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目錄

清朝初年,寧遠縣的張傢,是縣上聞名的富庶人傢。張老爺的原配夫人,去年突然得瞭怪病,一連請瞭好幾個郎中,都瞧不出個所以然來。
縣裡人都說,“張夫人平日裡心善,樂善好施,一個月都沒挨過,好人不長命啊。”
今年3月 ,張老爺便娶瞭位填房。“你們聽說瞭嗎?張老爺的續弦,原先隻是個丫鬟,這下是飛上枝頭瞭,真好命啊。”一時之間,人人都在艷羨這位填房。
向來隻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這位填房可不好伺候,脾氣大得很,動不動就打罵我們。”抱怨歸抱怨,因為張老爺寵愛續弦,張府上下,也隻有諂媚討好新夫人。隻有原配夫人生下的張少爺惦念著母親,還沉浸在悲痛中。
清明節的時候,張少爺獨自去給母親掃墓,沒成想,遇見瞭一件怪事。 他正欲去墳前擺上瓜果點心,隻見一條如碗口粗的蟒蛇正盤在母親墳上,嚇得他連連後退。
他正欲逃走之時,卻見那蟒蛇爬到墳前,朝他母親的碑跪瞭下來。 見此情景,張少爺心想,這蛇對他並無惡意,似乎還與他母親有些淵源。

正在他思索之時,那蟒蛇爬到瞭他跟前,一副溫順的樣子,竟把蛇頭俯在瞭他的腳上。隨後,便往山林中爬去,還回頭看他,似乎在等他跟上。
張少爺便跟隨往山林裡走,不過片刻,來到一處山洞前。那山洞長滿瞭一種一米多高的草,顏色深紫,他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你帶我來此,不知是何目的?”張少爺滿心疑惑,語罷,那蟒蛇突然用頭撞擊一棵草下的泥土。
張少爺趕忙過去查看。 他拿木棍撥開泥土,便露出一個小木盒,他打開一看,才知自己母親的死因。盒子裡有個木偶,它的胸口被一支發釵穿透,背後貼著他母親的生辰八字。他突然想起母親去世前,一直在喊胸口疼。母親墳上突現巨蟒,小夥跟著它鉆進山洞,才知母親死亡真相。
他見過這釵子,這釵子是他母親賞給繼母的!想明白瞭這一層,再看那些草,他想起繼母給她母親熬藥時,藥湯便是詭異的紫色,他當時還問過:“藥怎麼是這個顏色?”,她答到:“有什麼可奇怪的,就是郎中開的藥。”
張少爺一時悲痛欲絕,倘若自己當時再追問下去,說不定能救母親的命。他辭別瞭蟒蛇,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回傢去,發誓要給他母親報仇。
他知此事需從長計議,熟料還未等他動手,當天晚上,隻聽見一聲淒厲的慘叫,便有下人慌忙來報:“不好瞭,新夫人叫…叫巨蟒給咬死瞭。”
他前去一看時,蟒蛇已經不見蹤影,繼母的呼吸也已經停瞭。張府上下,一時亂作一團。他坐在屋子裡閉目沉思,想整理思緒,冥想中,又回憶起瞭一些往事。
十年前,他和母親一起坐轎子出遊賞花,見路邊有條受傷的小蛇,眼瞧著要被禿鷲叼走,母親便好心搭救,讓轎夫拿棍子趕走瞭禿鷲。
善惡到頭終有報,原來母親當年種下善因,這蟒蛇是替她報仇來瞭。他堂堂男兒,殺母之仇,未能親報,大約是這蟒蛇不想讓他造下殺孽,他心中不由感念萬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