,彼此都找不到太多的言語,S自然也隻是跟在我們旁邊,默默的欣賞著周圍的景色。

就在這樣的尷尬氛圍中,不覺已經來到瞭墓園,可是出乎我的意料,此時整個墓園居隻有我們三人!

“還真是奇怪瞭,沒想到今天來掃墓的人這麼少!沒記錯吧?難道今天不是清明?”

聽到薑蓓這麼說,我抬手看瞭看表,說道:“沒有錯啊,今天的確是清明,也可能過一會兒,來掃墓的人就會慢慢多起來瞭,我們還是趁現在沒有人,趕緊去看看你說的那位朋友吧!”

“也對,不然等下來的人多瞭,光是放鞭炮的就足夠讓人耳鳴的瞭。”

說完,薑蓓領著我和S,很快便來到瞭她朋友的墓前,由於墓還沒有立碑,她便同我們介紹道:“這是我前任男友的墓。”

聽到這裡,還真是讓我心裡有些不快,我實在不知道此時應該以什麼樣的身份來上香。薑蓓似乎看出瞭我心裡的想法,便對我說道:“不好意思,Y,這次之所以執意叫上你和S,實在是因為有件怪事一直纏著我,遇到這樣的情,也許隻有你才能夠幫我瞭。”

她一邊說著,一邊點頭朝我和S表示歉意。聽到她這樣說,S似乎有瞭點興趣,“恩,我們還是先給這位朋友上柱香再接著往下說吧。”

“不,你們還是先聽我把事情說完,我一直有種不詳的預感。”

看來這次的事情一定不簡單,因為我知道薑蓓不是一個喜歡危言聳聽的人。

“他叫陳曉斌,雖然他這個人很有才氣,出過兩本書,可是我覺得像他這樣下去,是不會有太多的發展空間的,這樣的人太沒有安全感瞭,所以談瞭半年,我就同他提出瞭分手。可是,沒想到,分手後,他一個勁的糾纏我,每天打電話解釋,希望我能原諒他,看到他這個樣子,實在是讓我十分討厭。為此,我隻好被迫更換瞭電話號碼,重新換瞭個地方住,就這樣,才終於擺脫瞭他的死纏爛打。”

聽到這裡,不禁覺得有些似曾相識的地方,當年,薑蓓也是以對我的發展前景不看好而提出的分手。S倒並沒有註意到這些,看來像是對她所說的不詳產生瞭濃厚的興趣,他點點頭,示意薑蓓繼續往下說。

“我本以為能夠這樣就算瞭,可出乎意料的是,陳曉斌居然在自己租住的房間裡,選擇瞭上吊自殺,想必這則新聞你們也都聽說過。我真沒想到他會這樣的認死理!就在他自殺後的一段時間,我經常會在夜裡夢到他,整個人掉在我的前面,不停的擺啊,擺啊。這實在是太可怕瞭,現在我隻好搬回去同父母一起住,這樣夢到他的次數減少瞭一些,好歹也能夠讓我喘口氣啊!然而,就在前幾天晚上,我又再次夢到瞭陳曉斌!我記得他在夢裡跟我說,要我在清明的時候一定要來這裡,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我實在是太害怕瞭,想不來不行啊!好,我想起以前你經常喜歡琢磨這方面的事情,最近又在你的QQ空間裡知道瞭S,所以我隻好來找你們瞭,萬一要是出瞭什麼奇怪的事情,你們可要幫我啊!”

原來,薑蓓所說的不祥預感是在這裡,為情自殺這樣的事情的確不少見,可是死後還一直纏著不放的,這次倒還是第一次聽說,我趕緊把S叫到一邊,向他問道:“你怎麼看薑蓓做的那個夢?”

