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哀魂

內容目錄

以前我們傢住的那條街因為九十年代縣改市後城市的發展外擴分成瞭兩個部分,前邊兒是老街,後邊兒是新街。(北方民居基本上都是坐北朝南,在這裡所說的前邊兒就是南半部,反之,後邊兒說的就是北半部)老街和新街的區別很分明,老街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北方平房四合院民居,新街都是後來統一蓋起來的兩層小樓。老街上住的都是原來老縣城時候的老住戶,新街則是像我們傢這樣後來陸陸續續搬來的外來戶。
第一次去老街的時候才發現老街其實還有一座兩層建築。那棟小樓在我看起來應該有個年份兒瞭,五六十年代仿蘇的建築,而且是很長時間都沒有人住的那種,因為窗戶上的玻璃基本上都被壞小子們打碎瞭。鐵門上的鎖子已經銹的不成樣子,估計用鑰匙是打不開瞭。我當時還琢磨著怎麼著翻墻進去淘點兒寶貝,並且一連好幾年,每天上學放學隻要路過的時候腦子裡都會想上一想,直到念高中的時候偶然間聽到老街的老街坊住戶們說起那棟小樓裡發生過的事兒之後,我才徹底打消瞭那個念頭。

九十年代的時候,那棟小樓裡死過人,死過一個年輕的女孩兒,不光死的邪乎,而且還是慘死在小樓裡,直到一個多月後才被人發現。直到現在,這個案子還是件迷案,過瞭十幾年瞭,隻要是知道那件事兒的人現在提起來還不寒而栗。聽老街坊們這麼一說我的好奇勁兒就上來瞭,連忙要求再講的詳細點兒。幾個老街坊瞪瞭我一眼說,小夥子,你膽子大不大?俺們說瞭你可別晚上嚇得睡不著!我拍著胸脯說我都快二十的人瞭,還會怕你們講這個?
老街坊們告訴我,那宅子是個兇宅,太兇。本來住著一傢祖孫三代人,而且他傢的小閨妮兒還長得好看的不得瞭,當年在半個老縣城都是出瞭名的。當年我們那兒還沒有撤縣改市,縣裡副縣長傢的兒子都去上門提親。可不知道他傢人是做瞭什麼孽遭瞭報應,小閨妮兒她爹媽和爺爺奶奶過年回農村老傢住瞭一宿就煤氣中毒全死在炕上瞭。小閨妮兒命大,沒跟著回去,算是撿瞭一條命。辦完喪事瞭之後這老街上的街坊鄰居們就很少再見著小閨妮兒出門,有的時候一個多月也沒見過她出次門。這城裡邊兒跟農村不一樣,農村都是親戚套親戚,隻要是一個村兒的論來論去都能沾上親,城裡邊兒就不行瞭,街坊鄰居的在一起下下棋,打打牌,玩兒一玩兒還行,很少有不年不節有事兒沒事兒上別人傢串門兒的,所以也沒人知道她天天在傢裡幹些什麼。直到九六年的七八月份兒正熱的時候,街上的人們隻要一路過小樓那兒就會聞見一股惡臭味兒,那種味道就跟夏天在垃圾堆裡聞見死貓死狗爛瞭的味道差不多。老街上有個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老兵,他說不好,這是屍臭,他當年在越南戰場上聞這種味兒聞見的多瞭,怕是出事兒瞭!人們這才砸開她傢大門,上二樓那麼一看,據說有個女街坊當場就嚇得口吐白沫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註:午夜十二點鬼故事

12下一頁尾頁