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瘋子
大多數恐怖的故事都會發生在夜晚,而這樣的夜晚肯定是月黑風高,一個黑影鬼鬼祟祟地出現……
今天就是這樣一個夜晚。
徐咩從網吧回來,此時已是午夜,這條路他很熟悉,每天都要走上幾遍。前面是小樹林,從小樹林中穿過去,再繞過一個小湖,就到宿舍樓下瞭。
可當徐咩走到小樹林的時候,就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兒,樹林兩旁的草叢裡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嘩嘩”作響。徐咩不敢多想,加快腳步趕路。
一隻黑貓出現在徐咩前面,不斷地用爪子撓著樹下的泥土,應該是在挖東西。
徐咩的註意力被黑貓吸引住瞭,他看向黑貓,想看看黑貓能挖出什麼來,是半截老鼠,還是一根胡蘿卜?
黑貓撓著撓著,果然,一個東西露瞭出來。夜色有點暗,徐咩看不太清楚,不過當黑貓完完整整地把那個東西叼出來的時候,徐咩看清瞭。

那是一根手指。
頓時,徐咩感覺脊背發涼,他甚至可以想象到下一刻黑貓會攔在他面前說:“既然你已經看到瞭,把你的手指也留下來吧。”
這事太怪瞭,徐咩不敢再看下去,他想跑時,四周出現一群野貓,有幾隻貓的嘴裡都叼著一截手指,其中一隻貓嘴裡叼著一隻耳朵。
徐咩的腿在發抖。
我感覺我該出現瞭。
我從樹後走瞭出來,猛地抓起一隻野貓,一把奪過它嘴裡的手指頭,然後一隻接一隻地將所有貓嘴裡叼的東西拿過來,這個過程中,沒有一隻貓逃跑。
徐咩瞪大眼睛看著我罵瞭一句:“你這個瘋子!”
我瞪著通紅的雙眼朝他走去,“嘿嘿”一笑說:“晚餐還不夠,要不你送我一些?”

徐咩跑瞭,跑得很快。
不過我明天還要去找他,我要揍他一頓。
我拿著從貓嘴裡搶來的那些手指、耳朵,轉向瞭樹林深處,拐瞭幾個彎之後,停在一棵歪脖子樹前,像敲門一樣,敲瞭敲樹幹。
突然,我感覺背後一陣發涼,猛地轉過身,我看到瞭一個女人。女人隻有半個腦袋,另外半個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啃掉瞭一樣。一邊掛著一個胳膊,另一邊少瞭一條腿。而僅剩的那一隻手上也是光禿禿的,沒有半根手指。
我說:“又找到瞭幾根手指。”
她說:“你幫我就是幫你自己,因為害我們的人是同一個人。”
我離開瞭樹林,回到食堂外的那個草堆,這兒是我的“傢”。
徐咩沒有說錯,我是個瘋子,至少在全學校人眼裡我就是一個瘋子,每曰瘋言瘋語,到處亂跑。有學生告發,校領導知道瞭我,想把我送進精神病院,但送進精神病院這筆錢誰出?我是個孤兒,況且我也沒幹過什麼壞事,隻是到處走來走去,所以時間久瞭,大傢也都習慣瞭。
沒有人生下來就是瘋子,當然我也不是。一年前我還是一個大一的學生,沒有人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23456下一頁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