“這個倒並不奇怪,因為像這樣的托夢事件,古今中外的書上都有許多類似的記載。可我擔心的是,陳曉斌如果是想要薑蓓來自己的墓前看他的話,那我們現在可就成瞭多餘的人瞭!一旦,有什麼事情……”

突然,一陣震耳的雷聲打斷瞭S的話,我和S不由抬頭看看天,隻見天上烏雲密佈,陰沉沉的越壓越低,我頓時感受到瞭一種壓迫感,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的緣故。

“Y,S,我看我們還是先出去,找個地方躲躲吧!這天也真是夠奇怪的,一下子就突然變黑瞭!”

薑蓓的話音剛落,周圍已經變得如同深夜一般,整個墓園頓時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這樣的情景,實在是讓人有些膽寒。

“恩,我們還是找個地方避避,如此反常的天氣,一旦下起雨來,肯定如同瓢潑一般瞭。”

薑蓓和S似乎都很贊成我的話,於是,我們準備趕緊從墓園出去,看外面有沒有能夠避雨的地方。

可就在我們剛一轉身的時候,身後的薑蓓突然發出瞭一聲尖叫,我和S急忙回頭,隻見距離薑蓓眼前幾尺的地方,突然憑空出現瞭一個繩圈!眼看就要套上薑蓓的脖子瞭,我急忙跨前一步,把扯開那個繩圈,突如其來的這一幕,一下便把薑蓓嚇的癱坐在瞭地上,這也難怪,心理上和精神上的雙重刺激是很容易把一個人擊垮的。

“Y!趕緊背上薑蓓!快走!”

S的這一聲大喊提醒瞭我,突然出現瞭這樣的東西,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沒想到薑蓓的預感這麼快就成為瞭現實,看來,現在還是趕緊逃出這個陰森的墓園要緊!

可就在我背起薑蓓的時候,離我們不遠處的繩圈竟然慢慢開始蠕動瞭起來!在那一瞬間,我發現自己的四肢已經失去瞭知覺,眼睛想閉也閉不上,整個人隻能僵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註視著眼前那個繩圈的變化,這一刻,我清楚的聽到瞭自己的心跳聲!

眼前的那個繩圈,扭曲的幅度慢慢增大瞭,隻見繩圈越張越開,張到直徑大概為一米左右的一個圓圈時,便突然停住瞭。就在我對眼的這一幕感到震驚時,從張開的那個繩圈裡面,竟然伸出瞭一隻蒼白的手!

“啊!”

身旁的薑蓓再次發出瞭尖叫,我本想伸手將她的眼睛捂上,可是自己依然四肢僵直。與此同時,一個渾身白衣的人慢慢從繩圈裡面爬瞭出來,與《午夜兇鈴》不同的是,這個人並沒有遮面的長發,從繩圈爬出來後,便在我們眼前站起瞭身。

“薑蓓,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討厭我,才來瞭這麼一會,就要走瞭?你們要知道,這裡可是我制造出的結界,無論你們怎麼跑都是沒有用的!”

隨著眼前這個白衣人開口說話,我感覺到四肢又可以活動瞭,沒想到,整個墓園之前就隻有我們三個人,原來是這個原因!

“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你們還是自己去問問薑蓓吧!”

“你……你……是陳曉斌?”

聽到薑蓓那顫抖的回答,白衣人似乎十分滿意,“你還記得就好,你知道我有多麼愛你嗎?自從你離開我以後,我實在是無法找到生活的快樂瞭,整天活在煩悶中,不光工作幹的不好,就連我之前一直引以為傲的書也找不到創作的靈感瞭!我知道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不在我身邊的緣故,隻要你能夠回到我的身邊,一切都會像以前一樣的。”

聽到陳曉斌說出這樣的話,我知道他已經完全把自己迷失在這份感情中瞭,就算死後,也依然無法擺脫這種束縛。

“陳曉斌,我知你很愛薑蓓,可是事已至此,你和她如今兩界永隔,又何必再次強求呢?”

“哼,你算是薑蓓的什麼人?我這次就是想讓她能夠永遠和我長眠在這裡的,隻要進入瞭這個繩圈,我和她就再也不會分開瞭。”

事情看起來越來越不妙瞭,隨著陳曉斌一步步朝我們走來,他身旁的繩圈也跟著向這邊蠕動瞭來。

“啊!曉斌,不要過來!”

看到繩圈慢慢的朝我們爬來,薑蓓再次發出瞭絕望的哀嚎,然而,就在她喊出“曉斌”這兩個字時,陳曉斌和繩圈居然停瞭下來。

“薑蓓,你終於還能像以前那樣稱呼我瞭,如果你當初能夠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事情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的地步啊!你不知道,自從我自殺瞭後,本想安心離開這個世界的,可是我始終無法忘記之前我們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我一直被這樣的情感所束縛著,哪裡也去不瞭。我很想知道,當初你為什麼要毅然選擇分手呢?”

沒想到薑蓓無意中喊出的那聲話,居然觸到瞭陳曉斌的情感深處,我發現他那張蒼白的臉也不再像之前那樣可怖瞭,就連他說話的口氣也逐漸溫和瞭起來。薑蓓似乎也覺察到瞭這些變化,她也不再像之前那樣一直發抖瞭,也能夠像平常一樣說話瞭。

“曉斌,我不是一直說過,你不適合我嗎?我需要的是一個有經濟實力的丈夫,可是在你身上,我看不到。”

“為什麼?我為瞭你,一直都在努力的工作和寫書,你也看到我之前所取得的成績瞭?”

“可是我一直覺得沒有安全感,單靠這樣平凡的工作以及寫書,我完全看不到希望,我說的這些可都是真心話,曉斌,你可以好好想一想。”

單純為感情而活的人往往是十分脆弱的,而為感情選擇瞭自殺的陳曉斌自然也不例外,就在薑蓓找到能夠觸到他心靈深處的言語時,此時的陳曉斌已經完全沒有像之前那樣的可怕瞭。我和S也都希望能夠利用現在的機會,解開他的心結,好讓他能夠重新進入到輪回之中。

“陳曉斌,我們是薑蓓的朋友,我們也都知道你對她用情很深,可是感畢竟是雙方的,如今這樣的局面,你如果強行要帶薑蓓走的話,我想她是不會有任何快樂的,當你看見她無法得到幸福時,難道這樣的結局就是你想要的嗎?”

“Y說的很對,曉斌,以你當時的經濟實力,是完全不可能給我帶來幸福的,這樣下去,隻能讓我永遠生活在苦悶中,所以我們是無法在一起的。”

面對我們的車輪戰術,陳曉斌慢慢有些動搖瞭,他把手一揮,之前籠罩著整個墓園的黑暗逐漸散開瞭,幾縷柔和的陽光也照瞭進來。

“我覺得你們說的有道理,我的確無法帶給薑蓓幸福,也許是我之前太一廂情願瞭,你們還是走吧!”

聽到他這麼說,我總算是舒瞭一口氣,心想這次離奇的清明經歷總算能平穩的畫上一個句號瞭。然而,就在我和S都準備朝墓園的出口處走去時,突然,隻見薑蓓一甩手,兩張黃色的紙朝陳曉斌快速飛瞭過去。

S見狀,趕緊喊瞭一聲:“小心!”

我正在納悶S幹嘛要喊小心時,隻見那兩張黃紙已經緊緊粘到瞭陳曉斌的身上,隨著薑蓓的一聲“滅”,陳曉斌身上頓時燃起瞭紫色的火焰,還沒等他發出半點聲音,便連同繩圈一起煙消雲散瞭。

看著眼前這匪夷所思的一幕,我不禁問道:“薑蓓,你這是在幹什麼?剛才那紫色的火焰是怎麼回事?”

“還好我帶瞭這個,不是之前被他嚇到,一時忘記瞭,早就讓他魂飛魄散瞭!”

“啊?你是說剛才陳曉斌魂飛魄散瞭?”

“Y,沒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許多道士經常會用到的‘真火符’,這種符的殺傷力很大,可以召喚地獄的烈焰來進行攻擊,通常是被用來驅除惡靈的。”

S話音剛落,薑蓓便接著說道:“你說的沒錯,這是我從一個道士那裡買的,本來以為你們兩個經歷過許多這樣的事情,能夠幫我除掉這個惡靈,可沒想到你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叫我一定要帶上S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

“恩,沒錯,因為光靠你一個人是肯定沒有用的。”

“可陳曉斌並不是惡靈啊!他還沒有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啊,他到最後也還是希望你能夠過的幸福的!再說瞭,他也肯放我們走瞭,你為什麼還要讓他魂飛魄散呢?”

“因為我不想讓他再一直纏著我,他隻要存在一天,我的生活就無法安寧!”

“雖然陳曉斌死後陰魂不散,這是他自己誤入歧途,可是之所以會出現今天樣的局面,也是同你當年和他分手有著直接的關系的!”

“Y,你是想說你自己嗎?其實,你也應該清楚,我同你分手也好,我同陳曉斌分手也好,原因都是一樣的!是你們沒有上升的空間,又如何要我一直跟著你們?”

沒想到這幾年不見,她變的越來越勢利瞭,一旁的S見狀,連忙把我拉到瞭一邊。

“薑蓓小姐,我之間便一直覺得很奇怪,在之前,你也一直說看不到陳曉斌會有所作為;現在,也說Y不會有上升的空間。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判斷出這些的呢?”

“看來,Y並沒有誇錯人,你的洞察力果然敏銳!雖然你們今天沒幫上什麼忙,不過看在你們一路上陪我到這裡來的份上,我還是告訴你們這個秘密吧!也好讓你們心服口服!我從前兩年,便開始迷上瞭炒股,很快便開始在電腦上運用一種軟件來分析各支股票的K線圖走勢,從中尋找出有上升空間的個股,每天,我都會花費很多時間在這個軟件上面。

直到有一天,我的電腦突然中瞭一種奇怪的病毒,我找瞭很多知名的殺毒軟件,都沒有辦法解決,更奇怪的是,我在網上也根本搜索不到該病毒的任何信息,就好像我是這個病毒的第一個受害者。最後,就在我絕望到準備重新換臺電腦時,突然,這種病毒莫名其妙的消失掉瞭,電腦上所有的程序全都回復到瞭正常,就好像之前根本沒有中毒一樣。雖然,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可是電腦好瞭,我也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瞭。

一次,我出於無聊,便在股票分析軟件中,本應輸入個股代碼的框框裡輸入瞭自己的身份證號碼,奇怪的是,軟件並沒有出現輸入錯誤的提示,相反的,還出現瞭一支個股的K線圖!更讓我吃驚的是,這隻個股的名字竟然就叫薑蓓’!並且,走勢還是相當不錯的。

開始,我隻是覺得出現這樣的巧合很有意思,也沒把這事太當真,隻是抱著玩玩的心理,我又試瞭父母以及身邊幾個朋友的,這次,我發現軟件不但對他們的人生走勢做出瞭分析,連他們之前什麼時候運勢不好,什麼時候順風得勢也全都分析出來瞭,結果也是驚人的準確!因為,身邊這些人的情況,我可是再也瞭解不過瞭啊!

於是,我又想辦法找來很多人的身份證號碼,一一做瞭試驗。最後,我發現,這款軟件隻能在我自己的電腦上才能產生這樣的效果,並且,隻能對與自己有過一段時間接觸的人才能做出分析,但是分析出來的準確率卻是百分之百!”

聽著薑蓓滔滔不絕的講著這些,我突然發現,在她的眼中,並沒有我和S的影像,有的隻是兩張由紅綠色組成的K線圖。

“Y,這下你應該知道為什麼我會選擇與你分手瞭吧?因為你的K線圖走勢說明,在30歲之前,你的走勢一直很平穩,不會太高,也不會太低,但是,在30歲之後,便會一路振蕩下行。陳曉斌的K線圖就更差瞭,在28歲的時候便會一直處於低谷,而事實也證明瞭這點,他在自殺那年正好是28歲。”

聽到這裡,我實在是無法忍受瞭,“僅僅就是因為軟件分析出來的結果,才成為瞭你選擇男友的依據?這樣的結果,和街邊的電腦算命又有什麼不同?”

“Y!你要認清現實!這不是算命,這可是科學的分析,你自己沒有發展的前途,隻能怪自己的能力不夠!不要因為這款軟件分析出瞭實情,你就在這裡惱羞成怒!”

薑蓓的這一句話重重的敲在瞭我的心坎上,想想自己之前一直都是平平庸庸的,做任何事情談不上好,也談不上壞,難道己這一生真的就是和那張分析出的K線圖一樣?

“薑蓓小姐,你的這段經歷的確很有意思,可是,我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股票分析軟件都是一樣,它們是不可能能夠百分之百預測出整隻股票的漲跌趨勢的。同樣,你所說的那個軟件也不例外,更何況它是在對一個人的人生走勢做分析!”

“S,看來,你和Y果然是一類的人,死要面子又何必呢?自己的走勢不好,又怨不得別人,我也隻不過是把分析出來的結果告訴你們罷瞭,至於相不相信,那可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瞭!看來,我們是不可能順路回去瞭,我晚上還約瞭一個朋友見面呢,隻有先同他接觸一段時間後,才能觀察他的K線圖走勢,希望這次能找對人,我就告辭瞭!”

話一說完,薑蓓便頭也不回的走瞭。見她走後,S拍瞭拍我的肩膀,說道:“算瞭,我們也還是早點回去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你也強求不得。”

“我知道自己沒有權利來評說對錯,像薑蓓這樣的女孩,社會上已經有太多太多瞭,勢利、拜金,從整個社會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已經存在瞭。”

“Y,不要太往心裡去瞭,所追求的不同,所選擇的生活方式自然也會不同,無所謂孰是孰非。”

“恩,我明白你的意思瞭,但是,S,你覺得真的有那樣的軟件能夠準確分析出一個人的人生走勢嗎?難道所有的這些,都隻是冥冥中的註定?”

“你知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宿命論’者,我覺得,或許有這樣的軟件存在,但是,人的這一生決不可能隻是一張一成不變的K線圖,當然,隻要你肯努力。”

雖然經歷瞭這樣的不愉快,不過,事情既然過去瞭,也沒必要一直死鉆牛角尖。過瞭幾天,我便重新投入到日常繁忙的工作生活中,很快便把這件事給忘瞭。

就在這個清明過後的半年,我從同學口中得知,薑蓓如願找到瞭一個準備在K市發展的港商,兩人很快就要結婚瞭。

然而,就在一個星期後,我便在報紙上看到瞭一則通緝詐騙犯的消息,剛開始掃瞭一眼,發現這個詐騙犯的名字怎麼和薑蓓找的那個港商的名字一樣?我趕緊抓起報紙,仔細把消息瀏覽瞭一遍,由於報紙上用的是化名,我也無法判斷這究竟是不是巧合。為瞭進行確認,我打電話同幾個同學分別聯系瞭一下,這個時候才知道,的確是薑蓓被那個所謂的“港商”給騙瞭,不光自己銀行裡的積蓄全部被騙光,還欠下瞭不少的債務,由於受到的打擊太大,薑蓓已經失語瞭,目前正住在醫院中。

得知這樣的消息,我無言以對,雖然很想去醫院探望一下,可是我知道薑蓓是不會願意再見我的,考慮到一旦我去瞭,有可能會刺激到她的病情,於是,我就放棄瞭這個打算。

當我把這事告訴S時,他隻是默默的說瞭一句:“用軟件來分析股票,出現瞭失誤,還可以補救。但是,用軟件來分析人的話,一旦出現瞭失誤,就不一定還能有補救的機會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